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695章 蕭瀟的敵意

第0695章 蕭瀟的敵意

    h2>“叢師叔被蕭辰的一個變態伙伴給打死了!”小姚子的聲音帶著顫抖:“程中凡程師兄,你當初是怎么說的?不是說攻破蕭家易如反掌嗎?蕭家根本沒有高手嗎?這是怎么回事兒?我們奎山派的高手接二連三的殞落,這回去之后,你讓我和門派怎么交代啊?!”

    小姚子現在想殺了程中凡的心都有了,本來他在世俗界給兒子找個女子成親,完全是和門派表明姚博旺不想參與核心弟子的競爭。

    想要消停的偷偷暗中提升實力,可是現在可倒好,為了這件事情,把門派的高手都折損進來,甚至叢師叔都掛了,這回去之后,門派能放過他?

    這樣一來,姚博旺就是再優秀也會被打入冷宮!小姚子的心在滴血啊,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早知道就不來世俗界了,或者隨便找一個,干嘛非要找程家的?

    “我……我也不知道啊,誰能想到那蕭辰居然擁有如此實力高超的盟友!”程中凡也是夠郁悶的,這件事情回到了門派,第一個受處罰的肯定是他!

    “你可真真是害死我了!”小姚子苦著臉:“現在也唯有速速回門派了!”

    “程天裘,你們也一起收拾東西和我回門派吧!”程中凡冷冷的說道:“今次的事情已經發生,我們一榮俱榮,你也不要想著程家可以超然物外。”

    “我們不會走的,程中凡,婚約的事情就此作罷!”程天裘這時候也硬氣了,蕭辰干掉了奎山派的大多數高手,那程家還怕什么?

    “你說什么?你個老不死的,我告訴你,我不能將蕭辰怎么樣,但是我卻可以整死你!”程中凡當然知道程天裘為什么會這么硬氣,頓時勃然大怒:“你要是不想死就痛快點……”

    不過程中凡的話音沒落,他的手機就響了,看到上面的來電顯示,程中凡心中一跳,想不接,又不敢,只能戰戰兢兢的接了起來:“喂?蕭辰……少俠?”

    “程中凡,我也不和你廢話,限你今晚之前,帶著你師門那些傻泡滾出程家,不然我會帶著我的小伙伴對你發起總攻,到時候死了可別怪我。”蕭辰淡淡的說道。

    “你……”程中凡氣得七竅生煙:“不用你說,我們正要走!”

    “哦,還有夢瑩的婚約取消了,希望你不要再騷擾她,有句話叫不作死就不會死,你的幾個師兄師叔已經作死了,現在就看你的表現了。”蕭辰提醒道。

    “我……知道了!”程中凡咬牙切齒,卻不敢不答應。

    掛了電話,程中凡大手一揮,道:“姚師弟,博旺師侄,我們走!”

    “那程夢瑩……”姚博旺一愣。

    “蕭辰盯著呢,你不想死的話,就繼續!”程中凡沒好氣兒的說道。

    “啊……哦……”姚博旺也不傻,一聽蕭辰,立刻縮了縮脖子,三人也不多停留,直接灰溜溜的快速離開了程家,返回了門派,對于之前說的要大餐一頓也沒有人提了。

    看著三人離去,程天裘松了口氣,苦笑道:“也不知道,是我程家幸運還是不幸運啊……”

    “父親,我們之前都被程中凡蒙蔽了,現在當務之急,應該修好和蕭家的關系……”程中銘建議道,程家和蕭家重新交好,這是他一直以來想看到的,也算是給失蹤的結拜兄弟蕭峰一個交代!

    “你說的不錯,我們現在立刻前往蕭家!”程天裘點了點頭,他現在,再也不會以松寧第一世家的家主自居了,因為從明天開始,大家都會知道,蕭家才是松寧第一世家!

    “夢瑩,你也一起去吧?”程中銘說道。

    “啊?我……”程夢瑩忽然有些扭捏,她心里面,開始患得患失起來。她知道,父親和爺爺去拜訪蕭家,那就是要重新提出兩家的姻親關系了。

    那自己和蕭辰……想到這里,大小姐的臉上,閃過一抹期待的紅暈。

    自己很期待嗎?怎么可能呢?自己不是一直都不喜歡蕭辰嗎?之前知道這個婚約的時候,一直還很抵觸還想取消掉,可是現在,要恢復婚約的時候,程大小姐的心里,卻有一種莫名的興奮。

    腦海里面,不由自主的閃過了和蕭辰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從他最初入住別墅,到第一天上學就和婁鎮明、馬鋼門起了爭端。

    這些平凡之極的事情,卻成為了美好而甜蜜的回憶,每次想起來,程夢瑩都會不自覺的發笑……

    “怎么了,夢瑩?”程中銘看女兒忽然愣神,有些奇怪:“你不想去嗎?”

    “啊……那就去吧……”程夢瑩點了點頭,她感覺,就像是第一次上門的丑媳婦一樣,心中有些惶恐,也有些期望得到蕭家的認可……

    自己都在想什么?

    胡思亂想中,程夢瑩跟著爺爺和父親出了家門,上了車,一路上渾渾噩噩,就來到了蕭家大院的門口,這時候門口正好有一些工人在修理大門!

    幾輛工程車在忙碌著,程中銘找了個空隙才駛了進去,不過剛進去就被蕭家弟子攔住了,以為又是找茬的,看到是程家人,更是有些緊張,連忙拿出對講機呼叫。

    當然,聽說是程中銘來了,蕭海自然不會當成敵人,親自走出來迎接。

    “咦?程老爺子,您怎么也親自來了?”蕭海看到下車的人中還有程天裘,頓時有些驚訝,之前弟子只是說程中銘駕車而來,沒說車上還有什么人。

    “蕭海,之前老夫對你們蕭家有偏見,實在是抱歉了,希望蕭家可以給程家一個彌補改過的機會!”程天裘這個人還是比較敢于認錯的,不然的話也不能和蕭海說這話,要說也是對蕭遠山說。

    “都是程中凡挑撥離間,這些我也都了解了,和程老爺子沒有多大關系,快請進吧!”蕭海哈哈一笑,也沒有追究這些,引著程家三人進入了會客廳。

    “咦?”蕭辰沒想到程天裘會來,而蕭遠山顯然也沒有想到,還以為只是程中銘來了。

    “老蕭大哥啊,別來無恙?”程天裘看到蕭遠山,快步走了過去。

    “哼!”蕭遠山冷冷一哼,卻是沒有什么好態度,顯然還對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懷。

    “我也算是你的妹夫……”程天裘有些尷尬:“蕭大哥是長輩,還不能原諒老弟我的過錯嗎?”

    “看我孫子厲害了,又貼上來了是吧?”蕭遠山卻是揶揄的看著程天裘:“我說你怎么這么不要臉呢?”

    “我……”程天裘臉色有些漲紅,雖然他之前的確有些勢利,但是絕大多數都是被程中凡所蒙騙,不過也確實對蕭家造成了傷害,所以這時候,他十分的尷尬,不知道要如何去解釋,只能苦著臉,看著蕭遠山。

    “爺爺,夢瑩難得來做客,以前的事情就算了吧。”蕭辰沒有想追究程天裘的意思,不管怎么說,這人都是程夢瑩的爺爺,自己既然之前能夠在遺跡中出手相救,也不想再事后繼續做無謂的追究。

    “看在我孫子的面子上,以前的事情就算了!”蕭遠山這才說道:“程天裘,你這次來,不會又是來我蕭家說親的吧?”

    “我……”程天裘還真是,但是就這么被蕭遠山以諷刺的口氣說出來,著實不知道如何回答好了,只能硬著頭皮道:“夢瑩和蕭辰的事情,是以前就訂好的……”

    程夢瑩低著頭,有些手足無措,心中忐忑無比,聽蕭遠山的意思,似乎不想認這門親事了,這一瞬間程夢瑩失落無比,至于為什么會失落,她也不知道。

    之前,她還想著,蕭遠山等蕭家人對她會是什么樣的態度,可是沒想到卻是如此……

    蕭辰看出了大小姐的尷尬,微微一笑:“爺爺,程爺爺既然已經認錯了,我們就不要糾結以前的事情了,晚飯不是準備好了嗎?正好兩家人一起熱熱鬧鬧的吃個飯吧!”

    “是啊是啊,中銘,你把我珍藏的好酒拿出來!”程天裘感激的看了蕭辰一眼,對程中銘說道。

    “程老東西,我告訴你,婚約,那是夢瑩的,這個孫媳婦,我一直都認可,但是你嘛……嘿嘿,自己想吧!”蕭遠山嘿嘿一笑,也不再多說什么。

    蕭遠山的話,讓程夢瑩頓時松了口氣,心中羞澀欣喜,但是卻又有些擔心程家和蕭家以后會鬧不愉快……

    其實,蕭遠山也不過是占了嘴上的便宜而已,程天裘能在他面前吃癟低頭他已經很高興了,現在不過是拿捏一下。

    餐廳里面,蕭辰自然被安排和程夢瑩坐在了一起,但是有人卻不高興了。

    “咦?程夢瑩?你怎么來了?”蕭瀟看到程夢瑩,頓時皺了皺眉,眼中濃濃的敵意,讓程夢瑩有些莫名其妙。

    “是蕭瀟啊,你好,新年快樂!”程夢瑩站起身來,帶著疑惑對她道了一聲祝福,心想不會是因為程孟強的事情吧?

    “蕭家被你們程家鬧得天翻地覆怎么能快樂的起來?”蕭瀟撇了撇嘴:“又是一個看到我哥有了實力就貼上來的典型!和沈靜萱一樣。”r1152

U赢电竞 JBO|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 竞博官网| JBO竞博| 竞博电竞| jbo竞博体育| 竞博官网| 官网竞博| 竞博| JBO官网| JBO电竞|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