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619章 天方王家

第0619章 天方王家

    “誰?你床上的不就是證據?”劉組長喝道:“還敢抵賴?”

    “什么亂七八糟的?”蕭辰有些惱火了:“滾一邊去,我哪里知道她是什么時候來的?你有毛病吧?做事能不能用點兒腦子?我迷x?我能在聯誼會的時候做這種事情?”

    蕭辰雖然惱火,但是也覺得事情有點兒不對勁兒了,他昨天迷迷糊糊的回到房間,就睡著了,這個女人是什么時候來的呢?

    而巧合的是,來也就來了,第二天一早,這什么劉組長就找上門來抓人,這是誰告訴他的呢?誰給他通風報信?

    可是,昨天自己和宋花舞去喝酒,那是臨時決定的,蕭辰不相信是宋花舞害他,在他看來,能做這種事情的,無外乎就是龐豐德、馬直升和汪茶克三個人了。

    “是龐豐德讓你來的?”蕭辰想通了之后反問道。

    “老實點兒,別廢話!”劉組長卻是干脆不搭理蕭辰了,一揮手,對那些手下道:“押下去,如果敢反抗,直接擊斃!“

    “是!”那幾個手下應道,然后一推蕭辰,道:“趕緊走吧,別看了!”

    蕭辰皺了皺眉,以面前這些人的實力,自己干掉他們是輕松加愉快的,但是要是真干掉了,那他神秘調查局也呆不下去了,他又得跑路了,楊劍南這身份也算是廢了。

    所以蕭辰沒辦法,只能先跟他們走,然后等弄清楚怎么回事兒再說了。

    蕭辰被帶到了酒店一間灰暗的地下室里面,這個房間沒有窗戶,當初建設出來,應該是為了作為酒店的機房、變電室等設施存放的地方,但是目前沒有用上,就空出來了,正好被劉占郎給用來當做臨時的審訊室了。

    進了地下室,蕭辰被安排坐在了一張破木椅上面,而另外押送他來的人,則是虎視眈眈的堵住門口,生怕蕭辰跑了,有的甚至已經掏出了手槍。

    過了一會兒,劉占郎來了,在他的身后,還站著一臉愕然披頭散發的女孩子,還有那個女手下。

    這些人經過了地下室房間的門口,不過卻沒有進來,而是去了另外一間地下室,在女孩子經過蕭辰房間的一剎那,蕭辰只覺得這個女孩子看起來有些熟悉,不過忘記在哪里見過了,之前他迷迷糊糊的還沒有這樣的感覺,不過現在卻是因為頭發的遮擋而看不清楚,但是經過了之后,蕭辰忽然想起了什么,卻是因為之前剛剛酒醒,回憶不起什么。

    顯然,劉占郎是不但算先審問蕭辰,而是先去問那個女孩子,從那個女孩子身上找到突破口!

    女孩子也是迷迷糊糊的揉著腦袋,被攙扶到了一個陰暗的地下室,才猛然清醒,大叫了起來:“救命啊,有壞人啊,快救我啊啊啊啊!”

    “……”劉占郎有些無語了,怎么他還被人當成壞人了?

    他身邊的那個女手下連忙拉住女孩子道:“你別叫了,我們不是壞人,我們是解救你的好人,這是我的證件,你可以看一下!”

    女孩子一愣,看了看女手下遞過來的證件,卻是有些納悶,道:“這是什么證件?神秘調查局?這是民間的探險組織?”

    “自然不是,我們是一個比較神秘的部門,你可以理解為特工,另外我也有軍方身份,這是我的另一個證件。”女手下又把她的另外一本證件給了女孩子。

    女孩子看了一眼,頓時有些驚訝:“你們不會是辦假證的吧?怎么還有兩本證件?你還有什么?”

    女手下頓時一腦袋黑線,道:“你都被人綁架了,然后進行了迷x,你自己不知道?還問這問那的,我們剛剛把你救出來!”

    “啊啊啊啊,是了,我昨天剛剛停好車子下車,就從后視鏡里看到有人在我的身后走來,往我嘴上捂了個什么東西,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然后今天早上我就發現,躺在床上,被你們叫醒了……”女孩子回憶道:“這么說來,的確我好像是被人抓了?”

    劉占郎點了點頭,然后對那個女手下道:“好,都記下來。”

    “可是,我身上好像沒有什么傷害啊,我也沒被人x啊,我下身一點兒都不疼?”女孩子有些莫名其妙:“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恩?”劉占郎被這女孩子彪悍的話語給弄愣了,頓時一頭黑線道:“你要不是第一次,當然不疼……”

    “胡扯,我以前才沒有!”女孩子怒道:“你們肯定才是騙子,快放我走,我剛才說的都是騙你們的,再見!”

    說著,女孩子就要起身往外沖,被女手下趕緊給拉了回來:“小姐,你鎮定一點兒,你有沒有被迷x,一會兒去醫院檢查一下就可以了。”

    “你才是小姐,你們全家都是小姐呢,我才不去檢查!”女孩子更是飚了:“快放我走,我是天方王家的人,你們要是抓了我,我爸爸不會放過你的!”

    “王家?”劉占郎臉色頓時一變,這人天方王家的大小姐不成?那這下子,楊劍南攤上大事兒了,就算是神秘調查局,也要受到牽連了:“我們帶你指認一個人去,你看看昨天是不是他綁架的你,而且將你……”

    “那就快點兒吧!”女孩子看自己走不了了,只能無奈的點了點頭,不過嘴巴確實氣得嘟了起來。

    這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陣吵雜聲,然后是兩個人爭吵的聲音,仔細一聽,居然是夏致力和宋副局長,兩個人都是副局長,居然在這里爭吵。

    “夏副局長,你憑什么認為楊劍南是被誣陷的?你來這里指揮放人,這是越權,你也并不是分管監察組的。”宋副局長怒聲說道。

    他一早也收到了楊劍南迷x被抓的消息,頓時很高興,這樣一來,自己都不用怎么和宋花舞說了,宋花舞也不可能和楊劍南在一起了。

    而他立刻想到,夏致力恐怕會從中阻撓調查,所以第一時間趕了過來,果然看到夏致力也來了,而且在審問室里,嚴厲措辭讓監察組那幾個手下放人。

    “宋必廉,那也和你沒有關系,你是負責新人培訓組的!”夏致力說道:“楊劍南是我的手下,我能不管嗎?我相信他,而且我也有理由懷疑,這是有人栽贓陷害!昨天,楊劍南剛剛被人栽贓,晚上就發生了類似的事情,我懷疑這是龐豐德干的,我也要求將龐豐德帶走調查,是他的報復行為!”

    “你……”宋必廉氣炸了,瞪著夏致力。

    夏致力一定要保楊劍南啊,這楊劍南以前,不過是和他有些利益關系,那他也不會那么重視了,畢竟,換成誰,都一樣。

    但是現在不同了,楊劍南很有能力啊,聽說一個人將拉戈小鎮的克拉里曼家族給平了,那是何等的光榮事跡,真是在外人面前弘揚了大夏特工的神威,夏致力也借了光,步步高升!

    他這個人,因為成了太監,所以沒什么別的追求,拼命的搜刮就是為了修煉,要么就是為了上位,其他的他還真沒有興趣。

    而現在這個楊劍南這么厲害,要是再立一些功勞,他沖擊常務副局長的位置也不是什么問題了,所以他必須要拼命保住楊劍南才行。

    本來,他和宋副局長沒有什么大沖突,但是這下子,也就直接撕破臉了。

    “你什么你?我說的有道理吧?”夏致力嘿嘿一冷笑,道:“行了,有種找那個女孩子來對質,我就不信,這事兒是楊劍南搞出來的!”

    兩個人正吵著架,宋花舞和夏希斌也來了,他們站在不遠處,有些震驚,尤其是宋花舞,很是不解,蕭辰怎么攤上這事兒了?

    她不覺得蕭辰能去迷x什么少女,要是家里沒有美女也行,她宋花舞在蕭辰身邊睡了那么久,還什么事兒都沒有,蕭辰閑的去迷x少女?

    而且,最重要的是,昨天他們喝完酒回來,都迷糊了,哪有力氣和精力去搞這事兒?

    “夏副局長,希望你不要干涉我們監察組的調查,要對質可以,我正要帶那個女孩子去認人!”劉占郎這時候走了出來,他也聽到了夏致力和宋副局長的爭吵,所以開口說道。

    “哼!”夏致力冷哼了一聲。

    宋必廉皺了皺眉頭,雖然他也感覺這事情有蹊蹺,恐怕和龐豐德有瓜葛,但是有這個好機會搞掉楊劍南,他自然不可能不順水推舟。

    “你去看看,是不是這個人綁架的你?”劉占郎說道:“你既然從車子后視鏡看到了,應該能大致認識那個人吧?”

    “哦……”女孩子不情不愿的點了點頭。

    夏致力陰沉著臉,看了女孩子一眼,喝道:“不要亂說話,不然要負責任的!”

    “夏副局長,也請你不要亂說話,這位是天方王家的大小姐,天方王家,是什么樣的存在,你應該明白,那是武林王家的支脈,你威脅天方王家,是要給我們神秘調查局找麻煩嗎?”劉占郎冷冷警告道。r1152  

U赢电竞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竞技| 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电竞比分网|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竞猜| 电竞资讯|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