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690章 死的很憋屈

第0690章 死的很憋屈

    “一共三個!”弟子說道。

    蕭辰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也不知道程中凡帶來的這兩個人是什么實力,不過還是對王炸天道:“出去打架了,敢不敢?”

    “那還不趕緊,不過老大啊,你家沒有什么趁手的兵器啊!”王炸天霍然起身,眼神來回瞄了一圈,卻沒有發現任何能用的東西,看蕭辰已經沖出去了,王炸天只能緊跟其后。

    大門外的兩個人,氣勢沒有絲毫的收斂和掩飾,魔將二層,魔將二層巔峰!蕭辰沒想到奎山派為了對付自己,居然派出了這么兩個高手!

    還真是看得起自己啊!不過蕭辰心里面已經沉到了極點,就算是魔師十層巔峰大圓滿,也有對付的可能,但是面對魔將,蕭辰實在是不知道如何下手。

    而且,一來還是兩個!

    “我就是蕭辰,不知道二位找我有何貴干?”蕭辰冷冷的看著門口的兩人,這時候程孟強已經很聰明的躲在了遠處的車子里面,他可不想成為蕭辰臨死前用來墊背的。

    “你就是蕭辰?”南宮上下打量了蕭辰一眼,沒看出有什么特別之處:“是你殺死的牛師兄?”

    “不是。”蕭辰說道。

    “不是?”南宮頓時一愣:“那他怎么死的?”

    “他自己來找死的。”蕭辰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耍我?”南宮頓時怒了,他本來看蕭辰沒多少實力,心里也懷疑牛師兄的死因,在蕭辰否認的時候,他還真在想,莫非牛師兄是因為別的而死?

    可是沒想到蕭辰下一句話。居然是耍他的,他勃然大怒,一拳就向蕭辰的面門打來。也忘記了之前說的留情不留情!

    蕭辰心中一凜,一掌迎上。正是黑暗炎掌,只是以蕭辰目前的實力,這一招還是太弱了,無論蕭辰怎么超常發揮,結果只有一個。

    蕭辰被轟得倒飛了出去,口中噴出一口鮮血,重重的落在了蕭家大院的圍墻上,將圍墻砸出一個大洞。

    好強!蕭辰不過是想試探一下魔將的實力。這僅僅是二層魔將,就已然如此,直接一招,就打得他毫無還手之力,邊上可是還有一個二層巔峰的魔將呢!

    硬拼,看來絕對是不可行的了,蕭辰要不是修真者,這一拳直接就能打死他了。

    “死了?”南宮看著飛出去的蕭辰頓時一愣:“哎呀,我忘了,不好意思啊。小程,我直接給他擂死了。”

    “這就完事兒了?”一旁的小錢也是有些無語了:“剛才他出那一招,我看他也不過是二層巔峰的魔師水準。就這樣還能殺死牛師兄?不太可能吧?”

    “轟!”就在兩人正納悶,準備回身走向程孟強的車子時,忽然感覺到頭頂遮天蔽日般的被擋住了,然后就是一聲巨響,兩人的腦仁都是同時嗡嗡作響。

    “嗷……”南宮和小錢都是一聲慘叫,只見一扇大鐵門,直接削他倆身上了,卻是王炸天將之前南宮踹飛的半扇鐵門用來當武器了!

    鐵門直接卡在了兩人的胸前,就像是過去犯人戴著的夾板一樣。箍在身上動彈不得。

    而兩人的頭上也好不到哪里去,滿頭鮮血。和個血葫蘆一樣!兩人根本沒有什么防備,就被這大鐵門削了一下。而這鐵門怎么也有兩噸重了,就算兩個人是武將,此刻也給砸的天旋地轉有些懵燈!

    這要是普通人,早就砸成肉泥了,南宮雖然可以一腳踹飛鐵門,但是用的卻是巧勁兒,讓他將鐵門抬起來就未必了,何況照著腦袋瓜子來一下?

    “蕭哥我來了!”夏致力手中拿著兩把手槍,也不多話,對著兩個武將就開火,一左一右一頓突突:“看我雙槍老太婆夏希斌的!”

    南宮和小錢正暈頭轉向,每人身上就挨了好幾槍,雖然有魔氣護體,但是卻也被打得夠嗆,其中南宮有一枚子彈,就卡在心房處,要不是他機敏,都容易被一槍打死。

    而小錢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枚子彈正中腦門,只不過卡在了頭骨里面沒有射穿進去。

    “我靠,這倆人這么猛,這槍都打不透?”夏希斌開火完畢,將兩只手槍里的彈夾隨手一丟,目瞪口呆!

    蕭辰這時候已經療傷完畢,他沒想到自己這倆小弟還真敢整啊,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一人用鐵門猛砸,一人用槍亂射,硬生生將這兩個武將級別的高手打的毫無還手之力,而且還受了不輕的傷勢!

    “夏希斌,再來!”那邊,王炸天又來了,手里輪著另外一扇鐵門,嗖嗖就跑了過來,說話間,就拍向了南宮和小錢。

    南宮和小錢都是一驚,兩人下意識就要逃跑,可是之前那鐵門卡在他倆的身上,這時候兩人想要逃跑的方向還不一樣,結果直接給制約了,誰也跑不掉,王炸天的這邊已經削上來了。

    “轟——”

    又一扇鐵門,直接套在這南宮和小錢的腦袋上,加一起四噸的重量,直接將兩人給壓跪了。

    夏希斌那邊,也是換完了彈夾,直接接替王炸天的位置,對著兩人猛然開火。

    “小冥,燒死他們!”蕭辰雖然療傷完畢,但是也知道自己不是兩個魔將的對手,直接指揮九幽冥火沖了上去,結果“呼”的一下子,南宮和小錢就著火了。

    夏致力在那邊砰砰開火,南宮和小錢真是欲哭無淚了,他倆知道,今天是無法善終了,大意了啊!本來要是只有夏希斌在一旁開槍,他倆咬咬牙,也能讓子彈夾在肌肉和骨骼里面,不射中要害,但是這突然起來的火焰,卻是直接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是抵御子彈還是抵御九幽冥火?二者只能選擇其一,于是,南宮被不幸的爆頭了,小錢剛剛抵御了兩枚子彈,就被燒成了焦炭……

    兩個人臨死前,都用不服和憤慨的眼神瞪著在場的人,尤其是王炸天,他們不知道這是哪里來的怪胎,要不是他把鐵門套他倆身上,他倆就算不敵,也早跑了,可是這玩意套身上,想跑都跑不掉,只能被動的挨打!

    死的太憋屈了!恐怕,這是武林中,死的最冤的兩個魔將了,堂堂魔將高手,居然這么被干掉了。

    程孟強看到這倆廢物被一幫人虐著打,就知道沒戲了,發動車子就跑,蕭辰也沒有追,總要有個人回去通風報信,希望奎山派知難而退吧……

    其實,這個結果,連蕭辰自己都有些無語了,還能這么將魔將干掉,這得坑成啥程度啊。

    “誰敢動蕭哥,我撓死他!”忽然,從蕭家大院里面跑出一個人來,頭發上還帶著洗發香波!

    蕭辰定睛一看,居然是岳少群,這家伙恐怕剛才在洗澡,聽說自己被找麻煩的消息,第一時間飛奔出來了,身上只披著個浴袍……

    “少群,來人已經死了,你回去洗澡吧……”蕭辰雖然有些無語,但是心里卻是十分溫暖,看來岳少群是真心在意自己,只是究竟是為什么呢?岳少群的臣服實在是有些奇怪!

    蕭辰這些小弟,夏希斌、王炸天,甚至鹿離道人,這些都能夠理解,哪怕是婁鎮明,也是有原因的,唯獨岳少群,完全不用臣服,可是這家伙比誰都要忠心。

    “啊,已經死了?”岳少群看了看,忽然臉色一紅:“哎呀,人家穿的太少了,那人家先回去了……”

    說完,岳少群又嗖嗖的跑了回去……

    “老大,這不男不女的家伙是誰啊?”王炸天看著岳少群,滿臉的納悶:“咋還住你家呢?不會是你現在號這一口,喜好男風吧?”

    “別亂說……”蕭辰搖了搖頭:“你在人家眼中沒準兒也挺奇怪,那幾噸重的大鐵門直接掄起來,換個人早嚇死了。”

    “嘿嘿,好吧。”王炸天走過去,“哐哐”兩下,將大鐵門給拽了下來,把兩具尸體踢到了一邊,然后道:“這門用著還挺順手,先放一邊,下次繼續用!”

    “蕭辰,你沒事兒吧?”蕭遠山等人這時候也走了過來,看著王炸天的眼神充滿了無比的震驚!夏希斌倒是還好些,之前早就見識過王炸天的神功了。

    但是蕭家的其他人,卻是徹底的震撼了,這是什么功夫啊?

    大家都知道,武者煉體,武師煉力,武將煉氣,但是就算是武將,也不可能擁有這種力量,十倍力,幾乎是極限,只不過武師的內力可以延綿不絕,而武將的內氣可以催發一些爆發力極強的大招,但是從沒聽說過誰能將這四噸重的鐵門一手一個,拎起來如無物般的行走。

    將兩個鐵門并排放在了大院的圍墻邊上,王炸天拍了拍手,回到了蕭辰的身邊。

    “蕭辰,你這位朋友,不簡單啊!”蕭遠山看著王炸天,心中閃過一抹奇異!之前,王炸天之所以和蕭辰玩兒的近,而且還被蕭辰帶到家中做客,那肯定是世家層面的人物,而王炸天也同樣不能修煉內勁,這些蕭遠山都清楚,但是誰成想,若干年后,居然是如此厲害的一把好手!(未完待續)

U赢电竞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电竞下注| 菠菜电竞| 电竞竞猜| lol外围| 电竞菠菜|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最火的电竞平台|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