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576章 研究所遇襲

第0576章 研究所遇襲

    “這個沒有任何問題!”蔡樂虎聽后,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蔡家在闌城黑-道經營多年,將人轉移還是有把握的,所以他一口答應了下來,這樣神秘調查局沒有證據證明蔡家參與了,也拿他們沒有辦法。

    “好,那我就聯系那個克拉里曼家族的人了!”夜島呔夫其實本來不想帶克拉里曼家族的人,畢竟他們都已經摸清地形和路子了,這克拉里曼家族剛來,就撿了現成的,他自然不舒服,可是現在天清觀退出了,他不得不找尋新的合作伙伴,也不在意這些了,反正有克拉里曼的人當前鋒,他們去開路好了!“

    “恩,可以,我這邊也聯系好出城的線路和方式,到時候你們一得手,我就送你們出去!”蔡樂虎點頭道。

    兩人商量好后,夜島呔夫就離開了,找克拉里曼家族的人策劃去了,這一次,克拉里曼家族來到闌城的是克拉里曼家族的一個順位繼承人維肯斯-克拉里曼,雖然不是第一順位,但是他這次任務的執行成敗會為他的未來加分,他雖然自己也能干,但是時間來不及了。

    聽說,現在研究已經進入了尾聲,再過幾天,資料就會封存送往上峰機構,到時候再來就沒有用了,研究基地就什么都沒有了。

    所以他迫切的尋找在這里的人合作,經過多方打聽,就找到了夜島呔夫,想要加入其中,為了讓對方答應,他不惜答應自己的人做開路前鋒,充當炮灰。

    反正,克拉里曼家族的小人物弟子多,這些人來之前。就給了他們的家里一筆重金,當做死士來使用的,倒是也不怕什么。

    這邊。維肯斯得到了來自于夜島呔夫的肯定答復,立刻高興起來。等待他的大駕光臨,過了一會兒,夜島呔夫就來到了維肯斯的住地。

    “歡迎啊,夜島先生,久仰大名!”維肯斯客氣的將夜島呔夫迎進了屋里面,說道。

    “哈哈,維肯斯先生客氣了,咱們都是同道中人。這些虛的就算了,我也知道,你們歐洲那邊,都是喜歡開門見山,不喜歡拐彎抹角對吧?”夜島呔夫笑著說道。

    “不錯,夜島先生,我這次來,就是想和櫻花組合作,一起共同去奪取研究基地資料!”維肯斯點了點頭,說道。

    “我和我的合伙人蔡樂虎先生商量了一下。初步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但是主要問題是,你能提供什么?或者說你能在合作中都做什么呢?你也知道。我這邊之前已經努力了很久,馬上就要到達收獲的時刻了!”

    “和夜島先生說話就是爽快,我這邊,能夠提供的是,人和武器!”維肯斯說道:“只要夜島先生提供研究基地的地圖,和資料存放的位置,我想,我的人就可以順利的拿到資料了!”

    “可以,沒有問題!”夜島呔夫點了點頭:“我這邊。正好欠缺的就是這些,研究基地的地圖。我們經過多方的努力探索和內線匯報,已經整理出來。不知道維肯斯先生什么時候動手,到時候,我們的那個內線可以接應一下!”

    “任何時候!”維肯斯笑了笑,自信的傲然說道:“我收下這些人,可都是由那些退役的雇傭兵高手訓練的,個個都是突擊的好手,只要有地圖,我們研究一下就可以了!”

    “太好了!那就今晚吧,為了避免夜長夢多,研究基地萬一將資料上交,我們可就沒有任何希望了!”夜島呔夫聽后高興的說道。

    “這沒問題,不過夜島先生,你的那個內線,是在研究基地負責什么的?”維肯斯問道。

    “肯定是要害部門了,不然也不能整理出地圖來,要知道,里面的那些工作人員,任何一個人,都不可能有那么大的能耐。”夜島呔夫笑道:“這個人,是安保監控室的一個技術人員,借著可以查看和操作監控的優勢,所以可以匯總研究基地的地形圖,以及知道那些核心的機密資料存在什么地方!”

    “哈哈,看來我和夜島先生的合作實在是太明智了,我們分工明確!”維肯斯聽后大喜過望,沒想到夜島呔夫這么牛逼,居然將監控室里面安插了自己的人員。

    “這也是巧合,正好他們進口了一套比較先進的監控設備,面向社會招聘計算機優秀人才,而這個人從大學時代就是我們櫻花組下屬企業培養的間諜,所以正好用上了!”夜島呔夫笑道:“到時候,你們去的時候,我可以讓他幫忙破壞監控,這個人我們一直沒有啟用過,沒有任何案底,肯定會成功的。”

    “哦?那真是太好了,這樣不用花費什么力氣,就可以順利突破了。”維肯斯高興的點了點頭:“還有個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我們取得資料后,如何撤離?到時候恐怕會全城戒嚴吧?”

    “這個肯定的,不過我的合作伙伴蔡樂虎先生,是闌城的地頭蛇,他們蔡家在闌城,就和克拉里曼家族在拉戈小鎮一樣!”夜島呔夫怕維肯斯不明白,于是解釋道。

    “那就沒有關系了!”維肯斯點了點頭,道:“好,今晚我就帶人行動!”

    放學了,蕭辰的車子等在學院的門口,不一會兒,許初夏和田酸酸就出來了,蕭辰事先已經和她們聯系過了,告訴她們自己在學校門口等待。

    田酸酸走過來,拉開車門,就往車里面張望。

    “你看什么呢?”許初夏走過來有些奇怪的問道。

    “金條啊,在哪里呢?”田酸酸問道。

    “哦,在后備箱里。”蕭辰說著,下了車,打開后備箱,將里面的一袋金條拿了出來,遞給了田酸酸道:“說好給你了。”

    “啊,這么重啊!”田酸酸看著這些金條不大,沒想到拿在手里面這么沉重,她差點兒沒拿住給丟在地上。

    “當然了,金子肯定重,不然過去怎么會有人吞金自殺呢!”蕭辰說到這里嚇了一跳,因為他看見田酸酸把金條往嘴里塞,連忙說道:“不過你可別給吃了。”

    “哈哈,不能,我咬一咬,看看是不是真的!”田酸酸說道。

    “酸酸,你怎么這么不講衛生?這樣是不對的,而且,你也不應該收這么貴重的東西!”許初夏說道。

    “哎呀,這是酸酸姐的男朋友給的,那有啥不能收的,送鉆石都能收呢!”田酸酸卻是不以為然的說道:“我倆這關系,你就別操心了初夏。”

    “好吧……”許初夏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車上,看著樂呵呵的田酸酸和一臉無語的許初夏,蕭辰幾次想開口說,自己要離開了,可是終究沒有說出口,他也不想破壞這個氣氛。

    一直拖到車子回到了家里的小區院里,許初夏和田酸酸都下了車他也沒有說出口,看來只能明早再說了。

    蕭辰回去休息,不過,半夜的時候,卻是意外的接到了宋花舞的電話,只是這電話里傳來的卻是夏希斌的聲音,他急急道:“組長,不好了,研究基地晚上被人偷襲,宋副組長受了重傷,現在正在醫院里面……”

    “什么!?”蕭辰一愣,有些震驚,天清觀都退出了行動,以櫻花組那兩個人的實力,還有蔡樂虎家的一群烏合之眾,居然能夠偷襲研究基地,還能讓宋花舞受傷,這簡直是有些匪夷所思!

    先不說這些人怎么突破的防范,要知道,研究基地里面巡邏的保衛隊都是配槍的,這些人按理說就算沖進來,也會被亂槍打死,宋花舞也用不著硬碰硬吧?

    “研究資料被盜走了,宋組長的情況很嚴重,一條腿被炸掉了,醫院的醫生說,可能接不上了,不但如此,剩下的另一腿也要截肢!”夏希斌急急的說道。

    “怎么回事兒?你說什么?這怎么可能?”蕭辰這回徹底的驚呆了,宋花舞居然受了這么嚴重的傷勢?對方難道有很厲害的高手?

    “組長,對方動用了很多殺傷力巨大的軍火,研究基地的大門,他們是硬闖進來的,動用了火箭筒、**包,一頓狂轟濫炸,對方的火力很猛,我們這邊的保衛隊,配置的都是普通的手槍,根本不是對手,在對方的攻擊之下,節節敗退!”夏希斌解釋道:“而宋組長,則是為了救那些科學家,這群暴徒明顯是亡命之輩,他們沖進來,就想炸毀科學家宿舍,手榴彈扔過來,虧了宋組長反應快,一腳踢飛了手榴彈,但是還是被爆炸的余威不幸給波及炸到了,現在危在旦夕!”

    “那研究基地怎么樣了?”蕭辰聽得震驚:“這群人是什么人?難道是夜島呔夫和蔡樂虎的人?”

    “應該不是,從他們的身形來判斷,應該是西方人,并不是東方人!”夏希斌說道:“他們現在已經得手了,我們的人根本不是對手,我這剛送了宋組長去醫院,就趕緊給你打電話匯報了!”(未完待續)  

U赢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比分网| 菠菜电竞| 竞技| 电竞投注| 竞技|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竞猜| 电竞比分网|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投注| lol外围|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