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620章 彪悍的藍欣欣

第0620章 彪悍的藍欣欣

    “恩?天方王家?”夏致力的臉色頓時一變,雖然天方王家也是真武家族之一,神秘調查局倒是也不怕他,但是他不是一般的真武家族,這是武林家族的一個支脈,那就不一樣了,神秘調查局雖然總部也在天方省,但是和王家也是井水不犯河水,有時候還互相幫忙。

    只是,這王家的大小姐,怎么不知道神秘調查局的事情呢?

    看到夏致力吃癟,宋必廉很是爽快,冷冷一笑:“有些人啊,越是上躥下跳,死的越快!”

    “你看看,認不認識他?”劉占郎帶著女孩子走到了蕭辰所在的地下室房間門口,一指蕭辰問道:“你看仔細了!”

    “啊,我認識!”女孩子仔細一看,頓時大喜!

    “哼,怎么樣?”劉占郎心頭一松,然后冷笑道:“好了,將楊劍南關起來,然后帶著這個女孩子去醫院檢查!調查一下身份,做一下詳細的筆錄,和她的家屬溝通一下,然后將楊劍南移交當地司法部門……”

    “蕭大哥,你怎么在這里?你也是被這些壞人抓來的?”藍欣欣看到蕭辰,很是高興,一下子沖到了蕭辰的身邊。

    神秘調查局的那些手下,也是沒想到女孩子敢往里面沖,畢竟那是迷x她的人,她不害怕都算好了,所以也沒設防。

    “藍欣欣?”蕭辰終于想起來這個女孩子是誰了,居然是飛機上那個36b的藍欣欣!怪不得覺得她眼熟呢。只是之前披頭散發的,又是一晃而過,他沒有看清楚而已。

    “蕭大哥。你那里好了嗎?還能用嗎?這幾天可是擔心死我了,我幫你檢查一下?”藍欣欣這些日子,都記掛著蕭辰的事情,她這個人沒什么心眼兒,一旦有什么心事,就會一直悶悶不樂放不下,她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害了蕭辰一輩子,但是又聯系不上蕭辰,加了蕭辰的薇信。蕭辰也沒給她通過驗證。

    正犯愁呢,終于遇上了蕭辰了,連日來的困擾,讓她一下子釋放了。也顧不得許多。伸手就去拉蕭辰的褲襠。

    這個情景,把眾人都看傻了,這兩人是啥關系啊?好像不像是什么強x?反而像是打情罵俏的情侶呢?不然這女孩子怎么會有這么大膽的舉動,還要去檢查楊劍南的褲襠,這不是很親密的男女朋友才能干出來的事兒嗎?

    這個情況,讓劉占郎也傻眼了,不過夏致力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大叫道:“劉占郎。你濫用職權,人家明明是男女朋友關系。你家男女朋友之間吃點兒助興的藥物就叫迷x了?你是不是欺負我那里廢了,就不懂了?但是我讀的書卻是不少……”

    “我……我……”劉占郎瞪大了眼睛,卻不敢反駁,他知道他要是敢反駁,估計會被夏致力一腳踹飛,只要涉及到夏致力那方面的問題,夏致力可是會爆發的!

    而即便是夏致力爆發了,連局長都不會說什么!這些年,夏致力拼命搜刮修煉資源修煉,這些事情,其實局長未必真的不知道,只是念在他年輕時候立下的汗馬功勞,身體殘疾了,沒有什么別的念想,又沒有結婚沒有孩子,也就是武道一途有點兒追求了,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不然,夏致力就算沒被開除,也不會再升職了,這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這夏致力的身體問題乃是逆鱗,誰碰誰死。

    “熟人才有可能下手!”宋必廉眼見事情要壞,他隱約知道這事兒可能是龐豐德引起的,所以他不得不站出來了,必須要將楊劍南按死才行:“你看他們雖然認識,但是也保不準是對熟人下手,不信你問他們,是不是男女朋友關系!”

    “你們是男女朋友關系嗎?”劉占郎眼睛一亮,像是抓住了什么,立刻問道。

    “啊,不是啊,你們到底怎么回事兒?問這么多問題?快放我們離開!”藍欣欣有些不耐煩了。

    “哈哈!”宋必廉大笑了起來,道:“你們不是男女朋友關系,昨天你被他迷暈,抓來,和你同睡一張床上,你知道嗎?你現在還當他是朋友嗎?你被騙了!”

    “不錯。”劉占郎點了點頭:“所以楊劍南還沒能洗脫嫌疑,我們現在必須啟動調查程序!”

    “好了,把他們分開,分別帶走調查!”宋必廉一揮手說道。

    宋花舞眼見不好,雖然他不知道蕭辰和眼前這個女孩子是什么關系,但是這么下去,會對蕭辰不利的,宋教官和龐豐德明顯是想將蕭辰往死里整,到時候他們偽造一些證據,那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尤其是聽說這女孩子是天方王家的,她更是擔心,就算沒有什么事情,最后謠言四起,王家為了臉面,也得找蕭辰算賬,這根本就是一計不成還有后招!

    “等一下……”宋花舞雖然知道,自己站出來,宋教官可能會不開心,但是她還是站了出來,她不能眼看著蕭辰被陷害!

    她可以不和蕭辰好,不和蕭辰一起執行任務,甚至不理睬蕭辰,這些她都能聽宋教官的,但是……唯獨讓她明知蕭辰沒有錯,還要誣陷,那肯定不可以。

    “哦?宋組長,有什么事情嗎?”劉占郎看向了宋花舞,他也不知道宋花舞是哪一邊的人,明白的人都知道宋花舞是新人組出來的,但是最近又和楊劍南走的很近,但是不管怎么說,宋花舞都是新上任的c組組長,他劉占郎也要給個面子。

    “昨天晚上,我和楊劍南一直在喝酒吃羊肉串,他根本沒有作案時間,這個應該有酒店大堂的錄像,我們一起出去,一起回來,期間一直在一起。”宋花舞說道:“至于這個女孩子怎么跑到楊劍南的房間里,我想看一下監控錄像就可以了。”

    “這個……”劉占郎心中一驚,他之前先入為主,已經認定了蕭辰有罪,但是聽宋花舞這么信誓旦旦的一說,又有些拿不準了,這要是抓錯了怎么辦?

    他雖然鐵面無私,但是也是個要面子的人,猶豫了片刻,還是看向了宋必廉,想看看他怎么說。

    “花舞,你不要亂參合這種事情了,我剛才已經問過了,監控昨天出了毛病,都壞掉了!”宋必廉擺了擺手說道:“我知道你們倆以前是男女朋友關系,但是現在已經分手了,你就不用保他了,不要感情用事!”

    聽了宋必廉的話,劉占郎放心了,既然是感情用事,那就是單方面的包庇了,但是,這監控壞了,倒是有點兒神奇了,劉占郎還打算一會兒調取監控作為證據呢!

    遠遠的龐豐德心中一驚,他沒想到酒店監控的事情,昨天雖然做的隱秘,但是卻肯定逃不過酒店的監控,他不常在這個酒店里,根本不知道這酒店走廊里有監控,現在聽宋必廉這么說,肯定是都被銷毀掉了,心中暗道僥幸,不過卻也更加開心,看來宋必廉是向著他這一邊的。

    那現在,聽他的意思,蕭辰和宋花舞分手了,那他接下來可就大有機會了!但是,看宋花舞的樣子還是對蕭辰舊情未了,那這一次就一定要整死蕭辰才行了,絕對不能手軟!

    最重要的是,宋必廉也支持自己,那他就更加的放心大膽肆無忌憚了!

    “你們說什么亂七八糟的呢?我和他認識,你們有病吧?就算他把我上了,也是我愿意的!”這時候,藍欣欣卻是開口了,她被憋壞了,這些人嘟嘟嘟嘟的說個沒完,她都要煩死了:“我倆來的時候,就乘坐一架飛機,在飛機上,我就和他約好了,要試試他……那里好不好用,你們管的也太寬了吧?怎么什么都管啊,我倆約泡不行啊!”

    蕭辰頓時大汗,這藍欣欣還真是沒心沒肺,什么話都說得出來啊!不過想想她飛機上的行為舉止,就知道她是個沒什么心眼的人,什么詞匯都敢往外蹦,這一著急,更是如此了。

    宋花舞也有些驚呆了,這女人……飛機上和蕭辰認識?而這時候,夏希斌也站出來了,道:“沒錯,我可以作證,楊組長還幫助藍小姐抓住兩個騙子呢,楊組長英雄救美,藍小姐芳心暗許,早就想獻身了,不信你們調查一下飛機上的記錄!”

    “這……”劉占郎有點兒不知道怎么辦了,如果真按照藍欣欣說的,那蕭辰的確什么事兒都沒有,你管天管地,還管得著人家男女約泡了?

    而且,人家也未婚配,你也不能說人家作風有問題吧?宋必廉已經說了,楊劍南和宋花舞分手了,那楊劍南再找新歡,合情合理,倒是他,有點兒多管閑事了。

    “不對,就算這女的主觀同意,但是她中了迷藥,這也屬于迷x,就算不好定罪,但是也證明楊劍南這個人心術不正,必須接受內部處分!”宋必廉眼見事情要壞,不能將蕭辰一棒子打死,立刻跳出來說道。(未完待續

U赢电竞 JBO竞博| 竞博官网下载| JBO官网| 竞博| 竞博app官方下载| JBO官网| JBO| 竞博电竞| 竞博JBO| jbo竞博体育| JBO| 竞博| JBO竞博| JBO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