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籃球之黃金時代 > 第四百八十八章 黃金時代

第四百八十八章 黃金時代

    太平洋時間6點四十,總決賽即將在紀念體育館開幕,全場兩萬多個座位座無虛席,三個小時前還空蕩、安靜的球館,此時已經人聲鼎沸。

    而且,今晚到場坐在最前排的球迷陣容可謂豪華,開拓者的前主教練杰克-拉姆齊,甘國陽的好友流行樂巨星邁克爾-杰克遜,好萊塢大導演斯蒂芬-斯皮爾伯格,好萊塢著名編劇羅伯特-澤米吉斯,微軟巨富保羅-艾倫,NBA前巨星維爾特-張伯倫、內特-瑟蒙德,耐克的老板保羅-費爾蒙等一干響當當的人物通通坐在了觀眾席上。

    要知道,這里可不是洛杉磯,沒有好萊塢,這里是波特蘭,美國最西北的城市,這些人能夠到這里來原因很簡單,因為甘國陽,因為甘國陽今晚很可能會加冕。

    邁克爾-杰克遜是推掉了很多活動,專門留下今晚來場邊觀戰,斯皮爾伯格和甘國陽正在共同合作投資一個游戲項目,保羅-艾倫已經和溫伯格打成初步意見,下賽季他將擁有開拓者,澤米吉斯和甘國陽合作拍攝的電影《誰陷害的兔子羅杰》剛在五月獲得了兩項奧斯卡大獎,而拉姆齊、張伯倫和瑟蒙德,無論如何都是要來親眼見證甘國陽在波特蘭奪冠的。

    除此之外,王撫西,甘有為,甘有堂,甘炳光,錢慧,甘國輝,水淼,馮培玉,馮光耀,吳志文等甘國陽的親人、朋友也都到場,等待著激動人心的時刻。

    而這個時候,甘國陽已經回到了更衣室當中,和隊友們一起坐下來,為比賽做最后的動員準備。

    在球隊的更衣室里,甘國陽總是最活躍的一個,完成球隊動員的往往都是他,不過今晚他有些安靜,坐在那兒,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德雷克斯勒則坐在甘國陽旁邊看書,這是他的一個習慣,在重要比賽前他會通過閱讀來放松自己,今晚他挑了一本《喧囂與騷動》,福克納的名著,這是德雷克斯勒最喜歡的一本書,因為德雷克斯勒是南方人。

    但顯然,德雷克斯勒選錯了書,他的心情正如書名一樣,喧囂而騷動,他根本看不進去,他轉頭看了看甘國陽,發現甘國陽正在發呆。

    而杰羅姆-柯西則在更衣室里走過來,走過去,嘴里還叨叨個沒完,柯西是球隊最容易興奮的人,搖頭晃腦的樣子像個不倒翁。

    薩博尼斯則和甘國陽一樣,坐在那里發呆,來到開拓者以后,薩博尼斯處處受到甘國陽的照顧,不斷和甘國陽學習,連發呆也學的有模有樣。

    “想什么呢,甘?”德雷克斯勒終于忍不住問身邊的甘國陽,甘國陽一直不說話讓他很不習慣。

    甘國陽看了看德雷克斯勒,笑了笑說道:“我在想,我們去華盛頓見布什先生,我該和他說點什么。”

    NBA每一屆總冠軍都會受到美國總統在白宮接見,開拓者獲得冠軍當然也不例外,問題是甘國陽是中國人,現在美國正在對中國進行制裁。

    德雷克斯勒想了想,發現這還真是一個問題,然后他看了看坐在對面的薩博尼斯,這個家伙是個蘇聯人,他想薩博尼斯估計也在想類似的問題。

    很快,卡爾普從更衣室外探頭進來,朝著所有人招招手,告訴所有人是時候上場了。

    甘國陽第一個站了起來,率先走到門外,其他人也紛紛走出更衣室,甘國陽沒有說話,張開雙臂朝著所有人招了招手,大家自覺地圍了上來。

    “我的朋友,隊友,戰友,兄弟們,231個日日夜夜,99場艱苦的比賽,遍布全美的足跡,在飛機、旅館上渡過的每一天,在訓練館中付出的成噸汗水,折磨我們的傷痛,指責和批評我們的聲音,在今晚,我們的第100場比賽,要全部,全部,全部變成我們的力量,一點也不留,冠軍,只有冠軍,這一切一切才有意義,這所有的所有才有價值,我不知道我們的未來會有多么的輝煌,我只知道,今晚,就將是我們最輝煌的時刻,不要錯過它。加油!我的兄弟們!”

    “YES!COME-ON!”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這一刻,對于很多NBA球員來說,可能整個職業都沒有這樣的機會,甘國陽不想再有遺憾,所有的開拓者球員也不想,不管他們之前心中想的什么,在比賽后又會想什么,現在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冠軍。

    當開拓者全隊入場的時候,紀念體育館的氣氛達到了第一個高潮,如浪濤一般的歡呼,讓開拓者的對手底特律活塞看上去就像風雨中大海上的小舢板,隨時都可能被巨浪吞沒。

    查克-戴利的頭發還是那樣一絲不茍,西裝筆挺,坐在場邊安如泰山,但是這位出色的教頭在內心中也知道,這場比賽,活塞可能真的很難挺過去了。

    賽前的活塞并不是那么的團結,球隊內部出現了一些小裂縫,這樣的小裂縫在平日里是沒有關系的,可是在總決賽,客場,回家釣魚的邊緣,一點點小裂縫,都意味著城堡的坍塌。

    1988年的奪冠,讓這支球隊多了一些自信,卻也少了一分堅韌,殊不知,底特律活塞最可貴的,正是他們堅韌不拔的意志,但是在第四場比賽的準備不足,讓他們陷入了絕境,總決賽的走勢被完全改變,即便在第五場他們奮力取下勝利,也無法挽回大廈將傾的趨勢。

    比賽在裁判喬-克勞福德的主局下開始,活塞全力和開拓者展開抗衡,雙方的比賽進行地極其激烈,活塞甚至在上半場取得了領先,比爾-蘭比爾的三分在第四場比賽以后好像突然開了竅一樣,場場都能發炮。

    直到第三節末段,開拓者還落后著甘國陽突然發力,連中三個三分,兩個在弧頂,一個在左側45度,都是他最喜歡的位置。

    甘國陽的三分就像利劍,一下子撕開了活塞的防線,不僅僅是肉體防線,還有他們的心理防線,開拓者終于開始占據優勢。

    此時,紀念體育館球迷懸著的心終于開始慢慢放了下來,聲浪開始一浪高過一浪,底特律人還在苦苦支撐,伊塞亞-托馬斯一次又一次殺入開拓者內線,用自己瘦弱的身軀沖擊籃筐;喬-杜馬斯在防守中拼盡全力,丹尼斯-羅德曼不斷飛身救球,蘭比爾已經沒有時間去耍花樣。

    但是,開拓者已經不會對他們有任何的憐憫,在冠軍的道路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對于唯一的絆腳石,只有把他們徹徹底底踩在腳下。

    “甘,和德雷克斯勒的擋拆,接到傳球,轉身!多么漂亮的轉身,上籃成功!甘的上籃!Rip-City!”

    第四節的關鍵時刻,甘國陽和德雷克斯勒一次擋拆配合,接球后一個無比順滑的背轉身,把蘭比爾過了一個干干凈凈,輕松上籃得手,肖恩利無法抑制心中的激動,大喊rip-city,因為這球打進,雙方的分差來到了10分,開拓者已經把勝利緊緊地攥在了手中。

    進球后的甘國陽用力握了握拳頭,留給活塞的時間所剩無幾,而開拓者距離冠軍也越來越近。

    甘國陽能夠感覺到,自己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在顫抖,每一個毛孔都在收縮,時間過去的越多,他這種感受越強烈。

    “10、9、8、7……”比賽的最后時刻,全場的觀眾都開始倒計時,邊線上所有人都在蠢蠢欲動,活塞隊已經放棄了防守,開拓者也開始放棄進攻,甘國陽感覺自己的情感已經滿溢到了邊緣。

    “Game-over!Game-over!The-portland-Trailblazers-have-won-the-World-Championship-in-1989!”比爾-肖恩利的聲音伴隨著比賽結束的蜂鳴器聲,傳遍了整個波特蘭,整個俄勒岡。

    漫天的彩屑從紀念體育館的頂棚飄下,全場所有的觀眾全部從觀眾席下沖出,沖向開拓者的球員,沖向甘國陽,一切,一如1977年奪冠時候的場景。

    甘國陽站在場地的正中央,周圍全部是波特蘭的球迷,他們擠在甘國陽的周圍,大聲呼喊著“Sunny-Gump!”

    此時的甘國陽,如同太陽神一般被供奉,他在六場比賽里場均得到34.6分,15.6個籃板,4.3次蓋帽,3.3次助攻和3.1次搶斷,他是球隊當之無愧的MVP。

    而此時,甘國陽的眼淚再也抑制不住,奪眶而出,他努力地控制著自己,咬牙不在球場中哭出聲來。

    這時,馮培玉和馮光耀撥開人群沖了過來,他們和開拓者的工作人員一同把甘國陽帶回了球員通道,在球員通道里,所有人都在互相慶賀。

    甘國陽回到更衣室,發現自己的父親甘有為和未婚妻王撫西已經在那里等著他了,甘國陽終于控制不住自己,抱著兩人,任眼淚在臉上奔流。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甘國陽此時的眼淚不是因傷心而流,為了今天,他付出的努力、汗水、淚水,所遭受的非議、批評,內心的抗爭與糾結,全部凝結在了這些眼淚當中。

    很快,甘國陽擦干了淚水,和所有的隊友們一起開啟香檳,在更衣室里盡情地狂歡,這是屬于開拓者的夜晚,這是屬于甘國陽的夜晚。

    他終于要開啟屬于他的黃金時代。

    (全書完)  

U赢电竞 竞博电竞| JBO电竞| 竞博| JBO| 竞博| 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JBO体育| JBO体育|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JBO体育| 电竞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