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1343章 不孝子

    趙文登大步走到尸體的邊上,重重推開擋在面前的朱護院,然后一伸手就準備掀起蓋著尸體的白布。

    只聽“嗖——”的一聲,趙文登的手還未觸碰到白布,躺在擔架上的尸體卻突然坐了起來,自己動手把身上的白布揭開,雙眼無神的盯著前方。

    “我了個大擦!居然詐尸了!”趙文登離得最近,頓時被狠狠嚇了一跳,腳底一個踉蹌,上半身失去重心向后倒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手哆哆嗦嗦的指著張護院的尸體,渾身直打冷顫。

    人群頓時嘩然,不少人都被嚇得花容失色,連連往后退,畢竟這么一個臉色慘青身上血跡斑斑的家伙,從白布下面突然坐起來,任誰都會被驚到的。

    朱護院也被嚇得不輕,不過他倒是沒有趙文登那么狼狽,只是退了幾步,然后盯著張護院胸口的大洞,聲音顫抖的問道:“張師……師兄,你……你怎么又……活過來了?難道是我看錯了,你真的沒有死?可是……可是也不對啊,你受了這么重的傷,怎么可能還活著呢?”

    “都別鬧了!”坐在那里的張護院面色不變,直愣愣的盯著前方,開口說道:“我已經躺了那么久,懶得再裝死人了!你們還是趕緊把我抬回去吧,我不想再呆在這里丟人現眼,反正秦家賠不賠靈晶,都沒我什么事兒,這老半天的,躺得我腰都快斷了!”

    雖然說了一大段,不過只要有心人注意觀察就會發現,張護院的聲音沒有絲毫的感情色彩,不但聽上去冷冰冰的,而且還有些口齒不清。

    “大……大家都看清楚了吧?”張護院話音剛落,小六子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帶著一絲哆嗦說道:“我是不是沒說錯?那人確實沒有死,連他自己都說了,只是裝的而已!這下真相大白了,趙文登你難道還想狡辯么?”

    剛才張護院突然坐起來的時候。小六子也是微微發愣,雖然他接到的命令只是過來搗亂而已,但親眼看見一個死人坐起來,他還是有點發憷。好在這小子比較機靈,立刻醒悟過來,順勢就又在言語上推動了一把。

    “我……這……”趙文登剛剛才艱難的爬起身,聞言頓時呆立當場,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張護院的“尸體”。 還想再做解釋,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什么這啊那啊的,干出如此下作之事,故意找了受傷的人來假扮死人,就為了訛人錢財,太不要臉了!”

    “這就是個不孝子啊!裝死也就算了,居然還請人捧來父親的遺像,詛咒自己的父親吐血而亡,你這小子真的是一點人性都沒有!”

    “是啊,不僅如此。他平時還經常仗勢欺人,老欺負我們這些平頭百姓,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大家一起動手,把他們轟走!”

    人群剛剛從之前的恐懼中平靜下來,聽到小六子這么一說,再次發出了憤怒的聲音,有人甚至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隨手撿起地上的石頭,狠狠的向趙文登砸了過去!

    看到有人丟東西,其他人自然也壓抑不住被嚇又被騙的怒意。立刻抄起了手邊能夠得到的東西,甚至是本身就拿在手里的東西,也跟著一起砸!

    一些雞蛋、西紅柿和爛菜葉等等之類的東西頓時漫天飛舞,紛紛往場中丟了過去。整個場面亂成一團。

    “哎喲我去你大爺的,誰特么敢用石頭砸本大……嗷!哎呀!唔……唔唔唔……”趙文登猝不及防之下被石頭砸了個正著,血立刻從額頭上流了下來,氣得跳腳的他還想再開口罵人,結果直接被一條砸來的活魚堵住了嘴巴,卡在喉嚨里說不出話來。只能不停的揮手求救。

    “都別愣著了,還不趕緊把張護院抬走,等著再被人砸死一次啊?”朱護院站在趙文登的邊上,也莫名其妙的挨了好幾下,顧不上看是誰砸的自己,連忙用元氣覆蓋住身體以防受傷,然后指揮著下人把擔架抬走,自己則拉著趙文登,逃也似的往趙家跑了回去。

    只是一片混亂之中,所有人都沒有發現,原本坐立起來,半躺在擔架上的張護院,不知道什么時候又悄悄的躺了下去,雙眼緊閉一動不動,任由一些雜物落在自己的身上,完全沒有出手抵抗,連聲音都沒有再發出來。

    通過神識看著落荒而逃的趙家一行人,站在秦家大門內的蕭辰嘴角微微的揚起了一道弧線,滿意的點了點頭。

    剛才張護院突然‘死而復生’,還大聲說話,其實就是蕭辰的杰作,他把精神力附在張護院的身上,控制他起身張嘴說話。成功的唬住了外面那一群人。

    現在既然事情已經圓滿結束,趙文登也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蕭辰就將那道精神力給收了回來,背著手哼著小曲兒,轉身回房間去了。

    趙文登和幾個手下好不容易狼狽不堪的跑回家里,忍著惡心清理掉身上的爛菜梆子,才發現死而復生的張護院又躺了回去,沒了氣息、

    趙文登無奈之下,只能選擇立刻去找父親趙希木,將情況匯報了一下。

    雖然有些丟人,不過他還是后面那些鬧劇都老老實實的交代了一遍,并提出了自己的懷疑,認為有可能是秦家特意請了人過來,誣蔑父親的死訊。

    “豈有此理!”聽完趙文登的匯報,趙希木忍不住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兩眼都快冒出煙兒來了。

    趙文登噤若寒蟬的站在一旁,生怕父親遷怒到自己的身上,想起剛才張護院死而復生的場景,他只感覺一股涼氣從腳底心直竄天靈蓋,整個人都不好了。

    趙希木沒注意趙文登的神色,而是沉著臉道:“秦家那些兔崽子,還真以為自己特別了不起,殺了趙家兩個人,搶了我們一些生意,現在就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了?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還特么拿著我的遺像招搖過市,他們是不是都活膩歪了?”(未完待續。)

U赢电竞 竞博lol| JBO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竞博| JBO电竞| 官网竞博| JBO竞博| 竞博|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竞博体育| 电竞竞博| JBO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