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264章 靈玉的消息

第0264章 靈玉的消息

    不過,要說自己是藥師,那也勉強算吧,反正修真者是萬能的,牛逼閃閃嘛!

    “你不用否認,唐糖是你治好的吧?”呂方陣沒有給蕭辰解釋的機會,而是繼續說道:“你購買天清草,是為了給唐糖配藥對不對?而其他的藥材,雖然不知道你從哪里買的,不過應該是之前你買的這些藥材有用不上的剩余,你的藥方里多一些無用的藥材,這個我也理解,藥師嘛,都不希望自己的藥方外泄。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蕭辰頓時有些無語了,自己還真沒動手腳!這藥材這么貴,誰特么有閑錢多買一些啊!呂方陣這是自作聰明了!不過蕭辰卻是也沒有辯駁,只是道:“你調查我?”

    “自然,松寧市突然多出來一個魔修,我和小洪燭自然要關注一下。”呂方陣也不否認,直接承認了下來,這么爽快倒是讓蕭辰多少有些意外。

    不過卻也感覺到呂方陣的率直,這人,應該沒有那么多歪歪心眼。

    “算是吧。”蕭辰點了點頭。

    “我現在奇怪了,你究竟師從何人,能教出你這個歲數就這么厲害的藥師,要知道,我都不敢說能治好唐糖,你卻治好了。”呂方陣說道。

    “她倒是沒有治好,只是治標不治本,暫時好了。”蕭辰說道。

    “我知道,她身體的問題。”呂方陣點了點頭:“我沒有惡意,有空咱們倆探討探討,學無止境,你雖然厲害,但是我身上應該也有你不了解的東西,所以你考慮一下?”

    一旁的洪燭都有些驚訝。呂方陣雖然經常有老頑童的表現,可是在藥師一途上,卻有著很深的造詣,如今能這么說。這說明蕭辰真的很有手段!

    可是讓洪燭納悶的是。蕭辰是蕭家的一個紈绔子弟,他這十多年來壓根就沒有離開過松寧市。而十幾年來一直也是默默無聞的紈绔廢柴。

    也是在被趕出蕭家后,才暗中展露出了一些和他本來身份不符合的實力!這人,隱藏的實在是太深了,洪燭不得不佩服!而且。蕭辰的定力,前所未有的強大,洪燭對蕭辰還真是越來越感興趣了!

    只是,調查了蕭辰的祖宗八代,除了蕭辰的母親來歷不明,在蕭辰很小的時候就失蹤了之外,蕭辰的履歷沒有任何的特別之處。完全是一個無腦囂張紈绔!

    “哦?好,有時間再說。”蕭辰深吸了一口氣,不喜不悲,他知道自己現在走的這條路雖然看似平坦。但是卻充滿荊棘!

    唐糖、沈靜萱……蕭辰都不想放棄。

    但是,想要將她們都收入房中,別說現在的蕭辰,以前的蕭辰都做不到!蕭家又不是沈家那么強大的存在,就算是沈家那么強大的存在,沈家子弟也未必敢說可以讓同等家族的女子和其他人一起共侍。

    蕭辰發現,自己還真敢想啊!以前剛剛被趕出家族之時,哪怕剛剛成為修煉者的時候,蕭辰都不敢想這些,可是現在,蕭辰居然會提起這樣的念頭來。

    搖了搖頭,沈靜萱有點兒遠了,哪怕是現在的唐糖……也不是現在的蕭辰能夠追求的了。

    而現在暴露身份,就算有呂方陣的人情、謝家的巴結、金家的支持,那也未必會讓唐家、岳家就范,要知道,唐老爺子和岳老爺子也不是吃素的。

    況且,蕭辰現在的大多數能力都是建立在未知上的,謝家和呂方陣對他如此,不過是因為蕭辰展露的能力,一旦這個能力不足以讓人忌憚的時候,那他們還會如此么?

    蕭辰不敢肯定,他也不敢冒險。父親還杳無音信,白狐和武者公會,也沒有太深的交集,想要調查這件事情,難上加難!只能等著沈靜萱那邊的消息了。

    “我如果不在這里,你就讓小洪燭通知我,我就會出現了。”呂方陣說道。

    “怎么聽起來像是阿拉丁神燈……”蕭辰道。

    “哈哈,差不多,我咻的就來了。呂方陣說道。

    “……”蕭辰覺得這人有點兒神經兮兮的,于是走了。

    出了藥店,蕭辰還沒有到家,就接到了來自于陳勁鵬的電話。

    “蕭辰老大,我是勁鵬啊!”陳勁鵬說道。

    “哦,小棚子啊,找我有事兒?”蕭辰心中猜測,八成是靈玉的事情有消息了!

    果然,陳勁鵬道:“林超那邊,答應了古玉的賭約,而且古玉也拿來了,那就是明天中午,在馬立灣建筑工地賽車,三局兩勝,怎么樣?當然,五局三勝也行,看蕭辰老大你的意思了。”

    “哦,行,到時候再說。”蕭辰淡淡說道:“要是古玉不好,別說三場了,一場都沒有!”

    “哈哈,放心吧,拿來了好幾塊古玉呢!保證讓您滿意!”陳勁鵬哈哈一笑。

    “那好吧,明天見。”蕭辰答應了下來。

    “對了,程夢瑩,你也叫來?”陳勁鵬問道,這是曹宇亮要求的。

    “行。”蕭辰倒是沒有拒絕,就算是他不帶,大小姐和金貝貝都要來湊趣兒。

    “那我就不打擾蕭大少了。”陳勁鵬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之后,也松了口氣放下心來。

    蕭辰回到了別墅,金貝貝也在,今天是星期五,所以金貝貝住在這里,晚上不用回去。

    剛進門,就聽見金貝貝和葉小葉說著什么,然后葉小葉氣得上了樓去,程夢瑩一臉的興高采烈。

    蕭辰心想,原來傲嬌女也有腹黑的時候,金貝貝不來,恐怕就是程夢瑩吃虧了。

    “蕭辰,本小姐想吃好吃的加料的飯菜,你去做。”程夢瑩說道。

    “好。”蕭辰倒是沒說什么,伺候大小姐,也是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以前蕭辰想給她做飯都沒機會,曹宇亮羨慕嫉妒恨吧。

    “蕭辰,你怎么這么沒骨氣。”葉小葉上了一半樓梯,聽到程夢瑩和蕭辰的對話,忍不住出言諷刺道。

    “葉小葉,你怎么這么多事?”金貝貝說道。

    “我……”葉小葉想了想,是啊,這事兒和自己也沒有什么關系,自己這純粹是……她搖了搖頭,上了樓去。

    “對了,明天中午,我去和李山泡的師弟林超賽車,在馬立灣建筑工地。”蕭辰說道:“你們去不去?”

    “去啊去啊,表姐夫加油。”金貝貝興奮道。

    “你怎么又答應和人賽車?你不知道不作死就不會死嗎?你不知道他們要殺你?”程夢瑩聽了蕭辰的話后卻是氣得不行。

    “不賽車他們就不殺我了?這起碼我知道,而且還是我可控范圍之內,畢竟賽車我還是擅長的,要是弄個其他的比如暗殺,我更加沒法對付了。”蕭辰苦笑了一下說道。

    “這……”程夢瑩雖然覺得蕭辰說的是歪理,但是好像也有點兒道理。

    “對哦對哦,表姐夫這叫以長補短,用自己擅長的,應對敵人!”金貝貝道:“弄死那個林超,他就不嘚瑟了!”

    “呵呵,那哪能說弄死就弄死,弄死又該找我報仇了。”蕭辰看了一眼金貝貝說道。

    “那就偷偷的弄死,就和那個李山泡一樣!”金貝貝說道。

    “李山泡不是自己開車意外死的么?”程夢瑩有些奇怪的問道。

    “啊……對。”金貝貝點了點頭:“我的意思就是如此,我們一起祈禱,祈禱那個林超自己開車開死!”

    “哦……”程夢瑩總覺的乖乖的……

    夜晚,蕭辰服用了藥劑之后,就開始鍛煉起來,只是讓蕭辰有些無奈的是,雖然玉扳指可以提供天地靈氣用于修煉,但是靈氣實在是太少,和之前沒法比,所以速度上始終上不去。

    一夜,蕭辰覺得,自己距離那個境界越來越近了,可是始終卻是差了毫厘,只差那么一點點就能突破,甚至已經摸到了邊緣,就是不能一舉突破!

    收起了心法口訣,蕭辰實在是有些抓狂,可是卻毫無辦法。洗漱完畢,蕭辰就跑向了早市街的方向,也許是明天,也許是后天,這段早市街的日子就結束了。

    唐糖依然來的很早,在雜貨鋪的那里收拾著東西,幾天沒營業了,什么都要重新準備。

    “蕭辰,你來了?”唐糖的眼圈有些黑,眼睛里面布滿了血絲,像是幾天沒有睡覺一樣。

    “恩,你怎么了?昨天沒有休息好?”蕭辰關心的問道。

    “昨天晚上,我爺爺給我打電話了,讓我和岳少群在一起……”唐糖的興致有些低落,看了一眼蕭辰:“我們以后,也不能再賣油條了,就算我想,岳少群也不會同意。”

    “是么……我看他會同意的。”蕭辰深吸了一口氣,想到了個主意,反正能拖多久就拖多久吧。

    “你又要敲詐他?不過……還是算了吧,我爺爺已經出面了,再敲詐他,要是唐家和岳家聯手對付你,那……”說到這里,唐糖不由得有些擔心。

    “放心,我會拿捏在一個平衡點上。”蕭辰說道。

    “那就好……”唐糖點了點頭,兩個人裝好了東西,唐糖坐在三輪車后面,蕭辰騎著車子,前往了早市街。

    &nbsp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竞技| 菠菜电竞|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竞技| 电竞资讯| 电竞竞猜|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