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1344章 殺手锏

    “父……父親,我覺得這件事兒您先別著急,我們早晚會讓秦家付出代價的!”趙文登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現在有另一件事兒,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那個張護院分明已經死了,怎么又突然活過來,而且還開口說話了呢?這個疑問我一直搞不懂!”

    畢竟讓死人復活,已經突破了趙文登的認知范疇,所以他始終對這件事心有余悸,感覺十分的惶恐不安。

    “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趙希木從鼻子里哼了一聲,淡淡說道:“肯定是秦盛凌那個老東西已經突破金丹期了!”

    “啊?死而復生和突破金丹期有什么關系?”趙文登迷茫的眨了眨眼睛,想不通其中的關聯。

    “文登,你自己也是個修仙者,應該了解過這方面的知識!”趙希木責備的看了自己兒子一眼,沉聲道:“只要達到了一定境界之后,修仙者不但可以控制對方的心智,甚至能讓死去的人坐立起來,這有什么好奇怪的?”

    雖然說得頭頭是道,不過趙希木其實也沒見過高級修仙者的能力,只不過是根據當時的場面憑空猜測一下罷了,結果還真讓他給蒙對了。

    “啊?!那……那我們以后想要對付秦家,豈不是更費勁了?要不讓我們家那位供奉先下手為強,偷偷去把秦盛凌干掉吧?以免以后夜長夢多,生出更多事端來!”趙文登皺了皺眉頭,面色凝重的提議道。

    此時趙文登的心中十分慶幸,好在自己剛才在秦家沒有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為來,要是聽從朱護院的建議,直接沖進秦家討要說法,今天自己的命很有可能就被留在秦家了!

    “哼哼,那個老不死的,自以為成功晉升到金丹期實力之后,就可以和我們趙家抗衡了么?”趙希木敲了敲桌子,眼中突然閃過了一絲狡詐的神色。

    “父親。難道我們還有什么殺手锏嗎?”趙文登看到自己父親突然露出這般神色,感覺有些愕然,趙家莫非還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底細么?

    趙希木慢條斯理的喝了一口茶水,然后才悠悠開口道:“看來秦家的人還沒有得到最新消息啊!其實我們趙家已經有了兩位金丹期的高手。想要鏟平秦家,不過就是動動手指的功夫而已!”

    “這……父親您不會是和我在開玩笑吧?我們家族不是只有一位金丹期的供奉嗎?什么時候突然又多了一位?”趙文登納悶的問道。

    難道父親又請回來了一個金丹期供奉,卻沒讓自己知道這件事兒么?可金丹期供奉的消費可是很貴的,趙家能負擔得起么?

    “呵呵,這件事情你還不知道。是這樣的,我們趙家有一位老祖,我想想……”趙希木皺著眉頭算了一下,點了點頭道:“你應該管他叫太叔爺爺或者太叔公才對!他是你爺爺的叔叔,以前都在外面四處游歷,今年年初才剛剛回歸趙家的。”

    “真的嗎?原來我們趙家還有如此厲害的人物存在!”趙文登頓時興奮了起來,試探性的問道:“那我太叔爺爺現在是什么水平了?”

    趙希木得意的笑了笑,不緊不慢的說道:“他如今已經是金丹期六層的高手,只不過趙家一直沒有對外宣揚,所以知道這件事的人屈指可數罷了!”

    “這么厲害!”趙文登的眼睛立刻亮了起來。迫不及待的揮了揮手道:“那咱們就不用再顧忌什么秦家,直接讓太叔爺爺和那個金丹期供奉一起去滅掉他們就好了!等把秦家滅族之后,今后燕林鎮就是我們趙家的天下!”

    要是沒有蕭辰在,趙文登的宣言還的確像是那么一回事兒,要知道金丹期高手在整個修仙界里雖然不足為奇,但是在這種偏遠小鎮,已經稱得上是頂級高手了!

    要是有兩個金丹期高手在家里坐鎮,那趙文登在燕林鎮中再怎么橫行無忌,也有足夠的底氣了!

    “嗯,這事兒你就不用管了。我先去找他們請示一下,然后再看看后續怎么處理比較好。”趙希木擺了擺手,站起身準備離開書房,走了兩步又停住了腳。轉身看著趙文登,嚴厲的警告道:“你最近沒事兒就不要到處亂跑了,先在家里安分的待一段日子,等風頭過去了再說!”

    “哦,知道了。”趙文登脖子一縮,無奈的點了點頭。心道本大少先收斂一陣子,等我太叔爺爺展露神威之后,看我不把你們一個個全部都踩個稀巴爛!

    趙希木看著趙文登一臉憋屈的樣子,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心想都是你這臭小子惹的禍,害得老子每次都得替你擦屁股,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又告誡了趙文登幾句以后,趙希木才懷著忐忑的心情,踏著略帶猶豫的腳步,離開書房往趙家后院一處密室走去。

    由于這段時間以來,那位老祖宗和金丹期供奉一直在閉關探討,研究著要如何繼續突破升級的途徑,所以平日里趙希木除了送點飲水食物之外,也不敢輕易去打擾他們二位。

    可是眼下這個局勢,已經到了趙家的緊要關頭,如果再不打壓一下秦家,恐怕趙家今后就很難在燕林鎮里立足了!

    經過今天這么一鬧,趙家的聲譽和經濟應該會受到很大影響,趙希木萬般無奈之下,不得不讓這兩位高手出來幫忙撐撐場面,就算會打擾到他們的修行也沒辦法了。

    “咚咚咚!”

    沒過多久,趙希木就來到了后院湖邊的一座人造假山外,推開石壁暗格鉆了進去,左彎右拐了幾次,走到一間封閉的屋子前面,畢恭畢敬的敲了敲門。

    “什么人?”敲門聲剛落,房間內就傳出了一個陰冷的聲音,那明顯帶著殺意的聲音,表露出這個人對于突然來訪的客人顯然極為反感。

    “呃……太公見諒,我是趙希木!”感覺到房間里的人傳達出的怒意,趙希木微微躬了躬身子,十分謙卑的稟告道。(未完待續。)

U赢电竞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下注| 电竞冠军| 竞技| 电竞冠军| 电竞下注| lol外围| 电竞平台| lol外围| 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lol外围|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