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467章 這可不好說

第0467章 這可不好說

    “白狐,你來了!”沈正豪見到蕭辰,也停下了腳步,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有些焦急的道:“估計今天,沈正荃就會想辦法上位掌權了,我們……”

    “沈叔叔不用太擔心,到時候我會見機行事,不會讓你們吃虧的……”蕭辰卻是安慰的說道,其實,讓蕭辰也沒有想到,沈正荃的速度會這么快,難道……他們發現了什么嗎?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昨天蕭辰和克萊登的見面讓沈正荃產生了警覺,尤其是知道蕭辰的實力可能是內勁八層以上,更是讓沈正荃壓力有些大,所以,他不得不召開了家族會議,確定自己的地位。

    蕭辰跟著沈正豪的后面,握著沈靜萱的手,沈女神顯得有些緊張,不過蕭辰卻帶給她異樣的安全感,沈靜萱以前做夢也想不到,有一天,她會握著蕭辰的手出現在沈家大院,有時候人生的際遇真的很奇妙,她本來一點兒都不喜歡蕭辰,現在卻愛得不行。

    眾人一起走進了沈家的會議廳,這是一個巨大的建筑,里面是一個很空曠的大廳,沒有那種會議室的圓桌,有的只是四周一圈的座椅,顯然,眾人是坐在四周的,而主位那邊,中間空出了一塊地方,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老二沈正新和蘇路花,以及他們的孩子沈靜冰已經坐在了會議廳內,然后還有一些沈家的親戚,但是這些人,對于沈家沒有決定權。反正,無論誰掌舵,他們都混點兒好處就行了。爭奪家主這種事情,是沈山河那幾個子女的事情,與他們這些親戚無關。

    老大沈正荃,是最后進來的,讓大家有些意外的是,他還推著一個輪椅,而輪椅上的人。正是沈山河!

    沈山河閉著眼睛,似乎睡著了,實際上。他已經心灰意冷,等著任由沈正荃擺布了,畢竟他現在說話,在沈家毫無用處。他是個將死之人。根本沒有人會聽他的。

    將沈山河,推到了主位的那片空地上,原來,這里是放輪椅的,怪不得空了出來,蕭辰坐在一旁,冷冷的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想看看這沈正荃到底要搞出什么事情來。

    “咳咳!好了。既然沈家的人都到齊了,那么我們現在準備開會吧!”沈正荃站在了沈山河的旁邊。一副會議主人的樣子。

    沈正新看著沈正荃,目光中帶著憤怒,顯然,沈正荃的做法打亂了他的計劃!他的圖謀也不小,他準備通過伺候老爺子,讓老爺子立下個遺囑什么的,雖然沈正荃未必有用,但是他到時候卻可以以此搖旗吶喊,最不濟,也能分裂沈家,但是現在,他還什么都沒做,沈正荃已經準備逼宮了!

    他很了解沈正荃想要干什么,這個時候舉辦家族會議,而且還推著沈山河出來,那就是確定他沈家繼承人的身份,將這些變成既定事實!

    可是,他又無法反對,畢竟沈正荃是長子,在沈山河病重的時候,代理行使家主的職責,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現在,我要隆重的介紹幾位嘉賓來到這里,來見證這次家族會議,現在有請,武者公會的顧會長,鄭制霸!”隨著沈正荃的話語,鄭制霸走了進來,對大家招了招手,坐在了沈山河身旁的位置上。

    “武者坊市副掌柜——馬有錢先生!”沈正荃繼續介紹道,馬有錢也走了進來,笑瞇瞇的,坐在了沈山河的旁邊。

    “武者坊市首席藥師,譚幕苘!”沈正荃說著,譚幕苘也走了進來,不過他在三人中雖然是頭子,但是表面上,還是要比這兩個人低一級的,所以坐在了馬有錢的身邊。

    “下面,還有一位神秘嘉賓,那就是譚藥師的兒子譚基塔,為我父親邀請來的,頂級藥師,武者坊市總部的首席藥師——姬又亮!”沈正荃一揮手,譚基塔就和一個精神有些矍鑠的老者,走進了會議廳!

    之前的三人,都沒有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畢竟,那三人和沈正荃的關系平時都不錯,但是最后的姬藥師,卻是讓人有些意外!

    真的請來了?為沈山河診治?那要是萬一治好了呢?沈正荃豈不是沒有機會了?

    沈正新也是有些奇怪,要說沈正荃和譚幕苘同流合污,那他是相信的,但是要說姬藥師也來幫忙,那就有點兒不現實了,畢竟姬藥師是頂級的藥師,沒有必要因為沈家的事情,給他帶來什么不好的污點。

    不過,不管怎么說,沈正荃的舉動都讓在場不明真相的人刮目相看,都紛紛對其很是夸贊,畢竟大家覺得,他想的不是上位,而是給沈老爺子治療!

    “姬藥師的時間有限,所以,在召開家族會議之前,就耽誤大家一些時間,讓姬藥師給我父親診治一下,大家都沒有什么意見吧?”沈正荃開口說道。

    眾人自然沒有什么意見,畢竟沈老爺子才是沈家的家主,誰會有意見?也就是沈家的幾個子弟爭斗的厲害,除此之外,其他人完全都沒有機會,所以沈山河好不好,和他們關系不大,但是表面上,是要叫好的。

    “好,請姬藥師為我父親診治吧!”沈正荃看到無人反對,于是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原來,沈山河身邊的另一個座位,是留給姬藥師的,姬藥師點了點頭,走過來,扣住了沈山河手腕處的脈門,細細檢查了起來……

    沈山河也不動,甚至連眼睛都沒有張開,任由姬藥師擺布。

    其實,今天姬藥師本不想來的,他不想參與地方上這些真武家族的內部爭斗,但是既然譚幕苘邀請了,他也不好不來,大家都是同僚,而且譚幕苘給的出診費的確是不低,這讓姬藥師還是來到了這里。

    但是檢查之下,姬藥師就絕對不太對勁兒了,這沈山河的體內,居然中了兩種毒藥?譚幕苘檢查不出來,但是他能,而且也發現,這毒藥堆積在受傷的部位,只要稍有不慎,就會毒發身亡!

    這種情況,根本就無法救治,姬藥師知道這一趟恐怕是白來了,好在出診費是先給的,無論治好不治好,他這一趟都能拿到錢。

    只是,沈山河的情況,讓他沒法實話實說!沈山河中毒,而且還是兩種毒,說出來,必然引起軒然大波!拿人家的手短,姬藥師只能嘆了口氣,搖了搖頭說道:“不行了,沒有辦法!他的問題,我也無法治療!恕老夫能力有限,只能作罷!”

    說完,姬藥師就起身,歉意的對大家說完,隨后,又坐了下來。

    “唉!看來,是真的沒有辦法了!”沈正荃一臉的悲痛:“姬藥師的能力,大家也知道,姬藥師都這么說了……唉,為了我們沈家的發展,我們也只能向前看,所以,我想父親也在,但是以父親的狀況,肯定是沒法再處理沈家的事務了,父親,請您為了沈家的發展,指定一個沈家的家主繼承人吧!”

    沈正新的眼睛中都要冒火,原來是在這等著呢!那姬藥師都治療不了了,這也讓大家看到了,沈山河是徹底沒有希望了,這時候,沈正荃說這些明面上是為了沈家的話,也不算是絲毫過分,反而會讓眾人都支持!

    果然,沈家的親戚都紛紛點頭,他們也明白姬藥師是何許人也,他都說沒救了,那就是沒救了,那此刻沈家不選出個話事人,他們以后跟誰撈好處?

    沈山河慢慢的睜開了眼睛,有些無神的看了一眼沈正荃,他不知道該說什么,這是逼宮啊!眼前這種情況,如果還不作出決斷,那在場的人,恐怕都會覺得他迷戀權力不肯放手,置沈家的發展和未來于不顧!

    都是將死的人了,還不趕緊指定繼承人,還在這里拖什么呢?而且,以沈正荃現在找來的這個陣容,好像他是最有孝心的,他又是長子,自己要是讓其他人當這個家主,那就有點兒偏心,也說不過去了!

    看那鄭制霸、馬有錢、譚幕苘都坐在這里,顯然是為他鎮場子的,如果讓其他人接任,那會不會鬧出亂子來,都很難說!

    想到這里,沈山河心灰意冷,罷了,你想要就拿去好了,他也不想看到沈家內亂,如今傳位于沈家長子沈正荃,乃是最好的結果。

    不過,沈山河正要說話,卻被一個不咸不淡的聲音給打斷了,開口說話的,正是蕭辰!

    “誰說這個姬藥師說不能治療,其他人就不能治療了?”蕭辰知道,自己要是再不出頭,等到沈山河表態,那事情就成了定局無可挽回了,所以他必須要站出來了。

    但是,呂藥師什么時候能到,他也不知道,先阻止了再說吧。

    “什么?”沈正荃的眉毛一跳,有些惱羞的看著蕭辰,怒道:“白狐,你的意思是,你的醫術比姬藥師要高?”

    “這個可不好說啊。”蕭辰淡淡的說道:“這不是我說的,是你自己說的,但是,或許高那么一點吧!”(未完待續……)  

U赢电竞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电竞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