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088章 車丟了!

第0088章 車丟了!

    (新的一周,求推薦票,收藏!)

    說著,他就準備去攔車,不過他的一句話,卻是讓陳勁鵬給誤會了,陳勁鵬一把攔住了紅毛:“小子,你手里的鑰匙給我看看?是不是你趁我不注意偷換我的車鑰匙,想要偷我車?”

    也不怪陳勁鵬誤會,這紅毛拿著保時捷車鑰匙出來,可是這附近壓根沒有其它的保時捷車子了,而且他一出門就說什么車被朋友開走了,哪有這么巧合的事情?

    在陳勁鵬看來,一定是這家伙想要偷車,偷換了鑰匙,結果發現自己這個真正的車主還沒有離開,就隨便編了一個借口要離開!

    “你誰啊你?有毛病吧?我偷你什么車了?”那紅毛一瞪眼,怒道:“你看哥們這穿著,渾身上下多土豪?你看這衣服,都是鑲金箔的,你看這金項鏈,這么老長,能在脖子上繞五圈!你看這手表,百達翡麗,哥們就是有錢,你自己弄個假鑰匙裝逼,打不開車門,別誣陷哥們我啊,滾犢子!”

    “去你一邊的。”陳勁鵬可是內勁二層的武者,一把就將紅毛手中的車鑰匙給搶了過來,將他推了個跟頭。

    “你……你有種給我等著!”紅毛也不傻,陳勁鵬明顯很強壯,他留下一句狠話,就拽著兩個風塵女快速的離開了。

    陳勁鵬拿過紅毛的車鑰匙,仔細放在眼前看了看,不過他才買車沒兩天,也記不住自己的車鑰匙到底有什么痕跡,只是潛意識的認為,是紅毛偷換了自己的鑰匙!

    而且,他看到紅毛灰溜溜的走了,更是覺得紅毛做賊心虛!要是正常人誰被人搶了車鑰匙能這么善罷甘休?

    所以陳勁鵬十分篤定紅毛拿的就是自己的鑰匙,他使勁兒按了一下遙控器上的開鎖鍵,結果……“砰”的一聲,那遙控器里面竄出了一抹火苗來,一下子將陳勁鵬的頭發給燒著了!

    “我草,這是什么玩意兒!”陳勁鵬將手中的遙控器一丟,拼命的在原地跳著。

    “嘩——”一個水桶直接扣在了陳勁鵬的腦袋上,原來是金貝貝,將咖啡屋門口一個洗拖布的水桶舉起來扣了過去,水桶里面的臟水順著陳勁鵬的肩膀就往下流……

    “誰?誰?”陳勁鵬張牙舞爪狼狽的將頭上的水桶摘了下來,丟在了地上,頭發上,臉上,全是黑漆漆的臟水。

    “小勁鵬,不用謝我,這是我應該做的。”金貝貝說道。

    “你……”陳勁鵬還真不好說什么,金貝貝雖然扣他一頭臟水,但是說到底還是幫他滅火了!此刻陳勁鵬終于明白那紅毛拿的是什么東西了,原來是一只高仿保時捷車鑰匙的打火機:“坑爹的玩意兒,居然拿打火機騙我!”

    “勁鵬,雖然你已經接替你哥哥成為家族的繼承人,但是你也不用太著急,就算現在沒有跑車,以后肯定會有的,不要拿一把假鑰匙出來了,那樣做不好的。”沈靜萱這時候,忽然開口,語重心長的對陳勁鵬說道:“我相信你以后一定會有的!”

    “我……”陳勁鵬聽了沈靜萱的話有些哭笑不得,顯然沈靜萱是誤會他沒有車,卻硬要充大頭裝逼了:“我這……真是我的車啊!”

    “恩,我了解的。”沈靜萱微微一笑,如沐春風。

    “我……”陳勁鵬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只好道:“那我送你會宿舍。”

    “恩,好。”沈靜萱的臉上依然掛著微笑:“夢瑩、貝貝、蕭辰,那我先走了,下次再見。”

    “好的,(^_^)/~~拜拜。”程夢瑩揮了揮手。

    “靜萱姐姐再見。”金貝貝也揮了揮手,然后對蕭辰道:“姐夫,我們走吧。”

    饒是一直波瀾不驚的沈靜萱聽到金貝貝后面的那句話,也差點兒一個踉蹌沒走穩,叫她姐姐,然后又叫蕭辰姐夫?這是什么關系?

    陳勁鵬沒想那么多,還以為金貝貝是耍蕭辰玩兒呢,他此刻丟了個大面子,也不想在這里丟人,只想快步離開。

    等陳勁鵬和沈靜萱離開之后,金貝貝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遙控器來,輕輕一按,陳勁鵬那輛保時捷帕拉梅拉的車燈就閃爍了起來,金貝貝直接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哇塞,土豪金貝貝版保時捷到手!”

    “貝貝……你?”程夢瑩嚇了一跳,驚愕的看著金貝貝。

    “車鑰匙被她給換了。”蕭辰聳了聳肩,之前金貝貝將車鑰匙掉在地上的時候蕭辰就看到她的小動作了,不過金貝貝是自己人,他當然不會拆穿。

    “貝貝……這樣不太好吧?”程夢瑩雖然很傲嬌,但是卻是個好人,她覺得這和偷車賊有什么區別呢?

    “哼,誰讓他搶我的車子還和我裝逼,活該倒霉!”金貝貝這個小魔女可是絲毫不在意:“再說我剛才還救了他一命呢,不然他就被燒死了,一輛車買條命多劃算啊,簡直就是巨劃算!”

    “呵呵,我也這么覺得。”蕭辰笑了笑,他發現,很多時候,他和金貝貝一樣腹黑。

    “你……”程夢瑩沒想到蕭辰居然贊同金貝貝的做法:“陳勁鵬畢竟是靜萱的未婚夫,我總覺得不太好。”

    “安啦,連表姐夫都支持我,表姐快上車啦!我要好好享受一下,我喜歡追求速度感!”金貝貝興奮的說道。

    “什么表姐夫,你能不能不要亂叫?你知不知道,你在陳勁鵬面前亂叫,可能會害了蕭辰?”不提程夢瑩還想不起來,一提起,她就有些惱火:“還有蕭辰你,你和金貝貝一唱一和的,不是給自己拉仇恨值么?你覺得陳勁鵬不會記恨在心?”

    “呵呵,我像不像被貝貝忽悠的傻子?”蕭辰對大小姐淡淡一笑。

    程夢瑩顯然也不傻,愕了愕:“你是說,他懶得和你一般見識?”

    “差不多吧。”蕭辰聳了聳肩,沒有說出心中對陳勁鵬的懷疑,這些都是沒譜的事兒,蕭辰也不想大小姐擔心,恩,是的,看得出來,大小姐蠻關心人的:“我去把貝貝的甲殼蟲開回去。”

    程夢瑩沒有辦法,只得上了金貝貝的帕拉梅拉,而蕭辰則是開著甲殼蟲跟在后面。

    陳勁鵬送沈靜萱回去的路上,才聽說金貝貝將他的車鑰匙摔在了地上,他心中暗罵,不能讓這**兒給摔壞了吧?想到這些,他準備回去之后叫4S店來拖車。

    只是,等他送完沈靜萱返回原地的時候,愕然發現,自己的車沒了!

    “臥槽,我的車呢?”陳勁鵬圍著咖啡屋附近轉了兩圈,也沒有看到自己的車,頓時傻眼了。

    “鵬子,你干什么呢?”這時候,一輛奧迪A8L停在了陳勁鵬的身邊,駕駛室的玻璃窗打開,露出了曹宇亮的臉來。他比較喜歡這種看起來高端大氣上檔次的車,平時不怎么喜還開跑車。

    “啊,是亮哥啊!”陳勁鵬對于曹宇亮還是很尊敬的,雖然他剛剛上位,但是畢竟在世家子弟的圈子里根基不穩,想要順利的融入上流社會,他必須要依靠曹宇亮才行:“我車丟了,就是剛買那輛!”

    “哪個啊?保時捷?”曹宇亮一愣:“怎么丟的?”

    “就停在這里了,我鑰匙不好用了,事情是這樣的……”說著,陳勁鵬就將之前和沈靜萱、程夢瑩、金貝貝、蕭辰一起喝咖啡的事情說了一遍。

    “哦?你和蕭辰一起吃東西?你是說,程夢瑩出門,還帶著蕭辰?”曹宇亮的臉上閃過一抹陰霾。

    “亮哥,你誤會了,程夢瑩和蕭辰,壓根就沒有什么,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金貝貝管他叫表姐夫,蕭辰樂得眉開眼笑,然后和我說話的時候,還是以前那種裝逼的老大口吻,這人估計受不了打擊,精神有問題了,活在自己的虛幻世界里,幻想自己還是以前的蕭大少!”陳勁鵬看到曹宇亮臉色不好,就知道他誤會了,連忙解釋道:“金貝貝是什么人你還不知道?肯定是耍蕭辰玩兒呢,而蕭辰偏偏還相信了她的話,對了,之后蕭辰和金貝貝一頓猛吃,那形象全毀了,我看金貝貝是找了個傻子當玩伴。”

    “哦,你這么一說,倒還真是這么回事兒!”曹宇亮松了口氣:“如此說來,蕭辰得精神病了?”

    “也不能說得精神病,還沒有那么嚴重,只是有點兒妄想癥而已。”陳勁鵬說道:“這種人,根本不是亮哥您的對手,以后不用搭理他了,他不可能和程夢瑩在一起的。”

    “是么……”曹宇亮陷入了沉思,過了一會兒,道:“走吧,回學校,你的車明天讓人給你找找,可能讓哪個小毛賊給偷走了。”

    “恩,窮逼DIAO絲一個,根本不足為懼。”陳勁鵬點了點頭上了車。

    ……………………

    回到家,蕭辰將剩菜找了一些不吃的,拿到了別墅后院,丟給了那只撿來的土狗。

    還真別說,這小狗不吵不鬧的,餓了也不叫喚,蕭辰都差點兒忘記了它的存在,要不是今天早上幫著富婆找了狗,蕭辰都把它給忽略了。  

U赢电竞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电竞资讯|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电竞竞猜| 电竞资讯| 电竞资讯|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