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697章 年副會長

第0697章 年副會長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小姚子直接帶著姚博旺前往了外武林公會去訴苦,而馬蚰蜒在會后,則是秘密的聯系了身后的靠山門派。

    “嚴長老,我是馬蚰蜒。”隨著科技的發展,武林中的聯絡方式也從最初的飛鴿傳書變成了實時電話。

    “馬門主,蕭辰那邊的事情如何了?”嚴長老問道。

    “出事了,在下正是要將這件事情匯報給嚴長老!”馬蚰蜒小心的說道。

    “說吧,又失敗了?”嚴長老淡淡的問道。

    “是這樣的……”馬蚰蜒將事情說了一遍,雖然奎山派看起來有點兒丟臉,但是他卻不敢有所隱瞞!以身后勢力的能耐,想要調查出真相也不難。

    “也就是說,你們暫時拿蕭辰沒有辦法了?”嚴長老聽后,還是沒有任何感彩的問道。

    馬蚰蜒心中一跳,深吸了一口氣,低聲道:“請嚴長老恕罪!”

    “恩,沒有關系,反正引出那個人,也未必必須干掉蕭辰,還是有其他辦法的。”嚴長老卻是無所謂的笑了笑。

    “哦?還有什么方法嗎?”馬蚰蜒連忙問道。

    “不該問的不要問,現在開始,奎山派全力籌劃外武林魔門門主的競選,其他事情就不要理會了!”嚴長老聲音有些詭異的說道。

    “是!”馬蚰蜒心中一凜,不敢多言,點頭稱是。

    那邊,雖然嚴長老沒有說什么,但是卻也沒有責怪的意思,倒是讓馬蚰蜒松了口氣,雖然不知道身后門派有何種辦法還能引出那個人,但是顯然暫時和自己沒有關系了!

    想到這里。他快步的走出了密室,準備找其他長老商量一下魔門門主競選的事情。

    外武林公會。

    其實,外武林公會對外的名稱也叫做武者公會。但是因為外武林中,都是武師、武將級別的存在。他們更愿意叫這里為外武林公會!叫武者的話,有點兒自降身價的意味。

    “年副會長,你得為我做主啊……”姚博旺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將自己的血淚史訴說了一遍,在他的陳述中,程家變成了見利忘義的無恥之徒,不但想悔婚,還找來了蕭家的人幫忙,擊殺了奎山派的數個高手!

    年副會長。是外武林公會的副會長之一,現在是過年期間,他是值班的副會長,聽了姚博旺的哭訴之后,卻沒有立刻表態。

    他也不傻,你們奎山派去提親就去唄,還帶著好幾個魔將級別的高手去?那不是閑的嗎?要說你們和蕭家之間沒事兒,那他干脆不相信。

    當然,婚約的事情沒準兒是真的,但是和蕭家的事情就未必了。這話。也得分兩頭聽,他只是淡淡的說道:“哦,你們派魔將去世俗界。無仇無怨的,和世俗界發生沖突,死了那也只是學藝不精,各打五十大板,這事兒就算了!”

    “是是!”姚博旺也不敢說出真相,畢竟是奎山派要對付蕭辰,這是不能讓外人知道的,而且他主要的目的也不是打擊蕭家,而是婚約:“婚書在此。請年副會長過目!”

    “哦,我看看!”年副會長拿過了婚約。看了一遍,沒有發現什么問題。于是道:“好,既然如此,我可以陪你走一趟,去調查一下,如果真的屬實,那我會做主,強制程家履行婚約!”

    “多謝年副會長!”姚博旺聽后頓時大喜!他自信,這婚約書是真的,怎么調查都不怕,只要年副會長支持,到最后程家是必然要嫁女的!

    嘿嘿,程夢瑩,讓你不甩我,到時候還不乖乖的成為我的床上人?蕭辰,你個傻貨,就算你實力高有個屁用?你的未婚妻也是我的!

    “恩,那就這樣。”年副會長點了點頭。

    “年副會長,那您看,我們什么時候動身去世俗界呢?”姚博旺有些迫不及待了。

    “怎么,本座辦事,還要你安排?”年副會長的鼻子中哼了一聲,頓時嚇了姚博旺一跳。

    外武林公會中人,雖然實力不見得每個都十分高強,這個年副會長,也不過是三層的武將,但是人家因為有神秘調查局的介入,手中可是有武裝力量的!

    姚博旺很清楚,人家這里重機槍、火箭筒都是小意思,直接一個電話就能叫來裝甲車和轟炸機,就算奎山派再牛逼,也不過都是魔將級別的高手,還是怕這些東西的。

    “不敢……”姚博旺趕忙說道。

    “恩,今晚,本座值班結束,明天一早,前往松寧市,你也過去吧,不過本座要先調查一番,再做定奪。”年副會長說道。

    “好的,那我準備好車子,明天一早就過來!”姚博旺欣喜的說道。

    “車子就不必了,我們有車。”年副會長說道:“在程家會和吧!”

    “是!”姚博旺不敢多言:“那在下先告辭了!”

    等姚博旺走后,年副會長哈哈一笑,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等接通后,道:“老夏啊,好久不見新年快樂啊!”

    “哦?你是老年?”接電話那人頓時有些驚奇,道:“你個老小子,前幾天不是剛打過拜年電話?至于見面……你想要過來很困難吧?大家都是一個戰線上的我也理解!”

    “哈哈,這次不就有機會了?正好有個調解的任務,我要去一趟世俗界,松寧市,你要是沒事兒的話,就過來吧,咱倆聚一聚!”年副會長笑道:“真是好久不見了,我被委派到了外武林之后,這一別就是十多年啊!”

    “是啊,沒想到你居然有世俗界的調解任務?還真是奇怪了。”老夏說道:“我這邊交代一下,晚上就動身過去,正好我在松寧市也有熟人,過去一起吃個飯!”

    “好,沒問題!”年副會長爽快的答應了下來:“那明天見!”

    第二天一早,天還只是蒙蒙亮,年副會長就驅車前往了世俗界,在下了高速路的路口,就看到了一輛神秘調查局的車子。

    “老夏,你挺早啊!”年副會長打開車窗,對那邊招呼了一聲。

    “哈哈,我也是剛到!”老夏笑道:“走吧,我已經訂好了酒店,而且已經讓酒店準備了一桌酒席。”

    兩輛車一前一后,老夏在前面帶路,而年副會長緊隨其后,路上,老夏則是撥通了一個號碼,道:“蕭辰啊,你在哪里?我到松寧了,有個老朋友來了,你出來一起坐坐?”

    原來,這個老夏正是神秘調查局的副局長夏致力!他和年副會長乃是莫逆之交,年輕的時候,兩人都是神秘調查局的骨干精英,一起做任務一起修煉,只不過后來年副會長被委派到了外武林公會,而夏致力也一步步高升,兩個人天各一方,平時也只能依靠電話聯系了。

    夏致力找他,蕭辰自然答應了下來,昨天又被蕭瀟纏了一晚上,讓他有種精疲力盡的感覺,感覺比和人對戰還要困難,不過還好,后半夜蕭辰感悟到了一絲突破的契機,或許是白天的那一場生死對戰讓他摸到了門道,后半夜他是在突破中渡過,而蕭瀟自然也不敢隨意打擾了。

    只是讓蕭辰有些郁悶的是,他雖然成功的成為了筑基期二層的修真者,但是在哈庫那瑪塔大沙漠弄來的那些靈玉和靈石也全部被干掉了,一個不留。

    早上起來,神清氣爽,正好接到了夏致力的電話,于是按照約定趕往了酒店。

    “老年,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在神秘調查局的得力手下!”夏致力對迎上來的蕭辰招了招手,給年副會長介紹道:“蕭辰,楊副局長!”

    “啥?”年副會長一愣有些震驚!當然震驚的情況有三,一是這人叫蕭辰?那不是姚博旺和自己訴苦中提到的人嗎?二是這人怎么姓蕭,卻叫楊副局長?這算是哪門子稱呼?三是這人都是神秘調查局的副局長了,怎么還是夏致力的手下呢?

    “哈哈,疑惑是吧?他在神秘調查局的身份,叫做楊劍南,不過真實身份是蕭辰!”夏致力笑著解釋道,他還以為年副會長因此而震驚呢。

    “楊劍南?他居然成為了副局長?”年副會長一愣,楊劍南他是知道的,不過對于楊劍南的升遷有些驚訝。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們邊走邊說吧!”夏致力也沒想隱瞞年副會長,顯然兩個人的關系是十分近的了,年輕時候,說是生死之交也不為過。

    進入了包廂,蕭辰也自動充當了服務員的角色,給二位倒了茶,夏致力在蕭辰眼中,始終是個對自己有恩的長輩,所以無論他以后的實力會不會超過夏致力,他對夏致力的恭敬始終如一。

    而這位“老年”是夏致力的朋友,蕭辰自然也是十分恭敬。

    聽著夏致力將蕭辰的傳奇故事講完,年副會長不由得嘖嘖稱奇:“原來其中還有這種曲折啊!不過老夏,你知道我這次來是為了什么嗎?”

    “為了什么?”夏致力一愣。

    “這件事情,恐怕和蕭辰有關了!”年副會長不由得苦笑:“如果是不認識蕭辰,不知道你是老夏的得力手下,我恐怕也不會這么為難,但是現在……”(未完待續)

U赢电竞 JBO| 竞博官网| 竞博JBO| JBO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 竞博电竞| 竞博官网| JBO电竞| 竞博官网| JBO| JBO官网| 竞博电竞| 竞博JB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