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1525章 完美的計劃

第1525章 完美的計劃

    蕭辰轉頭一看,旁邊還擺著一個巨大的電子儀器,上半部分的玻璃載體好像在融合著什么東西,而且還有人不斷的往里面倒入一些紫色粉末狀的藥材。

    正在思忖那紫色粉末是什么東西,蕭辰無意間瞟到地面上凌亂的落著一些紫色花瓣,腦中靈光一閃,看樣子那些粉末應該就是被淬煉提純過的紫霧邪蓮了!

    看著眼前這一幕匪夷所思的場景,蕭辰不由得一頭霧水,感覺十分的費解,修仙界里怎么會有這么高級的電子儀器?也太違和了吧!

    而且那個水晶護罩看上去也很高端的樣子,不知道里面的女性元神是誰?噠噠修仙商會又是從哪里獲得這些科技的?就憑那傻泡司徒啟天,也不像是能整出這種東西來的人啊!

    還沒等蕭辰想通這一切,身后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蕭小友,就是那個臭**進碧綠魔谷去采紫霧邪蓮的!咱們把她先弄死,然后再將材料全都搶回來!”

    說這句話的人正是符承浩,他跟在蕭辰的后面進了房間,也看到了那個水晶護罩和電子儀器,不過讓他更為在意的卻是那一桶桶的紫色粉末狀藥材,還有坐在角落默默發呆的唐糖。

    看到采集紫霧邪蓮的“元兇”之后,符承浩不由得氣不打一處來,心想要不是這小妞攪和,蕭辰也不會連一棵紫霧邪蓮都沒采到,這事兒還是得怪到她的頭上!

    現在紫霧邪蓮全部都被淬煉成藥粉,而且一大半已經倒進了那個奇怪的容器里,外面基本所剩無幾了,符承浩氣急之下,腦子里忽然冒出了一個歹毒的念頭。

    他盤算著。先把唐糖給殺了泄憤,然后再和蕭辰聯手,一起把那個容器搶過來。到時候再研究那莫名其妙的玩意兒到底要怎么用!

    萬一整不明白,就把它給砸了。然后將已經倒進去的紫霧邪蓮藥粉全部倒出來,再用自己門派的鎮派之寶神龍鼎重新煉制!

    一念至此,符承浩感覺這個計劃已經完美了,便一馬當先的對著唐糖沖了過去,他認為蕭辰既然是自己這一邊的,那么只要自己先動手,這小子肯定也會跟著一起出手的!

    出招的時候,符承浩的心里還很得意。想著等把唐糖當場斬殺之后,蕭辰就成了自己一根繩上的螞蚱,關系緊密,想跑都跑不了了!

    大當家司徒昊天之前還在聚精會神的看著電子屏幕,恰巧此時計算機里的女性人體模型已經設定好了,他一回頭就看到了這一幕,頓時暴跳如雷,大聲吼道:“符承浩!你個老不死的,簡直是欺人太甚,居然敢在我的地盤上對付我的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為了避免符承浩殺人的時候破壞這邊的電子儀器,司徒昊天立刻運轉心法,準備沖過去加以阻攔。

    不過司徒昊天才剛剛邁開步伐。欒小姐忽然開口了,淡淡的吩咐道:“你不用出手,自然會有人收拾那個符承浩的,你只要留在這里,把儀器保護好,讓它順利運轉就行了。”

    司徒昊天正在納悶除了自己之外,還有誰能制住實力高超的符承浩,轉眼就看到一個人影迅速出現在了唐糖的面前,然后輕描淡寫的抬起右腿。對準張牙舞爪不斷靠近的符承浩胸口,重重的踹了過去!

    “你……”符承浩看清阻擋自己的人居然是蕭辰。不由得大吃一驚,可是想止住前沖的步伐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能趕緊調動元氣,護住了胸口心臟的部位,眼中閃過一絲陰森的殺意。

    符承浩知道,蕭辰只是開山期高手而已,不會對他造成什么威脅,所以只需要護住要害,擋下這次攻擊就行。

    但原以為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的蕭辰,此時居然挺身而出去保護糖糖,符承浩雖然不明白蕭辰為什么要這么做,不過心中已然決定,等此間事了,一定要把這個陽奉陰違的家伙給除掉!

    “咔嚓!”心中正琢磨著接下去的計劃,符承浩突然聽到了一聲骨頭碎裂的脆響,隨后自己的心臟就傳來一陣劇痛!

    符承浩的神色一變,難以置信的緩緩低頭看去,只見原本用元氣護住的胸口部位,已經被蕭辰的腳尖給踹得凹陷了進去!

    “就算想讓本大少殺人,也要先搞搞清楚我和唐糖的關系,連我的老婆都敢動,就你這欠費的智商我看也沒必要活下去了!”蕭辰冷冷的說道。

    不等符承浩再說什么,蕭辰便向腳底注入了一道淡淡的元氣,如同看死人一般瞟了他一眼,然后猛的把腳一蹬!

    一股龐大的勁氣瞬間將符承浩推得倒飛了出去,他的身體就像一支離弦的箭矢般,帶著“嗖”的一陣破空聲,將剛剛造好的木屋撞了一個破洞,然后從洞里****而出,穿過湖面掀起了陣陣水花,最后“咣當”一聲正好砸在了幻塵軒營地的古銅色鼎爐上。

    那個鼎爐原本就立在崎嶇不平的地面上,一直有些不太穩定,被突如其來從天而降的符承浩重重的撞了一下,立刻開始搖晃起來,而且越晃越厲害,眼看就要傾倒下來。

    周圍幻塵軒的弟子見狀,連忙跑了過去,想要扶住鼎爐不讓它搖晃,可是符承浩撞擊的強大沖擊力,再加上鼎爐自身的重量,讓那些弟子根本無法阻擋!

    只見那古銅色鼎爐轟然倒下,先是毫不留情的將那些弟子壓成了肉泥,然后又不可阻擋的砸在了堅硬的地面之上。

    一聲極為細微的“咔嚓”響起,那古銅色的鼎爐身上突然出現了一道淡淡的裂痕,隨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擴大開來!

    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鼎爐就已經渾身遍布裂痕,“哐當”一下四分五裂,掉在地上變成了一塊一塊的銅質碎片。

    鼎爐剛一碎裂,里面就晃晃悠悠的飄出了一個人形元神,不由自主的飄來飄去,表情看上去十分的慌亂。(未完待續。)  

U赢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平台| 竞技|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 电竞竞猜| 电竞投注|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冠军| 电竞下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