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067章 陳勁鯤之死

第0067章 陳勁鯤之死

    沈靜萱也不由得莞爾,對于金貝貝這個小活寶,她也覺得挺有意思。

    “哦哦哦,不是的,我的意思是,粗大事了,我才跑回來,差點兒把胸脯跑掉,大事不是這個……”金貝貝擺了擺手,又大喘了一口氣,道:“陳勁鯤……開車撞死啦!”

    “什么?!”程夢瑩和沈靜萱同時瞪大了眼睛,陳勁鯤開車撞死了?什么時候的事情?真的假的?

    “貝貝,你別亂說……”程夢瑩皺了皺眉頭,雖然她知道,金貝貝肯定是看陳勁鯤不順眼了,雖然程夢瑩不想承認,但是卻不得不承認,金貝貝對蕭辰的印象似乎不錯,因為她從來也沒有看見過金貝貝和哪個男孩子相處的這么融洽,所以金貝貝絕對是為了之前的不愉快,而恨上了陳勁鯤,但是,恨歸恨,也不能造謠詛咒吧?要知道,陳勁鯤怎么說都是沈靜萱的未婚夫了。

    “我沒亂說哦,我剛才去早市街頭看看有沒有什么好東西,結果聽到‘轟’的一聲巨響,一輛銀色跑車就鉆進了一輛垃圾車的屁股里面。”金貝貝繪聲繪色的說道:“我嘞個擦,我當時還在想,這是哪個傻x開的車,死的太慘了,腦袋都擠碎了……可是仔細一看,這不是陳勁鯤的布加迪威航么?我就趕緊跑過來通風報信了……”

    “你說的是真的?”沈靜萱雖然不喜歡陳勁鯤,但是不喜歡也沒有辦法,陳勁鯤已經是她的未婚夫了,所以,這時候陳勁鯤死了,對于沈家來說也是一件大事,這個情況下,沈靜萱也不得不重視起來。

    “我怎么可能開玩笑哦……”金貝貝說著,轉頭看向了蕭辰:“表姐夫,公共廁所也在街頭那邊,你剛才去上廁所了吧?你應該也看到了吧?”

    金貝貝的話,讓蕭辰的心中“咯噔”一下,剛才,金貝貝說她看到車禍,就跑回來了,就讓蕭辰心里覺得不對勁兒了,他也是在街頭那邊,而且是在距離街頭有些距離的長椅上,而他也是在車禍之后才回來的,但是金貝貝居然比他晚回來了幾分鐘,還是氣喘吁吁跑回來的,從時間上,就有點兒不對勁兒了!

    不過要說金貝貝當時可能傻眼了,看了一會兒熱鬧才認出那是陳勁鯤的車子也有可能,所以慢了一會兒,再加上圍觀的人多,蕭辰也不可能注意到那里面有沒有金貝貝。

    可是,金貝貝這突然的問話,卻讓蕭辰覺得,金貝貝是不是若有所指呢?

    “我直接回來了,陳勁鯤死了?那還真是好事兒。”蕭辰對于陳勁鯤的死,表現的很高興。

    金貝貝倒是也沒有再問蕭辰什么,而是轉而對程夢瑩問道:“真晦氣,夢瑩表姐,我們現在怎么辦啊?”

    “夢瑩,真不好意思,本來今天是來看你的,誰成想出了這種事情,過幾天我再來看你吧,這邊的事情,我必須要和家里人處理一下了。”沈靜萱表情凝重的說道。

    “好的,你快去吧,不用管我,我沒事的。”程夢瑩也知道這件事情究竟有多大,陳勁鯤乃是陳家著重培養的小輩,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三重內勁的武者了,這已經達到了去武者公會拜師的標準了,只要等十八歲一到,就可以正式拜師,前途遠大,不亞于程家的程中遷!

    程中遷的失蹤引起了程家多大的地震,程夢瑩一清二楚,甚至蕭辰都成為了替死鬼,而陳勁鯤所在的陳家雖然沒有程家的底蘊,但是這件事情,恐怕很難善罷甘休。

    沈靜萱走了,程夢瑩就有些尷尬了,在這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不知道要怎么和蕭辰說。

    “表姐夫,給我來一發豆漿!”金貝貝卻是跑餓了,直接跑到蕭辰的攤**邊上說道,沈靜萱走了陳勁鯤死了,她也不用裝樣子了。

    “來一發豆漿?”蕭辰愕了愕,這話有點兒歧義啊,不過他也了解金貝貝的性格,點了點頭,拿起一只碗準備盛豆漿,然后道:“油條要么?”

    “不要了,我不餓,已經吃過早點了,夢瑩表姐可能要吧?”金貝貝說道。

    “哦。”蕭辰笑了笑,拿了一個盤子,裝了兩根油條和兩碗豆漿,遞給了金貝貝:“給大小姐吧,旁邊有桌子,你們坐著吃!”

    早市街后面有一排免費的桌椅,是市場提供的,每個月每個攤**繳納一些使用費和管理費就可以了,雖然要交錢,但是正規市場不用擔心被清理,在這里可以放心的經營,所以唐糖也是很樂意交這個錢的。

    “表姐夫,我沒帶錢哦,咱倆的關系,你也不會收我的錢對吧?”金貝貝端起了盤子,樂呵呵的走了。

    “都退婚了,還叫表姐夫叫的那么親,擺明了就是蹭吃蹭喝!”唐糖聽到金貝貝不給錢,有些不爽的嘀咕道,當然,她到底是因為不給錢不爽,還是表姐夫不爽,就不得而知了。

    “我樂意。”雖然唐糖聲音小,金貝貝還是聽到了:“再說了,表姐退婚了我還沒退呢,你沒聽說過小姨子是……”

    “貝貝!”程夢瑩一巴掌捂住了金貝貝的嘴巴,瞪了她一眼:“別亂說,你吃不吃?不吃走了?”

    “吃哦吃哦。”金貝貝被拉走吃東西去了。

    “呵呵,和一個小丫頭叫什么勁兒啊。”蕭辰無奈的聳了聳肩:“貝貝這個人還不錯,都是朋友,哪能要她錢?再說了,就是一個稱呼而已。”

    “我知道了……”唐糖心中暗暗嘆了口氣,看來,蕭辰還是喜歡程夢瑩的,不然金貝貝叫他表姐夫,他為什么這么開心呢?明顯是想當這個表姐夫嘛!

    蕭辰低頭忙著揉面呢,也沒有看到唐糖的表情,自然不知道唐糖是誤會了。

    不過,蕭辰忽然發現,自己的心理素質,不知道什么時候變得這么高了,剛剛殺了一個人,雖然可以說不是他殺的,而是天老出的手,而且還是殺人于無形,但是歸根結底還是蕭辰的意思,可是蕭辰現在卻異常的淡定。

    經歷了生死之后,蕭辰很多東西都看得淡了,靠別人,都是虛無的,唯有靠自己,才是真實的。原本以為,家族和父親,是自己這輩子最大的靠山,但是現在,被家族拋棄,父親不知所蹤,還是自己的實力才是硬道理。

    程夢瑩和金貝貝在一旁的桌上低頭吃著早餐,程夢瑩不知道要說什么,唐糖也在這里,讓她覺得很尷尬。

    “夢瑩表姐,表姐夫好像要**哇!”金貝貝看著忙碌的蕭辰和唐糖說道。

    “你還是關心點兒有用的吧。”程夢瑩不想多提這個話題:“吃沒吃完?吃完了就回去!”

    “哦,我已經吃完了,是夢瑩表姐沒吃完。”金貝貝指了指程夢瑩盤中的油條說道。

    “我打包!”程夢瑩說道。

    ……………………

    沈靜萱看到車禍現場,也被嚇呆了,她已經聯絡了她的父親沈正豪。

    沈正豪是沈家在松寧市的負責人,雖然沈家是一個龐然大物,但是根基卻不在松寧市,雖然在松寧市有不少的投資,但是想要真正在這邊立足,建立一個世家分支,那就必須爭取到一些本地大勢力的支持。

    沈家看好的是陳家,當然這不是說陳家有多強大,相反陳家在九世家中并不是最強大的,他看重的是,陳家的少爺身上還沒有婚約!

    當然,沒有婚約的也并不是只有陳家,而是因為陳家的陳勁鯤擁有的實力,足以傲然于其他世家的小輩,兩項條件都附和,那么陳勁鯤自然成為了沈正豪的選擇對象,這也是為沈靜萱定親的原因。

    可是,他沒想到的是,這件事情剛定下來,陳勁鯤居然就死了?這也太巧合了吧?

    沈正豪來到現場的時候,陳勁鯤的父親陳戰天也剛剛來到這里,陳戰天雖然是練武之人,但是兒子死于非命,此刻也是強忍著心中的悲意,整個人都在顫抖。

    他對沈靜萱點了點頭,就快步的沖到了車禍的現場,而這里,已經有交警在處理交通事故了。

    “我是死者的父親……到底是怎么回事兒?”陳戰天對一個處理事故的交警問道。

    陳戰天是松寧市的名人,陳氏保安用品集團的總裁,很多警用器材也是陳氏集團生產的,這個交警中隊的隊長自然認識陳戰天的。

    事故十分的重大,光是肇事的車輛就價值幾千萬,所以這個隊長才親自來處理事故,但是沒想到的是,事故中的死者居然是陳氏的少東家?

    “陳總,您是說……事故的死者是……”中隊長嚇了一跳,沒想到這死者來頭還挺大。

    “是的,到底怎么回事兒?”陳戰天也沒有隨意的發火,畢竟和這些人是無關的,他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也必須要借助這些人。

    “陳總,是這樣的,根據目擊者稱,令公子的車子本來是正常行駛的,但是突然間失控,鉆入了垃圾車的車底……”中隊長介紹道。

U赢电竞 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投注| 电竞冠军| 菠菜电竞| lol外围| 电竞资讯|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lol外围| 电竞下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