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1345章 太叔爺爺

第1345章 太叔爺爺

    趙太公的態度完全沒有因為趙希木是家主而有所緩和,依舊極為不耐煩的說道:“老夫不是警告過你們,除了用餐時間以外,不準任何人前來打擾么?怎么著,都沒長耳朵是不是?”

    趙希木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哆嗦,低聲解釋道:“太公,實在是不好意思,有點緊急的事兒想找您和關前輩商量一下,是關于……”

    不等趙希木說完,趙太公直接無情的打斷道:“如果沒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就等晚飯時間再來向我匯報!我和關老弟現在正在修煉,沒功夫管你們那些生意上的破事兒!”

    “不……不是的,我要匯報的情況事關重大……”趙希木擦了擦頭上的汗,不敢怠慢,連忙將張護院被無故打死,以及趙文登去秦家討說法,最后卻被秦家人狠狠奚落嘲諷了一頓,只能狼狽逃回趙家的經過說了出來。

    在描述這件事情的過程中,趙希木還刻意添油加醋了一番,把秦家描繪得十分可惡,而趙家卻變成了受人欺負的無辜小可憐,目的就是為了引起這位太叔爺爺的重視。

    “嘩啦——”

    果然,趙希木的描述剛剛才告一段落,密室里就響起了一陣玻璃破碎的聲音,就像是什么東西被狠狠砸在了地上。

    趙希木還沒反應過來,緊接著房門就應聲開啟,一位滿臉怒容的老者邁著矯健的步伐,虎虎生風的走了出來,他的身后還跟著另一個面色平淡的黑衫老者。

    “趙希木,你剛才說的是不是真的?是什么時候發生的事情?”那走在前面的老者目露兇光,赫然是趙文登的太叔爺爺趙興軒,他雖然已是杖朝之年,但看上去卻紅光滿面,一點老態都沒有,剛一出密室門就立刻嚴肅的質問道。

    “稟告太公,我說的句句屬實。就是這兩天發生的事情,文登被欺辱是剛剛才發生的,他現在被砸得滿身是傷,所以去找醫師處理了。”趙希木連忙補充道。臉上還特意擺出一副屈辱的樣子來。

    “關老弟,既然我們探討了那么多天,修煉卻依舊停滯不前,倒不如暫且放一放,先出去活動活動筋骨。嚇唬嚇唬秦家那些不知死活的小東西,殺幾個人立立威,順便陶冶一下情操,你覺得如何?”趙興軒殺氣內斂,冷冷一笑,轉頭朝自己身后的黑衣老者問詢道。

    黑衫老者就是趙家請來的供奉了,雖然他的修煉等級要比趙興軒高一些,不過年紀比趙興軒更小,所以兩人混熟后,平常都以兄弟相稱。

    “哈哈哈!”只見那黑衫老者爽朗的笑了幾聲。隨意活動了一下肩膀,淡淡開口道:“既然趙老兄有這等興致,小弟我自然樂意奉陪!反正這些天在密室里待著也挺氣悶的,我已經很久沒殺人了,正好有點手癢,去轉悠一圈也無妨。”

    “好!那我們就去玩一玩!”趙興軒臉上露出了殘忍的笑意,然后揮了揮手道:“趙希木,走,前面帶路!去那個秦家溜達一下!”

    其實趙興軒對自己家族和別人之間的恩怨并沒有多大的興趣,平時就喜歡自己研究修仙之道。否則也不會年少就離家出走,跑去江湖上游歷,那么久都不回家來看一眼了。

    但是既然現在自己身在家族之中,人家又踩到頭上來了。趙興軒又豈能視而不見?

    況且趙興軒最近才剛剛晉升到金丹期六層,正想找個機會試試自己的實力,沒想到就有人主動向家族挑釁了,這不就是送到嘴邊的肥肉么?此時不吃更待何時?

    “好的,兩位這邊走!”聽到趙興軒的命令,趙希木立刻答應了一聲。連忙帶著他們往秦家方向趕去,心中不由暗喜不已。

    因為趙希木的心里也很清楚,趙興軒的身份雖然貴為家族的太叔爺爺,但他畢竟屬于遠親,對趙家并沒有什么太大的歸屬感,平時也只對修煉感興趣而已。

    這次趙興軒回來,自己當機立斷向他承諾,趙家能提供給他足夠的天材地寶,加上還有個金丹期供奉可以與他一起探討修煉突破的奧秘,這才好不容易讓他同意留下來。

    原本趙希木以為自己還要再費一番功夫,才能請得動這二位,甚至他盤算著只要能請到一位金丹期高手,就足以將秦家給滅族了!

    結果沒想到,幾句話說下來,兩位高人居然都愿意替趙家出頭,這對于趙希木而言,可謂是完完全全的意外之喜!

    三人很快就來到了秦家大門外,此時圍觀的人群都已散去,只見滿地都是爛菜葉和被砸碎的雞蛋,看上去十分的慘不忍睹。

    想到剛才趙文登就是在這里被民眾辱罵,丟了一身的垃圾,如此狼狽的逃回家中,趙希木的表情就有點不太好看。

    小六子此時正帶著幾個下人在門口打掃著衛生,見有陌生人過來了,連忙迎了上去。

    “請問三位找誰……嗯?趙希木,你怎么來了?”小六子剛招呼了一句,定睛一看,發現來人正是趙家家主趙希木和兩個老者,頓時十分訝異的脫口而出道。

    “你叫我什么?”趙希木沒料到一個下人居然也敢對他直呼其名,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一臉不可置信的問道。

    原本對趙家有些惶恐的小六子,在經歷了剛才對趙文登的一頓羞辱之后,眼下正是意氣風發神采飛揚的時候,看到趙希木也沒了畏懼之心,似笑非笑的調侃道:“趙希木,莫非你覺得你兒子編出這么一場鬧劇來,實在太丟人了,所以特意過來向我們秦老太爺道歉?嘿嘿!”

    “放肆!”趙希木忍無可忍的罵了一句,然后抬手就呼了小六子一巴掌,臉色陰沉的吼道:“老子的名字也是你這種奴才能夠直呼的?還不趕緊去把秦盛凌那個老不死的叫出來!膽兒倒是挺肥的,居然敢拿我兒子開涮!今兒我就讓你們秦家全部都不得好死!”(未完待續。)

U赢电竞 jbo竞博体育| JBO| JBO电竞| JBO竞博| 竞博JBO| 电竞竞博| JBO体育| JBO竞博| 竞博官网| 竞博| JBO电竞| JBO体育| JBO官网| 竞博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