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八十七章 六月十八

第四百八十七章 六月十八

    1989年6月中旬,北京的浪濤終于開始慢慢平息,當然,在國際社會上,對中國的制裁才剛剛開始。

    而在美國,在NBA,甘國陽所遭受的責難卻越來越少,對他批評的聲音也慢慢變小,因為甘國陽和他的開拓者已經距離冠軍越來越近。

    在第四場出人意料地一分險勝活塞后,波特蘭開拓者拿到了冠軍點,他們距離總冠軍只有一步之遙。

    6月16號,開拓者有機會在底特律加冕,不過他們遭到了活塞拼死反抗,頻臨絕境的活塞迸發出了巨大的能量,和開拓者決戰到了最后一刻,第四場羅德曼錯失絕殺,而這一次喬-杜馬斯命中關鍵三分,幫助活塞在主場113:110,三分的優勢險勝活塞,繼續保留著奪冠的希望。

    但是,由于2-3-2的賽制,最后兩場比賽全部要在波特蘭進行,對于活塞而言,想要在波特蘭連勝兩場,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之前在波特蘭的兩場比賽,他們都輸的清潔溜溜,沒有太大的反抗余地。

    所以,總冠軍幾乎板上釘釘,而在關于甘國陽的“政治正確”問題上,聯盟在第四場比賽結束以后也發話了,斯特恩代表NBA官方表示,體育不應該和政治扯上關系,之前對甘國陽的各種指責都是過份的,在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不應該去隨意抨擊一個人的政治立場,更何況他并不是美國人。

    斯特恩的這番話當然是義正言辭,只不過他發話的時機實在讓人覺得玩味,在甘國陽處在風口浪尖的時候,斯特恩和聯盟都沒有站出來說話,而在第四場比賽結束,開拓者拿到冠軍點,冠軍勢在必得的時候,斯特恩和聯盟卻是站了出來。

    不得不說,這就是一個商業聯盟,正如甘國陽自己所想,如果他和開拓者拿不到總冠軍,那么一切臟水和污蔑都會被潑到他的身上,相反,只要他能夠拿到總冠軍,那么,“辯護律師總會有的”。

    這個時候,斯特恩就是甘國陽的免費御用律師,這位NBA的總裁必須為即將加冕的新國王鋪平登基的地攤,將那些污漬和垃圾通通清理掉。

    只是,甘國陽真正想要登上王座,還差著最后一場比賽,在NBA,比賽沒有結束,就一切皆有可能,如果第六場開拓者不能在主場奪冠,把系列賽拖到第七場,那鹿死誰手就真的很難講了。

    所以,面對即將到手的冠軍,甘國陽和開拓者必須做出最后的沖刺,他們不能有絲毫放松,否則一切都有可能萬劫不復。

    ……………………

    6月18日的清晨,甘國陽從睡夢中醒來,他看了看時鐘,已經是早上八點鐘了,昨天晚上他徹夜難眠,只要一想到能夠在紀念體育館捧起總冠軍獎杯,他就激動地輾轉反側。

    所以,他比平時晚起了三個小時,王撫西這個時候已經起床了。

    餐廳的桌子上已經準備好了熱氣騰騰的早餐,是豆漿、煎餅和雞蛋,當然,做這些的并不是王撫西,而是甘國陽的父親甘有為。

    昨天,甘有為和甘家菜館其他人員一同來到了波特蘭,準備觀看開拓者沖擊總冠軍的一戰,不過甘有堂怕人太多影響甘國陽休息,所以除了甘有為,其他人都住在了波特蘭大酒店。

    甘有為已經很久沒有給兒子做一頓可口的早餐了,所以今天的早餐雖然簡單,卻非常的用心。

    “爸,撫西呢?”

    “撫西開車去超市了,中午要給你做一頓好吃的,我把我要買的食材開單子列給了他。”甘有為顯然想為甘國陽的奪冠做出一些貢獻,便讓兒媳婦去買食材了。

    王撫西很快就回來了,這時候甘國陽正準備出去,雖然今天球隊取消了上午的訓練,但甘國陽還是要去球館練一練才安心。

    “阿甘,別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王撫西回來后,一邊給甘國陽收拾收拾,一邊對甘國陽說道。

    甘國陽愣了一下,想了一會兒后才想起來,今天6月18號,是父親節。

    于是,甘國陽給了正在洗碗的甘有為一個大大的擁抱,甘有為還有些莫名其妙,這時他聽到兒子的“父親節快樂”,才會心地笑了起來。

    馮光耀和馮培玉也都起床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甘國陽沒有跑步去訓練中心,而是讓兩人送他過去,一路上兩人都很安靜,一向鬧騰的馮光耀也沒怎么說話。

    下車的時候甘國陽問起來,馮光耀才說:“我怕打擾您的心情,晚上您要比賽呢。”

    進了訓練中心,甘國陽才發現自己遲到了,這或許是他進入聯盟以來第一次訓練遲到,訓練館中開拓者的球員們都到了,正在進行著投籃訓練,或者簡單的配合練習。

    所有人看上去都有些小興奮,又有些小緊張,每個人的話都不多,好像各個都有心事。

    上午的訓練結束的很快,因為阿德爾曼根本就沒有來,貝爾曼組織了一會兒對抗練習,然后就把大家解散了,走之前貝爾曼拍了拍甘國陽的肩膀,什么都沒有說,便回家了。

    甘國陽記得,1984年NCAA總決賽之前,貝爾曼也是這樣的。

    訓練結束后的甘國陽并沒有立刻回家,而是讓馮培玉把車開往了波特蘭醫院,他去了一趟水淼那里。

    水淼在波特蘭已經安定了下來,過著簡單、普通的生活,而且她和王撫西還是同事,甘國陽每次去波特蘭醫院找水淼,王撫西都會親自陪同。

    不過今天王撫西休息,而甘國陽提前約了水淼,他要在這里做一下放松治療。

    在水淼的辦公室里,甘國陽一如往常地躺在治療椅上接受這水淼細致的治療,兩個人一句話都沒有說,水淼知道,在王撫西進入波特蘭醫院的那一刻,有些東西,就再也不可能了。

    治療結束之后,甘國陽穿上衣服和水淼道別。

    “我走了。”

    “等你來。”

    甘國陽回到家,正好甘有為燒好了一桌飯菜,正宗的淮揚菜,甘國陽放開胃口好好的吃了一頓,對他來說,沒有什么比父親做的菜更美味的了。

    吃完飯,甘國陽好好地睡了一覺,今天整個波特蘭都好像特別的安靜,生怕會吵到甘國陽休息,影響他晚上的發揮。

    睡醒之后,甘國陽又坐車去了訓練館,下午阿德爾曼到場組織了訓練,有阿德爾曼在,大家顯得放松了一些,而阿德爾曼的訓練內容也很簡單,就是投投籃,演練演練戰術,在這樣的時刻,強度過大的訓練已經沒有必要。

    訓練在下午四點就結束了,甘國陽沒有再回家,而是提前前往了紀念體育館,當他到達體育館的時候才發現,體育館周圍已經擠滿了等候的球迷,全波特蘭有一半的交通警察全部被安排到了紀念體育館附近維持秩序。

    當甘國陽的車在紀念體育館附近出現時,現場的球迷都陷入了瘋狂,他們沒想到甘國陽會來這么早,所有人都涌了上來,瘋狂敲打甘國陽的車窗,讓甘國陽體驗了一把僵尸圍城的感覺,雖然所有人都在朝著他歡呼。

    在警察的幫助下,甘國陽還是艱難地來到了停車場,進入了體育館中,他是第一個到達更衣室的,他早早換好了訓練服,準備到體育館里做一些簡單的熱身。

    所有球館工作人員都在朝甘國陽微笑,甘國陽一個個的點頭回禮,他就好像這座球館的國王一般。

    甘國陽來到球場上,這里空無一人,甘國陽拿著球站在場地最中央,他在回憶,回憶1982年的高中決賽,回憶1984年NCAA的總決賽,回憶1985年西部半決賽,回憶1986年總決賽,回憶1988年西部決賽,回憶今年的所有比賽,回憶在這個體育館,所有球迷瘋狂熱烈的呼喊聲。

    睜開眼,周圍還是一片寧靜,沒有任何人在,不過再過三個小時,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  

U赢电竞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竞博体育|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电竞| 竞博| 官网竞博|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竞博|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