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193章 謝妃的請求

第0193章 謝妃的請求

    (月中,求月票!各位小伙伴們,你們還有月票嗎?)

    “說說你的事兒吧。”蕭辰沒心思聽王雄壯在這里東扯西拉,有些不耐的坐在了床邊問道。

    他本就是大家族出來的,大家族里的無奈還看的少嗎?他和唐糖都是犧牲品,所以對于謝妃雖然同情,但是還不至于到拔刀相助的地步!

    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辦呢,還助別人!

    “是是!”王雄壯點了點頭,但是卻欲言又止。

    “你有沒有事兒?”蕭辰皺了皺眉頭,當然有面具,王雄壯也看不到。

    “白狐大俠,您是個異能者?”王雄壯小心的問道。

    “沒事兒我走了?”蕭辰作勢要起身離開。

    “別別……”王雄壯嚇了一跳,連忙阻攔,咬了咬牙,毅然道:“那個……不怕您笑話,其實……我是個天閹……”

    “天閹?什么天閹……呃……”蕭辰頓時一愣,上下打量著王公子,不是吧?這家伙長得這么吸引女孩子,居然是個太監?

    “是的,我看了好多家醫院,也求助過……煉藥師,都沒有效果,聽說您是異能者,那應該可以幫我的吧?”王雄壯說出來之后,也不要面子了,一口氣的說道。

    “你不和謝妃在一起,是因為這個?怕她發現?”蕭辰問道。

    “是……也不是……”王雄壯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其實,我的心理取向是正常的,謝妃這么漂亮,我自然也有感覺的……”

    “哦,然后我把你治好了,你就能和謝妃在一起。然后把你外面那位給甩了?”蕭辰心里自然而然的傾向于了謝家,所以也要替謝妃考慮考慮。

    “那個……小玲是個很好的女孩子,她知道我的事情,但是卻從來沒有嫌棄我,一直不離不棄,對我的愛,從來沒有改變過,所以我不能離開她……”王雄壯倒是個癡情的人,這一點謝超南倒是沒有說錯。

    “那我給你治好了,你去禍害謝妃?”蕭辰站起身來準備離開了:“不好意思。你找別人治吧……”

    雖然,蕭辰自己不排斥大家族子弟有幾個女人,但是他現在天然是站在謝妃這一面的,對王雄壯不熟,那肯定不會支持他了。

    “啊?”王雄壯微微一愣。蕭辰那句“我給你治好了”卻是讓他猛然一震,隨即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把拉住了蕭辰道:“白狐大俠。您別走……我……我剛才就是隨便那么一說,畢竟謝妃是我的未婚妻,她那么漂亮,我要是沒事兒了,和她發生點兒什么也是正常的,但是前提是我不知道白狐大俠您也喜歡謝妃……那我肯定不能再打她的主意了!白狐大俠。我不喜歡謝妃的,真的……”

    “……”蕭辰有些無語了,這王公子是特么什么邏輯啊?自己幫謝妃說了兩句話就喜歡謝妃了?那自己要說是替謝超南說的,那是不是就喜歡謝超南了?

    “白狐大俠。白狐大神,您能治好我的病是不是?”王雄壯拉著蕭辰不放,也不是說他笨蛋好騙,實在是這么多年了,他看了不少高人,都沒有辦法,后來人家指點他說,異能者可以幫忙,于是王雄壯就開始打聽異能者。

    但是,這世界上有沒有異能者都不好說,而自從上次和謝家的生意伙伴吃飯,謝家那位公子喝多了,開始吹牛逼,說到謝妃雇傭了一個大俠有多牛逼,簡直是神人了,于是王雄壯就記住了!

    “腎水穴天生郁結……”天老在蕭辰的耳邊說道:“行啊,你小子現在是撬別人老婆專業戶啊!”

    “……”蕭辰有些無語,他撬誰老婆了,貌似就一個唐糖,還是岳少群硬塞給自己的,明明是哥們關系好不好?

    “能治,腎水穴天生郁結。”蕭辰看了王雄壯一眼淡淡的說道:“但是我不想治!”

    既然天老說出來了,那肯定是有救治的辦法的,不然他也不能說!其實,蕭辰沒錢買藥,天老也挺著急,要不也不能直接給他來這么一句。

    “啊?!”這回王雄壯更是震驚了,他駭然的看著蕭辰,腎水穴天生郁結,這是一位很高超的煉藥師告訴他的,但是那個煉藥師也無能為力,因為,這個穴位不屬于武者身體里面的修煉經絡經過的位置,就算是服用淬體藥液之類的,也不會有作用。

    而現在,蕭辰只看了一眼,都沒有仔細檢查,就說出了病癥,那絕逼是無比高端的異能者了,不會有假!王雄壯真是慶幸無比,自己沒有說太多謝妃不好的話,不然估計這位異能大神就要出手對付自己了吧?

    王雄壯可是聽說過,這些異能者能殺人于無形,比武者厲害多了,所以他可不敢得罪蕭辰!王雄壯真想抽自己一個嘴巴子,你說自己沒事兒瞎說什么啊!明明不是那種人,非要說看謝妃漂亮,真是特么欠抽了!

    事實上,王雄壯對謝妃,還真沒啥想法,不然就算他沒有那功能,也會用其他方式滿足一下自己的**,也不可能這么就了連碰都沒碰過謝妃。

    “白狐大俠,我真不喜歡謝妃,雖然我不能和她離婚,但是你們可以偷偷在一起,我給你們打掩護,你就幫我一把吧……”王雄壯差點兒給蕭辰跪下了。

    “別說這些有的沒的,我要真想和謝妃在一起,還用得著你同意?你以為你是誰?”蕭辰牛逼哄哄的哼道,當然,蕭辰也不過是隨便扯一扯,他只是讓自己顯得牛逼一點兒,一會兒好要價。

    “是是……那白狐大俠,您怎么能幫我救治啊……”王雄壯連忙問道。

    “你找人辦事兒空口白牙啊?”蕭辰有些無語了,這家伙就這么不上道?不知道看病要花錢的嗎?

    “啊?哦哦……”王雄壯恍然:“我還以為您是高人,不看重金錢呢,沒問題,白狐大神,您要多少醫藥費?”

    蕭辰伸出了一個手指頭來。

    “一百萬?沒有問題!”王雄壯連忙點頭。

    “一百萬給你治十分之一。”蕭辰說道。

    “一千萬啊……”王雄壯微微一愣,說實話,一千萬,對于王家來說真不算什么,但是,關鍵是王家的人不知道王雄壯有這個毛病,要是知道了,王家繼承人的位置早就落到其他堂兄弟的身上了,還能輪到他?

    一個不能給王家傳宗接代的繼承人,誰還會大力的扶持呢?

    所以,王雄壯雖然有參與家族的生意,但是實際上,每年的分紅是有限的,他又要和小玲用,又要給謝妃一大筆,剩下的還真沒多少了!

    幾百萬是可以拿出來的,但是一千萬,就有點兒捉襟見肘。

    “一千萬還是看在你剛才有個附加條件的份兒上給你打了一折,不然換做別人,我要收一億!”蕭辰看他猶豫,立刻嚇唬他道。

    “啊,好,沒問題!不過,我先給您五百萬行不行,我的賬戶里面,能拿出來的只有這些了,剩下的五百萬,我會在明天賣掉幾只股票補給您……”王雄壯說道。

    “行吧,準備錢吧,我去給你配藥!”蕭辰點了點頭,裝作不怎么情愿的樣子道:“反正你是小妃介紹的,也跑不掉。”

    說完,蕭辰就起身離開了房間,推開門,卻是嚇了一跳,差點兒和門口的謝妃撞個滿懷!

    謝妃嚇了一跳,趕緊將蕭辰身后的門給關上了,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躡手躡腳的準備下樓!

    蕭辰愣了一下,跟了上去,不由得苦笑,這謝妃,敢情一直在門口偷聽呢啊?

    因為這是謝妃的家里,而且蕭辰也沒什么可保密的東西,所以也沒設防,沒想到被謝妃給竊聽了!當然,蕭辰倒是不怕什么,只是那位王公子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好在王雄壯看蕭辰離開,就立刻拿出電話來準備湊錢,也沒有注意到外面的謝妃。

    “謝妃,你在門口干嘛?”蕭辰下了樓去,苦笑著說道。

    “沒有干嘛……我就是經過這里……”謝妃的臉色微微一紅。

    “你都聽見了?”蕭辰看到謝妃的表情,頓時猜到了些許,不由得有些尷尬:“我就是那么一說,沒有對你有什么……”

    “恩……我知道……”謝妃點了點頭。

    “那就好,王公子的事情,你也不要說出去了,他既然愿意花錢治療,那我就給他治了。”蕭辰總覺得謝妃有點兒不相信呢?難道,她以為自己對她有想法?

    “恩……”謝妃再次點了點頭。

    “那我去給他配藥……”蕭辰點了點頭,轉身就要往外走。

    “那個……白狐大俠,你真的是異能者?”謝妃忽然開口叫道。

    “你家里人吹牛逼你也相信?”蕭辰愕然,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還能給王雄壯看病?”謝妃奇道:“你不會是懵他吧?”

    “那倒是不至于,我會一些醫道之術。”蕭辰說道:“這年頭,大俠也不是那么好當的,得全能啊!”

    “醫道之術?你是煉藥師?”謝妃愕了愕,問道。

    “差不多吧。”蕭辰點了點頭,他也沒法解釋,還不如將自己歸為煉藥師,這樣也不用解釋太多。

    “那……你能幫我看看病么?”謝妃猶豫了一下,問道。(未完待續……)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菠菜电竞| 竞技|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