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379章 被駁回了

第0379章 被駁回了

    “王長老,你這話就不對了,你這僅僅是一面之詞,難道他們今天要調查這個,明天要調查那個,我們都要配合,那峰會還開不開了?都被他們把人叫走了,我們玩兒什么?”蘇長老代表魔門,雖然白狐擊殺了冷右廂,但是給魔門賺的積分那是實打實的,取消了,積分可就沒了,他自然不愿意:“再說了,有兩位裁判在這里呢,這是裁判決定的,和你我有什么關系?”

    “哼!”王長老冷哼了一聲,然后笑著對宋花舞和洪燭說道:“那二位裁判意下如何?”

    “讓他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不要干涉正魔峰會,他以為他能代表武者公會了?不想干了我打電話讓人換了他,什么執法堂執事,我看是沒事兒閑的。”洪燭不咸不淡的說道。

    “呃……”王長老苦笑了一下,眼前這位,還真有這個底氣!洪氏商會和武者公會的關系很微妙,兩個組織的負責人關系相當好,而他又知道洪燭的身份,洪燭一個電話,這個喬恩澤沒準兒還真得滾蛋!

    但是他卻也大概知道洪燭為什么會幫助白狐說話,畢竟洪燭也是魔門的人,自然偏向魔門的人了,所以這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主要看看宋花舞的態度了。

    要是宋花舞支持武者公會,那事情還是有轉機的:“宋組長,您看呢?”

    “執法堂的誰?喬恩澤?他有病吧,他以為他是誰,還命令我了?”宋花舞冷哼了一聲,道:“給他駁回,讓他有事兒來找我!”

    “好的!”蘇長老聽后微微一笑。

    “那就這樣吧……”王長老也沒有辦法了。看來人家是不聽他的了。

    本以為,正魔松寧峰會那邊,會很爽快的答應他的要求,但是沒想到的是,發過去沒到十分鐘的通知。就被迅速的駁回了,拿著駁回的通知,陳喚靈有些傻眼了,自己可是自告奮勇去做的,但是居然辦砸了,回去怎么和喬恩澤交代呢?

    自己還打算靠上他這個大樹呢。以后看看有沒有上升的可能,現在第一件事情都做不好,談何以后?

    不過,他也不敢隱瞞,快速的將駁回的通知拿了回來,哭喪著臉對喬恩澤說道:“楚會長。喬執事,這正魔峰會,直接將我們的提議駁回了,您們看……”

    “什么?駁回了?”喬恩澤有些不大相信:“他們怎么說的?難道沒有經過兩個裁判?”

    “經過了,這上面就是兩個裁判的意見……”陳喚靈將駁回的通知遞給了喬恩澤,然后苦笑著說道:“喬執事,您看這上面寫的……”

    他是不敢自己讀出來了。畢竟這上面的措辭有點兒那個。

    喬恩澤接過來駁回通知一看,頓時臉色有些漲紅!洪燭的意見是,他影響峰會的正常進行,要是不想干了,那就直說,她給武者公會的高層建議一下,把他換掉!

    而宋花舞的回復則是,不同意,有問題,可以來找她!

    雖然宋花舞沒有洪燭那么態度強硬。但是看起來也是不同意的,喬恩澤的面子有些放不下了,他猶豫了一下道:“你們不用管了,我親自去一趟峰會,有些事情和宋組長面談一下。可能有些事情文件說不明白吧……”

    “好的好的,那我們一起過去?”陳喚靈說道。

    “行,你們和我一起吧!”喬恩澤想找回面子,在他看來,只要他去了曉之以理動之以情,將事情的真相和宋花舞說說,以宋花舞的性格應該不會再阻攔!

    而剛才這個通告,上面也沒有說白狐究竟怎么了,所以峰會那邊給駁回了看起來也是正常的,要是武者公會隨意就能停掉一個人的比賽資格,那也太兒戲了。

    于是,三個人就帶著兩個苦主一起驅車前往了鄭家的武館,在峰會的工作間里面,見到了宋花舞和洪燭,以及兩位管事長老。

    “宋組長,洪燭小姐……”喬恩澤也不敢托大,洪燭的身份他是了解的,其實他一直覬覦洪燭的美色和地位,他有點兒羨慕李山泡和李山鷹,憑什么繽紛李家就能和洪氏商會聯姻,他就不能?

    以前,在喬恩澤看來,能夠和程夢瑩聯姻已經不錯了,但是現在,程夢瑩只是他眼中一個做"qing ren"的對象,他現在有更高的追求和目標了!

    當然,這也是因為,喬家和李家不同,喬家是新晉的武者公會長老家族之一,和繽紛李家這樣老牌家族不同,人家繽紛李家,連續幾代人都擔任武者公會的高層了,而喬家也僅僅是喬恩澤的父親而已。

    “恩,喬執事,你怎么還親自來了?通知我看了,調查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是直接停掉白狐的參賽資格和取消積分,這是不可能的。”宋花舞直截了當的說道。

    “調查什么啊調查,你以為你們是神秘調查局啊,拿著雞毛當令箭,要不明天我也讓我們洪家的洪影組調查調查你們?把你抓起來?咱們來個大亂斗怎么樣?”洪燭不屑的看著喬恩澤,一點兒都沒有將他放在眼里,在洪燭眼中,這就是個小人物。

    “……”喬恩澤的面色有些尷尬,不理睬洪燭,在他看來,只要宋花舞這邊同意了那就沒有問題了:“宋組長,您不知道白狐的惡行,我這邊和您說一說,您就知道了。”

    “哦,那你說吧。”宋花舞自然不可能不給喬恩澤說話的權利,她還是很公正的一個人。

    “其一,白狐擊殺李山鷹的事情……”喬恩澤將這件事情給宋花舞說了一遍。

    “這件事情,符合比賽規則,是我和洪燭裁判一致認定的結果,你的意思是,我倆認定的結果有誤,不公正?你要調查我們倆?”宋花舞聽后直接反問道。

    “這個……”喬恩澤其實這知道,這件事情說開了站不住腳,但是他也沒想讓這一件事情就改變宋花舞的態度,于是道:“當然,這只是我的聽說,如果宋組長說沒有問題,那肯定就沒有問題了!但是拋開這件事情不談,還是有另外的事情的,白狐已經激起了民憤了!”

    “還有什么事情?”宋花舞問道。

    “還有就是,白狐欺行霸市,強買強賣,事情是這樣的……”喬恩澤將廟會街的事情說了一遍:“一個望遠鏡一萬塊,他那望遠鏡是金子做的嗎?”

    “哦?有這個事情?”宋花舞一愣,她覺得,蕭辰是缺錢,但是用這種方法賺錢,也實在是有點兒霸道了:“此事當真?”

    “當真,我這里當事人也來了!小馬,你說說吧?”說著,喬恩澤就讓陳勁鵬將門口的兩個苦主給請了進來。

    “是的,事情是這樣的……”小馬嘰里咕嚕添油加醋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哦?”宋花舞皺起了眉頭,雖然她和蕭辰的關系不錯,可是這樣明著偏幫的事情,她也做不太出來。

    “那個望遠鏡我知道,一萬塊一個沒有錯。”洪燭這時候卻是開口了:“那個望遠鏡的進貨價格是三十,但是因為要在武者公會里銷售,必須有我們洪家的授權,必須粘貼洪氏商會的標志,一個標志,我們收取五千元的入場費提成,她的望遠鏡,定價一萬元,也是通過我們洪氏商會備案的,小馬什么的是吧,買望遠鏡花一萬是很正常的,怎么?你覺得貴?覺得我們洪氏商會是強買強賣?行,那我通知下去,以后世俗界所有洪氏商會,都不和你們交易了,你們找其他商會買東西去吧!還有那個什么金鐘派,也進黑名單吧!”

    “啊!別的啊……”小馬聽后直接嚇尿了,自己進了黑名單也就算了,要是金鐘派整個進了黑名單,回去之后師尊不得把自己吊起來往死打啊!

    “呃……洪小姐,您千萬別聽馬師弟亂說,事情的真相是如此的……”曲師兄也害怕了,他連忙竹筒倒豆子的將事情的經過真相說了一遍。

    “喬恩澤,這就是你所謂的當事人?歪曲事實?”宋花舞有點兒無語了,冷笑著看著小馬和曲師兄。

    “這個……我也是被蒙蔽的!這兩個混蛋王八犢子,給我滾蛋!滾蛋!”喬恩澤氣急了,一腳揣在馬師弟的屁股上,將他踹出了房間。

    馬師弟的傷勢本來就沒好,被踹了一腳,更是“嗷”的一聲痛苦不堪,而曲師兄也灰溜溜的連忙跑出去攙扶了。

    “你看,這種人渣你都恨不得踹死他,別說白狐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了!”宋花舞淡淡的說道:“所以,這就是你的證據?”

    “這些,都可以不算!但是,還有一件事情,那是必須要調查白狐的!”喬恩澤咬了咬牙,孤注一擲的道:“這件事情是有翔實證據的!”

    “什么事情?”宋花舞有些頭痛,這個喬恩澤還真能搞事,一來就弄出個一二三來,而且這些事情確有其事也就罷了,明顯是他瞎編的!  

U赢电竞 电竞比分网|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菠菜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