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618章 栽贓陷害

第0618章 栽贓陷害

    “哦?”一旁的龐豐德也不是傻子,一點就透,頓時就笑了:“這倒是個好主意,你的意思是讓他酒后亂性對吧?”

    “不錯,看他現在喝這么多,一會兒肯定會亂性,咱們事先抓個女的,弄暈了放在他的房間里面,然后他喝多了回去,發現床上有個女人,沒準兒以為是宋花舞呢,然后……嘿嘿……”汪茶克嘎嘎冷笑:“你們說會發生什么事情呢?”

    “這要是我,我也會不由自主的……哈哈,大家都是男人嘛,都懂的!”龐豐德也附和的大笑起來。

    而馬直升也是一拍大腿:“為了避免楊劍南事后私了,咱們明早就將這事兒鬧大,帶著神秘調查局監察組的人,直接去抓他,對了,監察組的副組長,不是汪組長你們組培訓出來的嗎?就找他好了!”

    “劉組長那個人,有些正直……讓他參與,恐怕不行。”汪茶克卻是搖了搖頭。

    “根本不用讓他參與啊,咱們就是實話實說,到時候事實就擺在眼前,也容不得楊劍南狡辯,到時候劉組長只要秉公處理就可以了!”馬直升卻是說道。

    “這倒是沒有問題!”汪茶克聽后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咱們現在就去抓人,別一會兒楊劍南和宋花舞喝完回去了,咱們就不好下手了!”

    “走!”三人也不吃了,立刻找老板買了單,然后上了一輛商務車,疾馳而去……

    宋花舞一杯接一杯的往肚子里面灌酒,蕭辰看著她這個情況覺得有些滲人,但是還是奉陪到底,畢竟宋花舞心里難受。蕭辰也有些難受。

    但是無論宋花舞做出什么決定,蕭辰都支持她,換做是蕭辰。如果給予他很大幫助的天老讓他做什么,恐怕他也不會拒絕。這是一個道理。

    所以蕭辰沒有問為什么,也沒有去刻意的挽留什么,舉起了酒瓶,豪爽的說道:“花舞,我們以后還是好朋友,有事情,你可以找我!來,我先干為敬。”

    “恩。不過,我也不能和你常聯系了!”宋花舞的酒意也上來了,有些醉意,也跟著拿起一瓶啤酒直接灌了下去:“干杯!”

    蕭辰的酒量并沒有宋花舞那么好,雖然是修真者,但是卻也帶有了絲絲醉意,看宋花舞也有些模糊了,不由得說道:“沒什么,有時候朋友也不需要時時刻刻在一起!”

    “說的沒有錯!來,我們再干一瓶!”宋花舞再次舉起了一瓶啤酒……

    兩人就這么你來我往。不知道喝了多少瓶,吃了多少羊肉串,反正最后算賬的時候。是老板說多少錢就是多少錢了,蕭辰也沒有在意,隨意丟在桌子上一千塊錢,怎么也夠了。

    兩個人互相攙扶著迷迷糊糊的往回走,宋花舞邊走邊說道:“蕭辰,雖然我們不能在一起玩耍了,但是我的命是你的……”

    “偷偷也是可以玩一玩的……”蕭辰迷迷糊糊的說道。

    服務生驚詫莫名的看著這兩個人,這一男一女到底是什么關系呢?居然這么能喝?

    不過,這個就和他沒有關系了。他欣喜的抓過桌上的一千塊給了老板,道:“老板。他們給了一千呢!”

    “艸,啤酒十元一瓶。他們喝了五十瓶,羊肉串三元一串,他們吃了二百串,這還賠了一百呢!”老板不由得罵道:“你傻吧?”

    “啊?”服務生一愣,他也沒算,此刻仔細一算,的確賠了一百塊錢……

    酒店門口,一輛商務車里面。

    “小馬,事情辦的怎么樣了?沒問題吧?”龐豐德摸了摸自己已經斷掉的右腿,目中兇光閃爍。

    “放心吧德哥,我已經讓人辦好了,人已經抓來了,下了迷-藥,放在了楊劍南的房間床上。”馬直升嘿嘿一笑說道。

    “恩,是自己人做的吧?”龐豐德有些不放心。

    “放心,是我們新人培訓組的人,都是我的人。”汪茶克在一旁說道:“但是小馬,人是你去抓來的,你可看清楚了吧?別整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回來,爽完當一夜情了,這樣我們根本陷害不了楊劍南!”

    “嘿嘿,我馬直升是什么人?那是火眼金睛啊,那小妞是不是純情小初女,我一眼就能看出來!”馬直升拍著胸脯保證道:“這次肯定沒有問題的,絕對是正經人家的女孩子!”

    “那就好!”汪茶克點了點頭道:“不過弄清楚她是什么身份了么?”

    “家里條件不差,應該是個大小姐,她的座駕是奧迪tt。”馬直升說道:“雖然不是頂級跑車,但是家里絕對是不缺錢的,楊劍南到時候想要私了,那也是不可能的!”

    “那就好,只要這女孩子家里面不放過楊劍南,楊劍南就完了,被開除神秘調查局都是輕的,沒準兒直接進班房了,嘿嘿!”龐豐德聽后,滿意的笑道。

    “那是!之前都搞砸了,這次我肯定是精精細細的。”馬直升說著,拿出了手機來,翻出了相冊,遞給了龐豐德道:“你們看,就是這個女孩子,這是她的車子!”

    “哦?我看看,就是她么?”龐豐德拿過了手機來,指著手機上的照片說道:“嘖嘖,長得還挺標致的,倒是便宜楊劍南!”

    汪茶克也是點了點頭:“還真是個極品啊,可惜了。”

    “要不,咱們找個地方爽一爽去?”馬直升一看這兩位都來了興致,于是連忙說道。

    “爽個屁,趕緊辦正事兒!”龐豐德將手機還給了馬直升,道:“我們走!”

    ……………………

    蕭辰和宋花舞迷迷糊糊的上了電梯,然后深一腳淺一腳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只覺得自己頭暈暈的,今天實在是喝了太多的酒了。

    打開房門,蕭辰甚至連燈都沒開,就脫掉衣服,迷迷糊糊的上了床,倒頭便睡,他實在是沒有多余的力氣做別的了……

    隱約恍惚中,蕭辰好像感覺有點兒不對勁兒,身邊好像多了一個人,不過蕭辰喝多了,腦子也不太靈光了,迷迷糊糊的,下意識的以為,還是在松寧市宋花舞的房間呢,身邊的人就是宋花舞。

    所以他也沒有多想,沉沉的睡去了。

    “咚咚咚!”

    蕭辰是被一陣猛烈的砸門聲驚醒的,他的頭還有些痛,昨天喝了太多,現在還沒有醒酒!

    這是誰啊,這么早砸門,有病嗎?蕭辰心中腹誹,有些艱難的張開了眼睛。

    不過,首先映入眼簾的卻是一個熟睡女人的面容!

    這是誰啊?蕭辰頓時一愣,自己房間里怎么多個人呢?難道是自己昨晚喝多了,走錯房間了?但是,走錯了,房卡怎么打開的門呢?

    是了,他想起來,昨天晚上似乎有一個人在自己身邊睡著,他以為是宋花舞,但是沒想到不是。

    不過,就在蕭辰納悶的時候,門口的敲門聲音變得更加狂暴,似乎要破門而入一樣!

    “沒問題吧?你確定昨晚沒有人出來?”不遠處,一個房間的門虛掩著,三個男子正從門縫中,遠遠的看著這邊的情況,而問話的男子,正是龐豐德。

    “放心吧,沒有任何人出來!”馬直升打了個哈欠,昨天晚上,就是他在這里守了一夜,觀察蕭辰的房間里有沒有人出來。

    “恩,那就好,這回看楊劍南怎么死!”龐豐德嘿嘿一笑。

    一旁的汪茶克,也是一臉看好戲的樣子,神秘調查局監察組的人已經來了,帶隊的正是劉組長,而劉組長嫉惡如仇,對于蕭辰這樣的欺男霸女的行為絕對不會姑息。

    “里面的人快開門,再不開門,我們就硬闖了!”劉組長敲了半天,不見里面有人開門,頓時有些惱火了。

    “敲你媽個敲,你媽死了你敲喪鐘呢?”蕭辰一把將門打開了,他房間門口一直掛的是請勿打擾的牌子,誰這么沒有眼力見,瘋狂的敲門?

    “哼!”劉組長冷哼一聲,手一揮,直接讓身后的幾個人控制住了蕭辰,而他則是大步流星的沖進了房間,看到了在床上熟睡的女人,皺了皺,對一個女手下道:“你去給她檢查一下!”

    “是!”這個女手下則是快步的沖了進去,簡單的對床上的女孩子進行了一下檢查,然后說道:“報告劉組長,的確是中了迷-藥,到現在還沒有清醒!”

    聽到女手下的匯報,劉組長冷哼了一聲,手一揮,道:“把楊劍南給我帶下去,小吳,你等受害人醒過來,帶她做筆錄!”

    “是!”小吳和那些抓著蕭辰的手下同時應了一聲。

    “你誰啊?什么意思?”蕭辰還有點兒迷糊,沒從這一系列的震驚中清醒過來,自己睡覺睡的好好的,這什么劉組長就沖進來要把自己抓走,有毛病把?

    “老實點,我是神秘調查局監察組的副組長劉占郎,你涉嫌迷x罪,現在跟我回去接受調查!”劉組長斬釘截鐵的說道。

    “什么?迷x?我迷x誰了?”蕭辰有些愕然。(未完待續)

U赢电竞 JBO电竞|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竞博| JBO体育| JBO官网| 电竞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竞博官网下载| 竞博JBO| 竞博lol| JBO竞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