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696章 外武林公會

第0696章 外武林公會

    “啊?”程夢瑩愕然的看著蕭瀟。

    蕭瀟也不再理會,徑直坐在了蕭辰的一旁原來屬于程夢瑩的位置上,而蕭辰的另一側,坐著的是唐糖和岳少群,程夢瑩就沒有了位置。

    “蕭瀟你……”蕭辰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蕭瀟對程夢瑩也是這么大敵意呢?

    “咦?夢瑩姐姐,你怎么不坐下呢?”蕭瀟卻是笑瞇瞇人畜無害的看著一旁氣得發懵的程夢瑩。

    “我……蕭辰,本小姐命令你,你坐到這邊來!”程夢瑩說著,指了指身旁的一個空位,有些氣急敗壞。

    “脾氣這么不好,怪不得我哥喜歡沈靜萱也不喜歡你。”蕭瀟有些憐憫的看著程夢瑩。

    “你……”程夢瑩被蕭瀟氣得不行。

    “算了,夢瑩,你坐在我這里吧。”唐糖卻是站起了身來,主動將位置讓給了程夢瑩,她倒是無所謂的,和蕭辰接觸的機會有很多,她以后一段時間都會住在蕭家,而程夢瑩則是客人。

    “我沒事!”程夢瑩有些頹然的坐了下來,她自然不好意思去坐在唐糖的位置上!心中有些氣惱,你當本小姐喜歡挨著蕭辰嗎?哼,誰稀罕呢!

    蕭辰在心中嘆了口氣,他發現,蕭瀟對唐糖的敵意倒是不大,對沈靜萱和程夢瑩的怨念倒是很深。

    好在這一幕,蕭遠山、蕭海、程天裘和程中銘都沒有看到,他們還沒有入席,正在餐廳一旁的沙發上閑聊。

    “蕭瀟,你不要那么說夢瑩,她其實挺好的。”蕭辰對蕭瀟小聲說道。

    “好嗎?我看她傻乎乎的,傻妞一個。”蕭瀟不以為然。

    一面是妹妹。一面是未婚妻,這讓蕭辰有些為難,還好她們的交集不多。年后自己就回別墅去了,那時候蕭瀟也就見不到程夢瑩了……

    程中凡、程孟強和小姚子還有姚博旺四人回到了奎山派。來的時候一群人,回去的時候卻只剩下了四個,還得算上程中凡父子倆。

    “事情都解決了?”問話的是小姚子的師父鐘啟圣,只是沒看到其他人他有些奇怪:“小叢,也就是你叢師叔呢?他們沒跟著回來?”

    “師父,我錯了!”程中凡二話不說跪倒在地,鐘啟圣也是他的師父。

    “中凡,你這是什么意思?”鐘啟圣有些納悶。

    “師父。叢師叔,錢師兄和南宮師兄,都被蕭辰還有他的一眾小弟給……”程中凡說到這里,頓了一下,小心的看著鐘啟圣的臉色,看到他臉色如常,才道:“他們都殞落了!”

    “什么?!”鐘啟圣之前雖然納悶程中凡說話怎么吞吞吐吐,但是卻怎么也沒有想到,門派的三個高手會被蕭辰給弄死!

    “師父,弟子也不應該去世俗界給博旺求親。才導致了這件事情的發生,請師父責罰!”小姚子也是趕緊跪在了地上。

    “先不忙著責罰,你們先和我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兒?那蕭辰怎么可能如此厲害?”鐘啟圣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強自穩定了心神問道,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重大了,他必須要第一時間弄清楚,然后稟報給門派。

    程中凡和小姚子都是兩場戰斗的目擊者當事人,兩人連忙將當時的狀況一五一十的匯報了一遍,也不敢有所隱瞞!而鐘啟圣聽了之后,也顧不得責怪兩個弟子,慌忙的去找門派的高層商議去了。

    奎山派會議室中。此刻坐著奎山派的一干高層,雖然太上長老正在閉關。但是門主卻是在的!奎山派的門主,叫做馬蚰蜒。實力深不可測,而在他的身邊,坐著的則是他的兒子,也是奎山派的少門主,這次魔門門主的競選人,當然也是內定的,叫做馬蜻蜓。

    而在馬蚰蜒的身邊,坐著的幾位長老,鐘啟圣就是其中的一位。

    “事情就是這樣了……”鐘啟圣緩緩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才道:“這件事情,還請馬門主定奪!”

    “這蕭辰居然擁有如此實力?而他的幾個小弟,也都是各懷絕技?”馬蚰蜒皺了皺眉:“這件事情其實也不怪中凡和小姚子,他們兩個,也不過是按照門派的意思對付蕭家,但是這樣一來,我們就要重新調整計劃了,不能和蕭家硬拼了!”

    “馬門主,我們身后那邊,究竟和蕭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啊,為什么一定要我們對付蕭家?而他們自己怎么不動手呢?”鐘啟圣有些疑惑,而這也是其他長老一直想問的問題了。

    “我能知道的,就是他們為了引出什么人來,具體什么原因,什么情況,我也不知道!你們應該明白,我們奎山派可以做大,成為外武林中第一魔門,也正是因為他們在背后相助,不該讓我們知道的事情,最好還是不要去詢問,免得惹來麻煩!”馬蚰蜒臉色一變,神色嚴肅的喝止道。

    “是!”鐘啟圣連忙點頭稱是:“可是這樣一來,我們還怎么對付蕭辰?那小子不按套路出牌,身邊的高手也都奇怪的很,我們就算是再派人去,弄不好還是會全軍覆沒!”

    “這個我明白,我會請示他們再做定奪,暫時不要再去招惹蕭家了,現在正是魔門門主競選籌劃的關鍵時刻,我們沒有精力,也沒有那么多的高手卻損耗在世俗界!”馬蚰蜒一錘定音道:“這件事情暫時告一段落,在我請示了身后的人,再做打算!”

    “是!”鐘啟圣應了一聲,卻是道:“可是,姚博旺的婚事那邊,也作罷么?”

    “那不是程家嗎?難道還有影響?”馬蚰蜒問道。

    “事情是這樣的,那程夢瑩,曾經也是蕭辰的未婚夫,而之前蕭辰也警告過了程中凡,讓他……”說著,鐘啟圣就將程夢瑩復雜的情況說給了門主。

    “怎么這么復雜?”馬蚰蜒聽后頓時皺了皺眉頭:“當初怎么沒說清楚?”

    “當初我也不清楚啊!”鐘啟圣苦笑道:“再說了,那時候就算是知道,也是覺得沒有什么問題,畢竟誰能想到蕭辰這個變數?要不,就告訴小姚子,事情就算了,再給他兒子博旺找個其他家族的女子。”

    “算了?那怎么行?”馬蚰蜒卻是搖了搖頭:“一個世俗界的世家,要是還搞不定,其他的門派怎么看我們?我們堂堂外武林第一魔門,居然連一個世俗界世家的女子都搞不定?這不是遭人笑話嗎?”

    “說的也是……”嘴上雖然這么說,鐘啟圣卻在心中腹誹不已,蕭家不也是世俗世家?被蕭辰殺了好幾個人就不遭人笑話了?擺明了是在蕭辰那里受了氣無處發泄,現在要拿程家開刀了!

    只能硬著頭皮說道:“可是,現在蕭辰已經放出話來,要保著程家,我們要是堅持如此,那豈不是又招惹了蕭辰?到時候誰知道那小子能做出什么事情來?”

    “唔……”馬蚰蜒心中也是有些憋屈,這蕭辰,曾幾何時,自己壓根沒有放在眼中的一個小人物,居然突然的抖起來了!

    “可有婚約文書?”這時候,馬蜻蜓開口了。

    “這個當然有,可是這種東西,說到底沒有任何的約束力……”鐘啟圣說道。

    “呵呵,鐘長老,你難道忘記了,外武林中的婚約,都是受到外武林公會所保護的?到時候我們只要拿著婚約去外武林公會控訴,說程家不守約定就可以了,到時候外武林公會會派人強制執行,那蕭辰縱然有三頭六臂,也是無法與外武林公會相抗衡的!”馬蜻蜓笑道:“到時候可以一舉兩得,既打擊了蕭辰,又可以履行婚約不失面子!”

    “少門主英明!”鐘啟圣聽后頓時眼前一亮!他怎么講外武林公會給忘了呢?

    所謂的外武林公會,乃是武者公會在外武林的分支,和世俗界的武者公會屬于一個系統,乃是負責協調監督外武林所有事項的。

    這個外武林公會,由世俗界的神秘調查局和內武林的一些高手共同組成,而蕭辰在哈庫那瑪塔大沙漠遇到的武者公會,其實就屬于外武林公會的管轄范疇了。

    當然,外武林的門派其實為了面子,也很少有去求助外武林公會的,那樣就等于是自己實力不夠,才請外武林公會出手,會讓對方看扁!

    但是這一次卻不同,這一次所針對的對象是世俗界的程家,并不是外武林層面的,那么這樣一來反而等于是奎山派施加壓力找人去對付程家,程家根本也不會更不敢鄙視奎山派!

    “蜻蜓的這個主意不錯!這樣,鐘啟圣,你帶著苦主小姚子和他的兒子,立刻前往外武林公會去訴苦,讓外武林公會介入這件事情,到時候看那蕭辰怎么辦!”說到這里,馬蚰蜒的嘴角閃過一抹冷笑:“要是蕭辰不識相,把外武林公會的人殺了幾個,哈哈,那就有好戲看了,都不用我們動手,蕭家就廢了!”

    “門主妙計啊!”鐘啟圣一聽,頓時大笑起來,在他們看來,蕭辰斷然是不可能了解外武林公會是什么樣的存在,到時候一旦不小心得罪了……嘿嘿!(未完待續)r655

U赢电竞 电竞资讯|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冠军| 竞技|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可以下注电竞的平台| 菠菜电竞| lol外围|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