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549章 試探

    “女善人已經很漂亮很性感很有魅力了,就不需要仙水了。”鹿離道人笑道。

    “鹿離真人,你可以送我一些畫符用的紙張和朱砂嗎?”蕭辰卻是說道,這是之前天老和他說的,讓他弄一些回去,試驗一下制符。

    雖然,制符應該是筑基后才能夠做的,但是卻不包括這些簡單的符咒,所以他打算讓蕭辰先回去練練再說。

    “哦?”鹿離真人有些疑惑的看著蕭辰:“你要這個東西干什么呢?”

    “哦,我住的那房子鬧鬼,我按照網上教授說的說明,畫幾個符咒辟邪。”蕭辰隨口說道。

    “這個自然是可以的,不過網上的符咒大都沒有用處。”鹿離道人說道:“當然,如果你堅持的話,我可以給你,墨枝。”

    “是的,師父。”墨枝點了點頭,轉身去取這些東西了,很快的,他去而復返,拿了一些畫制符咒的紙和一些朱砂遞給了蕭辰,道:“善人,就在這里了。”

    “多謝了。”蕭辰收好了這些東西。

    而田酸酸,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想來想去,她說道:“那個仙水,同樣的,再給我一份兒吧!”

    她自己不需要這些東西,還不如幫著許初夏多要一份兒呢,也省的用完了之后,許初夏還得再來取。

    “女善人是想留著明年使用嗎?”鹿離道人卻是問道。

    “是的。”田酸酸點了點頭:“你這里太難進來了,要不是我們瞎蒙走運,根本進不來,所以這次能來,就把明年的也要出來。”

    “那倒是有些困難,這仙水只能保存半年。”鹿離道人說道:“不過。我可以給你用蠟封好,回去之后,你放在冰柜里。可以延長使用期限,一年應該也沒有問題。但我不敢保證。”

    “也行。”田酸酸點了點頭:“如此多謝了。”

    鹿離道人點了點頭,讓墨枝去準備了,而墨枝弄好之后,鹿離道人同樣的,打入了手印,然后讓人用蠟封好,給了田酸酸。

    “天老,那手印是什么東西?”蕭辰問道:“怎么那么怪異呢?”

    “手印。也是法術的一種。”天老說道:“不過比較復雜,涉及到一些陣法的東西,這些東西,我也不是特別懂,只是略懂一二,不過這些簡單的,我還是了解的。”

    “哦?原來是陣法,那剛才這鹿離道人的手印是什么意思呢?”蕭辰點頭問道。

    “那個手印,其實就是一種將那瓶藥液的藥效,發揮最大活性的手印。”天老說道:“那仙水。其實就是一瓶跌打損傷藥,對于跌打損傷和風濕都有效果,但是正常來說。因為這一類藥物都是外敷的,效果很難說十分明顯,畢竟要滲透皮膚!但是他那個手印,卻可以最大限度的將藥液激活,然后涂抹在人身上,就可以發揮更好的效果了,沒有什么神奇的。”

    天老的話,卻是讓蕭辰心中一驚,他倒不是震驚這鹿離道人用跌打損傷藥液假冒仙水的方式。而是……這鹿離道人,難道也是個修真者?

    不然的話。怎么會這些東西呢?又是畫符又是手印的。

    “天老,這個鹿離道人是個修真者?”蕭辰有些心驚。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天老說道:“道家修道其實就是修真。只是近些年,都沒落了,我沒聽說哪個道家流派真正的修真成功,不過他們現在殘存的也不容小覷,畢竟底蘊擺在那里,只是很多人不會修煉罷了,畢竟,只有心法,沒有指點的人,瞎修煉一氣兒很可能會出問題。”天老說道:“比如,有些心法口訣,明明是很厲害的,但是被不懂的人修煉,變成了垃圾,還有一些明明是正氣凜然的心法,被人修煉成了邪門的心法,還有明明是正著修煉的心法,有些人非要倒著修煉……”

    “噗……”蕭辰有些郁悶,怎么說說還說到自己了呢?

    如今許初夏的初衷已經達到,就準備告辭了,可是沒想到的是,那鹿離道人卻是站起了身來,對眾人說道:“這位男善人,貧道看你對畫符有所研究,所以貧道想和你探討一下,不知道善人意下如何?”

    探討?探討個屁吧?你是懷疑我了吧?蕭辰心中冷笑,剛才,他看見墨日對那鹿離道人打了個眼色,雖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猜也能差不多猜出來,恐怕是墨日告訴鹿離道人,自己很快就辨別出兩張真的符咒,而后又看到自己管他要符咒紙和朱砂,所以起了好奇之心,想將自己留下來,問個究竟。

    “這個天色已經不早了,我們還得回去呢,路途遙遠,星夜兼程,再晚了就回不去了。”蕭辰笑道:“多謝鹿離真人的好意。”

    “女善人的家,不就在闌城嗎?怎么還要星夜兼程呢?”鹿離道人奇道。

    蕭辰疑惑的轉頭看向了許初夏。

    “我……去年的時候說過。”許初夏有些不好意思,不過卻是對蕭辰道:“蕭強,既然鹿離真人邀請了,那你就留在這里吧!”

    說著,許初夏給蕭辰眨了眨眼睛,意思是讓他和鹿離真人搞好關系,下次的話,就可以直接通融一下進來,不用再去闖關了。

    “好吧,那就坐一會兒。”蕭辰大言不慚的說道:“我突然想起來,我們是開車來的。”

    “恩。”鹿離真人笑了笑:“無量壽佛,男善人請坐,墨日、墨枝,你帶兩位女善人,參觀一下道觀吧!”

    “是,師父!”墨日和墨枝應道,然后對許初夏和田酸酸說道:“兩位善人跟我來吧……”

    許初夏拉著田酸酸,跟著墨日他們走了,而蕭辰,則是坐在鹿離真人的對面,他不說話,蕭辰也不說話,優哉游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善人叫什么呢?”鹿離真人問道。

    “姓名只是個稱號而已,無所謂的,你可以叫我男善人。”蕭辰直接將鹿離真人弟子的話,還給了鹿離真人。

    鹿離真人一愣,卻又沒法反駁,只能笑道:“男善人說的沒有錯,不知道男善人和那兩位女善人是什么關系呢?”

    “你猜?”蕭辰笑道。

    “貧道猜不出來。”鹿離真人搖了搖頭。

    “那恭喜你,闖關失敗。”蕭辰道:“猜不出來的,無法與我繼續聊天。”

    “哈哈!”鹿離真人頓時笑了起來:“你是在諷刺我道觀的規矩對不對?”

    “既然知道你還問?”蕭辰笑道:“你臉真大。”

    “不然,貧道的師尊,常年閉關,整個道觀,基本上由貧道操持。”鹿離真人說道:“善人你應該也看到了,這天清觀表明氣勢恢宏,但是實際上,內里已經破敗腐朽,很多建筑都需要維修了,不然會有危險,可是,緊緊靠著門口那些香火錢,根本不算什么。”

    “你這么神奇,這么多人求你看病,你不會多收點兒錢?門口那些,一人一萬,你再建立一座道觀都夠了!”蕭辰說道。

    “真要收了那么多錢,他們其實也未必來了。”鹿離真人笑道:“我這里的藥水,神奇不假,但是卻也沒有那么高的價值,真要是那么貴,恐怕大部分人都不來了,只有少數的有錢人會來!所以,我這段時間,都在外面跑,拉投資。”

    “看來你還不傻。”蕭辰說道:“行了,別拐彎抹角了,老道,你找我到底干啥?”

    “善人,我覺得,你和那兩位女善人的關系有些奇怪,她們兩人,到底誰才是你的女朋友?或者說,是你追求的目標?”鹿離道人問道。

    “你怎么這么八卦呢?你們還打聽這些事兒?”蕭辰有些納悶。

    “道士可以婚娶,不像是和尚不能。”鹿離道人笑道:“所以打聽一下也未嘗不可。”

    “不告訴你。”蕭辰直接說道:“還有別的事兒么?沒有我走了!”

    “呵呵,善人也懂得我們道家的法術?對制符有研究?”鹿離道人問道:“顯然,你要那些制符的東西,不是單純的為了什么辟邪吧?不然的話,你弄點兒桃木劍豈不是更好?”

    “我說咱能不兜圈子嗎?你想說啥就說,沒事兒我就走了,我這還得泡妞呢,你磨磨唧唧個沒完沒了,和我玩兒車輪子話呢?說來說去的,都是套我話?”蕭辰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哈哈,善人果然與眾不同。”鹿離道人笑道:“其實也沒有什么,就是想問問善人,你對畫符到底有多深的研究?”

    “知道一二,不多,初學者。”蕭辰說道。

    鹿離真人點了點頭,見到問不出什么來,也就作罷了,道:“以后,善人如果想來找我研究制符的事情,隨時可以聯系我,我的手機號碼是170xxxxxxxx……”

    “……”蕭辰有些無語了:“道士也用手機?”

    “和尚還用潘婷呢。”鹿離道人笑道。

    “記下了,還有別的事兒嗎?”蕭辰問道。

    “恩,那位女善人,和你一起的話,也可以找我,我可以給你開個后門。”鹿離真人說道。(未完待續)

U赢电竞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比分网| 电竞投注|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电竞资讯|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投注| 竞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