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122章 你幫我監視他

第0122章 你幫我監視他

    (月票,召喚月票……要被人追過去了……)

    別人,感覺不到曹宇亮內勁三層巔峰的實力,但是蕭辰作為修真者,只要武者的內勁外放,他就可以感覺出來,除非刻意的去壓制隱藏,保證時刻內勁都不外泄。

    蕭辰怎么也沒能想到,曹宇亮居然也是個武者,而且已經擁有了三層巔峰的內勁,這在世家子弟中,乃是數一數二的存在了。

    當然,曹宇亮有沒有隱藏實力,按理來說和蕭辰的關系不大,但是,一組組支離破碎的記憶畫面,在蕭辰的腦海中重現,似乎,要組成了一個完整的脈絡……

    有些熟悉的奧迪a6l,推自己下懸崖的三層內勁高手,回到學校后曹宇亮的未卜先知,那個殺手的那句你也隱藏了實力的那句話……

    這些本來前后沒有任何關聯的畫面,此刻組合在了一起,讓蕭辰想到了什么……他眼睛微瞇的看向包廂里面的曹宇亮。

    是他么?蕭辰不太確定。

    蕭辰在去松龍山懸崖口的路上,隱約記得,好像有一輛奧迪a6l和出租車一起行駛,當然,這也是他成為修真者后,回憶起以前的事情,在記憶的碎片中發現的。而曹宇亮今天的車子,正是奧迪a6l!

    至少有三層內勁的武者,當時蕭辰想不通會是誰,但是眼前的曹宇亮,卻是符合了這個條件。

    回到學校以后,曹宇亮居然知道自己跳崖的事情,這事兒,出租車司機怎么知道?自己走向懸崖口的時候,記得那個司機已經開車離去了?

    那個不知道從哪里來的殺手,那句你也隱藏了實力,顯然,他熟悉的人中,應該有人也隱藏了實力……

    這么多的線索,目前都同時指向了一個人。那就是曹宇亮,但是這些東西,又不足以當成確鑿的證據,蕭辰現在也無法判定,這個人到底是不是曹宇亮。

    曹宇亮,如果這個人真的是你,那么呵呵,恐怕你要失望了,我蕭辰,再也不是以前的蕭辰了。

    想到前幾次。如果那殺手都是曹宇亮的人派來的。那么婁鎮明可以說是陰錯陽差的幫助了自己好幾次。而這一次,又是婁鎮明出手的,婁鎮明哇,你真是個大好人。

    包廂里。曹宇亮已經被揍的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了。

    “婁鎮明,你在干什么?”程夢瑩這時候也回過神來,有些驚駭的看著婁鎮明,不知道他發什么瘋,進來就毆打曹宇亮。

    “夢瑩,這家伙想要對你不軌,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婁鎮明拍著胸脯說道。

    曹宇亮怨毒的看著婁鎮明。此刻他終于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了,這不就是那個屢次和自己作對的婁鎮明嗎?只不過,此時此刻,曹宇亮好像明白了什么!

    這家伙,原來也喜歡程夢瑩啊!我日你個仙人板板的。你一個黑-道家族的居然敢和我這個正規世家出身的少爺叫板?

    行,咱們走著瞧!他想開口罵人,但是腮幫子已經腫的老高,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這一切,其實發生的很快,婁鎮明從進來到打人,也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而已,這時候,陳勁鵬指著婁鎮明,聲嘶力竭的道:“我不管你是誰,你打了曹少,這事兒沒完!”

    “曹少?什么曹少李少的?不認識!”婁鎮明本來還想裝一會兒逼,但是看到程夢瑩的眉頭皺了起來,他猛然想起來之前金貝貝說過的話!

    她說,程夢瑩不太喜歡英雄救美的橋段!想到這里,婁鎮明覺得自己應該適可而止,救人不留名,也不裝逼,那才能獲得程夢瑩的好感,要是裝英雄,那恐怕這一次就白救了!

    所以,婁鎮明擺了擺手,道:“夢瑩,現在沒事兒了,我走了,桌上那飲料,你別喝啊!”

    說完,婁鎮明就帶著董榆和董樹二兄弟快速的離開了包廂,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不帶走一片云彩。

    婁鎮明出了包廂,沒看到蕭辰,還有點兒納悶,不過等他回到自己的包廂,才看到蕭辰在包廂門口等他呢!

    “蕭大少,你怎么跑這兒來了?沒看我剛才揍人么?”婁鎮明有些納悶的看著蕭辰。

    “我說婁大少啊,你想害死我啊,上去就猛揍,你不怕他們,但是我怕啊,我要不是躲得快,讓他知道是我通風報信的,回頭不報復我啊!”蕭辰苦著臉說道。

    “這也對!”婁鎮明聽后點了點頭道:“蕭大少,你放心,我以后絕對不會虧待你的!要不這樣,以后你幫我監視一下,如果那小王八還想對夢瑩不軌,你就告訴我,我去削死他!”

    “啊!讓我監視啊!”蕭辰有些為難的看著婁鎮明:“婁大少啊,不是我不想幫你,以你我現在的關系,你這么罩著我,還帶我去賺錢,那我對你其實是感激不盡的,可是你也知道,每天我都賣油條去,也沒有什么空余時間注意這些事情……”

    婁鎮明聽來聽去,這蕭辰說了半天,根本的中心思想原來是缺錢啊!想到這里,婁鎮明道:“要不這樣,我給你一筆偵查經費怎么樣?你就幫個忙……”

    “那你能給多少哇?”蕭辰聽后問道。

    “一個月……十萬塊怎么樣?”婁鎮明問道。

    “十萬塊?我靠,太少了吧,有那時間我去打一打地下黑拳,那也不只有十萬了!”蕭辰搖了搖頭,不屑的說道:“你這活還費力不討好!你也知道,我被程家退婚了,我要是再沒什么事兒去關注程夢瑩,讓程家以為我還喜歡程夢瑩呢,不得弄死我啊?不行,風險太大!”

    “這……”婁鎮明本想發怒,你特么以為地下黑拳天天能打呢?那不也是我家的錢賠給你么?只不過聽到后面那句話,倒是有些理解了!是啊,蕭辰現在和程夢瑩沒什么關系,要是成天關注她,那程家找他麻煩怎么辦?不過婁鎮明也怕有其他人對程夢瑩不軌,萬一生米煮成熟飯,那他婁鎮明豈不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了?想到這里,婁鎮明道:“蕭大少哇,你也知道,想要賺大錢,那就是和風險并存的,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不勞而獲的好事兒呢?這樣,一個月我給你二十萬怎么樣?二十萬是我的極限了,我的零花錢也沒有多少的……”

    “那好吧,那就二十萬吧。”蕭辰勉為其難的點了點頭,道:“不過先說好了,這只是偵查費,你要是讓我再干別的,那得加錢的!”

    蕭辰也看出來了,婁鎮明的零花錢還真是不多,之前那破碗不一定怎么買下來的呢,這時候能拿出二十萬來,也算是大出血了。

    “那當然,只要通風報信給我,其他事情我來做!”婁鎮明拍著胸脯說道。

    “那我先回去了,看看那邊怎么樣了。”蕭辰點了點頭:“我的偵查費盡快給我啊,不然萬一那狠人也收買我,給的錢多我一下沒忍住,可就倒戈了!”

    “呃……行,沒問題,這幾天就給你!”婁鎮明聽了蕭辰的話氣得夠嗆,還尼瑪帶倒戈的,這什么玩意啊!你一個蕭家棄少,還這么牛逼?

    不過這話婁鎮明還不敢說,他正用著蕭辰呢,要是蕭辰真倒向了那邊的人,那就哭都來不及了。

    蕭辰慢慢悠悠的回到了紫氣閣,忽然看到地上躺著的曹宇亮,而陳勁鵬則是在曹宇亮身上不停的翻找著什么!

    “哎呀!亮子?你這是咋的了?”蕭辰“驚駭”的看著地上的曹宇亮:“你這是……食物中毒啦?怎么臉都腫了?”

    “嗚嗚……哦哦……”曹宇亮看見蕭辰,剛想解釋,可是嘴都被腫的張不開了,根本說不出話來。

    “表姐夫,小亮子得罪人被人揍啦!”金貝貝道:“剛才,婁鎮明帶人過來了,將他一頓猛揍!”

    “什么?婁鎮明來了?揍曹宇亮了?”蕭辰有些納悶的看著地上的曹宇亮:“我說亮子,你怎么得罪婁鎮明了呢?你倆應該不認識才對啊!”

    “嗚嗚……”曹宇亮心里也是氣憤無比,我可不是不認識咋的!但是這小子一進來,就像瘋了似的一頓抽我,真是倒霉到家了!

    終于,陳勁鵬從曹宇亮的身上找到了一只小藥瓶,快速打開,將里面的藥液倒進了曹宇亮的口中,過了一會兒,曹宇亮臉上的紅腫才略有緩解,起碼能說話了:“婁……鎮……明,你……給我等著!”

    “亮哥啊,我們現在先回去吧?”陳勁鵬小心的問道。

    曹宇亮點了點頭,此刻他這個狀態,也不適合去報仇,更不可能繼續玩兒下去了。

    “哎呀,真沒有意思,還沒有找小姐呢!”金貝貝頓時十分的失望:“小亮子,你可真差勁兒,連一個小姐都沒找呢,就萎了!”

    “我……”曹宇亮臉色漲紅,要是別的時候也就算了,但是當著程夢瑩的面兒,說他一個都不行就萎了,那豈不是讓程夢瑩也看不起他?程夢瑩要是看不起,以后為了她自己的性福,也不可能嫁給他了!

U赢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菠菜| 电竞投注| 竞技|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投注| 电竞冠军|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电竞下注|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