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1338章 以多欺少

第1338章 以多欺少

    “為什么這么說?既然張護院是去找蕭強麻煩的,那被他殺了才是最正常的推斷!”大長老立刻出聲反對。∷,

    “大長老您想啊!如果那家伙真的這么牛逼,能一拳打死一個筑基期大圓滿的高手,那他之前為什么還要逃跑呢?”趙文登頭頭是道的分析道:“按理說他的道侶既然被羞辱了,他要是實力超群,肯定會來咱們秦家找麻煩,結果他居然還慫包的跑了,一點都不符合一個高手的風范啊!”

    “那照趙大少的說法,應該是秦家人殺了張護院?”大長老捋了捋花白的胡子反問道。

    “我看肯定是秦家派人把張護院殺掉的,想要削弱我們趙家的實力!”趙文登重重的點了點頭。

    大長老搖了搖頭,頗不贊同的質疑道:“可是趙大少,據老夫所知,秦家實力最高的就是秦盛凌那個老東西,他目前也只有筑基期大圓滿的修為而已,怎么可能一招就把張護院打成這樣?這似乎有點不符合邏輯啊!”

    “嗤,怎么就不合邏輯了?你知道張護院胸口為什么會有個大洞么?”二長老不屑的瞟了大長老一眼,從鼻孔里哼了一聲。

    “當然是被人重重一拳打在了胸口,才會有這個洞!張護院身上沒有其他任何傷口,說明這一拳就是置他于死地的殺招!”大長老一臉莫名其妙的說道,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么?

    “所以秦家人下手是合理的!”二長老一拍桌子,指著張護院的尸體說道:“你看,他的實力比你我都要高強。想要對他一招致命,顯然是秦家眾高手先把他給架住了。讓他無法動彈,然后才會被秦盛凌一拳正中胸口給打死的!”

    “二長老說的對啊!俗話說得好。雙拳難抵四手,好漢也架不住三泡稀,就算張護院實力再怎么強橫,也未必能從這種情況下全身而退,被擊殺也是在所難免的!”三長老連連點頭,附和著二長老的話。

    趙家的三位長老雖然修煉等級不高,但卻掌握著趙家部分經商大權,在趙家有相當一部分話語權,由于大長老的資歷深。所占的比重和權力也比較多,二長老和三長老自然就不太樂意,所以經常團結起來與大長老作對。

    “瞎扯淡!秦家的底細咱們都清楚,他們從哪兒冒出這么多高手來?再說張護院發現情況不對,難道他不會趁機逃跑么?以他筑基期大圓滿的實力,即便無法和眾人對抗,跑總能跑得回來啊!”大長老氣得胡子一翹一翹的,怒氣沖沖的嚷道。

    他覺得這兩個人實在太能編了,還好漢架不住三泡稀。這都特么的什么破理論?

    “你要是有更合理的說法就盡管提出來,一味的否定別人有什么意思?”二長老對大長老的發怒絲毫不買賬,皺著眉頭冷冷說道。

    “三位長老,咱先別吵了。我還是覺得這事兒有點蹊蹺。”不等大長老反駁,趙希木便擺了擺手,制止了火藥味十足的爭論。轉頭問道:“文登,我倒是還有件事兒問你。”

    “父親您盡管問。”趙文登也拿幾位長老沒辦法。見父親轉移話題,連忙回答道。

    趙希木點了點頭。開口問道:“剛才會議開始前,你說昨天的情報中有一條,是秦家來了個陌生人,而且秦盛凌還大張旗鼓的將他奉為上賓,這家伙又是什么來頭?有沒有可能是他將張護院殺死的?”

    “應該不是他,因為我已經找人查過了,所謂的上賓也不是別人,就是蕭強那個小子!”趙文登摸了摸鼻子,有些郁悶地說道:“我估計秦盛凌是看他還算有點能耐,想將他招攬下來,為秦家所用,所以才會對他客客氣氣的。”

    想起那個蕭強,趙文登的眼中頓時閃過了一絲陰霾,心想如果不是因為這小子的緣故,事情也不會鬧得這么嚴重,張護院也不會無故被殺了。

    “哦?就是蕭強?”趙希木站起身來回踱了兩步,皺著眉頭問道:“我怎么記得你之前說,蕭強在吃完秦濤天的酒席之后,就離開了燕林鎮?怎么又跑秦家去了?”

    “當時酒樓的小二說看得很清楚,蕭強和他道侶是單獨先離開的。”趙文登摸著下巴,提出了自己的想法:“會不會是秦濤天原本就想拉攏蕭強,結果人家不買他的賬,秦濤天只好將他爺爺請了出來,再把離開的蕭強給請了回來?”

    “很有可能!”趙希木頓時站住了身子,抽絲剝繭的分析道:“秦濤天那小子肯定是回去請他爺爺出山,準備去把蕭強追回來,追他的過程中正好發現了伺機想要教訓蕭強的張護院,然后就下手了!”

    “這么說起來就順了!”大長老也點了點頭,思路清晰的推理道:“秦盛凌要請人回去,肯定會把家里的高手都帶上,讓對方看看實力,甚至可能存著威脅逼迫的意思,結果碰到了張護院,正好新仇舊恨一起算,便借機圍攻他,張護院才會寡不敵眾被殺害了。”

    “可惡!”趙文登握拳重重捶了一下桌子,咬牙切齒的說道:“秦家這群卑鄙小人,以多欺少,不講道義,簡直是無恥!”

    “既然現在兇手已經確定,那我們是不是可以上門去討要個說法了?”朱護院在一旁聽了半天,終于把最后的結論給聽明白了,立刻兇神惡煞的開口問道。

    “唔……文登,那個蕭強究竟是什么實力?”趙希木沒有第一時間答應朱護院的情愿,而是神色凝重的問道:“畢竟他僅用一招就將風老前輩打死,放眼燕林鎮之上,還真沒有多少人能辦到,如果不了解這個人的實力,就這么貿貿然上門的話,很容易報仇不成反被踩的。”

    趙希木此時的心情很是沉重,昨天一天之內,趙家就接連損失了兩個筑基期高手,雖然都只是護衛而已,不會對家族造成很大的影響,但如果傳出去也同樣是臉上無光。(未完待續。)  

U赢电竞 JBO体育| JBO电竞| JBO竞博| JBO竞博| 竞博| JBO体育| 竞博体育| JBO| JBO电竞| JBO| 官网竞博| 官网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