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夢人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極品修真強少 > 第0728章 許初夏的贊賞

第0728章 許初夏的贊賞

    “我被你這么一嚇,還哪有心思親熱了。”蕭辰苦笑道:“我一來你就要和我分手。”

    “那也不影響親熱呀,分手了你也可以找我,反正我這輩子也就能和你了。”唐糖攤了攤手,道:“誰讓我嫁給岳少群了呢!”

    “還是算了,本來想今天正式的推倒你,也對的起我當初和岳少群的賭約,但是現在想想,你還是徹底考慮好了再說吧……”蕭辰鄭重的說道:“我不想讓你以后后悔。”

    “哦?真不來了?”唐糖有些驚訝:“你不是等這一天等了好久了么?”

    “我還等繼續等。”蕭辰說道。

    “那算了。”唐糖笑了笑。

    “不過,你還是和以前一樣,怎么樣?”蕭辰忽然賊兮兮的問道。

    “以前?以前什么樣?”唐糖似笑非笑。

    “你說呢?”蕭辰瞇著眼睛。

    “哼,去洗澡,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唐糖踢了蕭辰一腳。

    蕭辰高高興興的去洗澡了……

    第二天凌晨,蕭辰悄悄的離開了蕭家,沒有告別,就怕王鐵球追著他,此刻他已經在前往闌城的高速路上面了。

    “今天蕭辰那小子呢?怎么沒看到他?”王鐵球來到了蕭家的餐廳,看著蕭瀟、岳少群、唐糖都在,就是沒看到蕭辰:“不會又去參加什么勞什子的同學會了吧?”

    “我也不知道啊。”蕭瀟說道:“你要找他就自己去問唄!”

    “算了,老夫看他能參加幾次同學會,我就不信,他永遠躲著我!”王鐵球一揮手,無所謂的大口喝起了粥來。

    “哈哈,王老。年輕人的事情嗎,還是他們自己解決的好,你這么催著也不是事兒啊!”蕭遠山見自己的孫子如此搶手。很是高興,要是換做以前。有真武世家來聯姻,他都得高興死了。

    但是現在還是蕭辰自己做主的好,他也不會干涉,他倒不是怕王鐵球一家子在這里吃住,主要是這也不是那么回事兒啊。

    “得了吧,趕上不是你孫女了,你孫女要是讓人日了,你得急死了!”王鐵球一瞪眼。怒道:“想攆我走,沒門,老夫就在這里駐扎了!對吧,奔跑?”

    王奔跑也不敢亂說話,只能在一邊上附和:“全憑父親大人做主!”

    “你看,我們全家都是意見統一的,所以蕭老頭你不用想了!”王鐵球得意的說道:“我就是不走啊就是不走,氣死你氣死你!”

    “我氣什么啊,我孫子多幾個老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蕭遠山撇了撇嘴:“我們蕭家娶媳婦。是添人進口,你們把藍欣欣送過來,我更是高興!”

    “那你勸勸你孫子!”王鐵球直接順桿往上爬。

    “行吧。我勸勸……”蕭遠山心道,自己真是不該多話啊。

    此時,蕭辰已經來到了闌城,出了高速路的收費站,駛進了市區,正想前往之前的小區,可是轉頭一想,許初夏她們已經搬遷到新房子去了,于是對安小魔說道:“小魔。你帶路!”

    “好咧!”安小魔應了一聲,飛了出去。不過在蕭辰的車子里面,倒是也嚇不到路人。

    這是一座新建的小區。雖然位置有些偏,但是修建的卻是異常的漂亮,怪不得好多人在這里買房子!

    不過一進小區,蕭辰明顯就會感覺,這里的人氣不高,不是說冷清,因為零零散散的,車位上還是停有不少車子的,但是總覺得少了一些人氣!

    這種情況,十分的玄妙,人氣這種東西,是看不見摸不到的,有的時候你去測量,去觀察,卻根本發現不了什么問題。

    但是很多時候,你去一個地方,即便這個地方沒人,也會感覺這里充滿了生機,但是去另一個地方,即便這個地方有人,還是會感覺十分的陰冷和孤寂。

    這就是所謂的人氣,蕭辰是修真者,更加的敏感,但是從修真的角度來說,那就是這里缺乏陽氣,陰氣很重,這片土地原來是一片墳地的說法也不無道理。

    想要在這里重新聚攏人氣,不是說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必須經過多年的積累,在這里居住的人越來越多,才會回升人氣。

    而這樣一個陰氣重的地方,對于蕭辰修煉倒是沒有什么好處,但是對于某些邪修或者陰修來說,卻是極佳之地。

    將車子停在了許初夏和田酸酸的樓下,蕭辰上了電梯。

    電梯里面,并沒有什么特別,蕭辰還特意的感受了一下,也沒有感覺出什么來,停在了許初夏所在的樓層,這一路上沒有發現什么不妥,可能是白天的緣故。

    蕭辰敲了敲門,里面很快的就傳來了許初夏警惕的聲音:“誰啊?”

    “是我,蕭辰。”蕭辰說道。

    “蕭辰?”許初夏一愣。

    “哦,蕭強。”蕭辰笑道。

    “咔嚓。”大門打開了,許初夏頓時有些驚喜:“蕭強,是你呀,你怎么突然來了呢?”

    “不是說好了,年后我來幫你們捉鬼么?”蕭辰笑道:“怎么樣,最近還有鬧鬼嗎?”

    “哎,別提了,白天沒有的,但是一到晚上,還是有電梯的響動,我和酸酸都不敢出門了!”許初夏抱怨的說道:“不過你還真別說,以前小魔在這里的時候,晚上我們出門,也是沒有問題的,好像那個東西很怕小魔!”

    “哦?”蕭辰皺了皺眉頭,怕安小魔的,那就不應該是什么妖魔鬼怪了,難道真是自己猜想的,有邪修或者陰修在作祟?但是實力看起來應該沒有安小魔厲害,所以才會怕安小魔。

    當然也不排除是那東西不想和安小魔沖突。

    “酸酸,你看誰來了?”許初夏喊道:“這家伙也真是的,玩兒起來沒完沒了。”

    “她玩兒什么呢?”蕭辰有些好奇。

    “手機游戲唄,這兩天不能出門,我們一來是害怕那莫名其妙的電梯,二來是怕真正的楊劍南找我們麻煩,所以我和酸酸平時也不出門,她就迷上手機游戲了!”許初夏有些抱怨的說道:“成天都在玩兒!”

    “楊劍南那邊你們不用擔心了,這回真本我整死了,都燒成灰了,我現在又成楊劍南了。”蕭辰笑道:“這回你們不會再找錯了!”

    “啊?你把他打死了?那不會有事情?”許初夏頓時有些驚訝。

    “沒事兒,做的很嚴密,你不用擔心這個,所以我現在的身份,還是神秘調調查局的。”蕭辰說道:“走吧,看看酸酸去,這小妞兒這么能玩兒呢?”

    兩個人走進了臥室,蕭辰頓時臉色一紅!

    沒想到田酸酸居然整個人是倒立的,關鍵是穿的還十分清涼,下身就穿了一個白色的小內內,上身也是一個半截小背心,僅僅是遮住了胸口。

    而她這個姿勢,胸前的兩團肉嘟嘟,都要從背心領口掉出來了,她則是用頭支撐著身體,靠在墻上,手里拿著手機玩兒的不亦樂乎!

    怪不得什么都聽不見呢,原來帶著耳機!

    “酸酸!”許初夏氣得走過去,一把搶走了她的手機。

    “啊啊啊,初夏,你干嘛?”田酸酸正玩兒的高興呢:“快給我快給我,和人pk呢,別給我打死了!”

    “你在家里穿的是什么啊,你是不是瘋了?你看看誰來了?”許初夏怒道。

    “啊?誰來了啊?”田酸酸迷糊糊的看向許初夏一旁,就看到了一個倒著的蕭辰:“咦?蕭強你來了?怎么還倒立呢?咱倆這是69式嗎?”

    “酸酸!”許初夏更是惱火:“你說什么亂七八糟的。”

    “哎呀,是酸酸姐的男朋友啊,初夏,你太小題大做了,這有什么啊,我給他看,又沒給別人看,真是的。”田酸酸從倒立的姿勢回歸了正常,然后伸手將自己的胸脯左右塞了塞,調整了一個舒服的最佳位置,才道:“蕭強,你終于來了,太好了,這次是陪著我們一直住嗎?”

    “我是來捉鬼的,一直住肯定不行,我在神秘調查局那邊還有任務。”蕭辰說道:“真的楊劍南被我殺了,這回我又變成楊劍南了!”

    “啊,你又回去了啊!”田酸酸眼珠一轉,對許初夏說道:“初夏,要不你和你爸爸說,還有不軌分子想要攻擊綁架你,讓他再申請神秘調查局,讓蕭強來保護我們怎么樣?”

    “你想什么美事兒呢!”許初夏沒好氣兒的瞪了她一眼:“你想法能夠正常一些么?有沒有不軌分子,他們不會去調查啊,不是你瞎說就可以的!”

    “唉,好吧!”田酸酸有些郁悶:“我就是隨口說說,初夏你能不諷刺我么……我又不是真傻。”

    “我看你也不聰明。”許初夏哼道:“還不趕緊穿衣服!”

    “好吧好吧!”田酸酸慢吞吞的打開衣柜,開始找衣服。

    蕭辰有些尷尬,看著田酸酸一扭一扭的翹臀,轉過身去,回到了客廳,許初夏也跟了出來,有些贊賞的看了蕭辰一眼:“你還不錯,不好色,和那個楊劍南不一樣。”(未完待續)

U赢电竞 电竞投注| lol外围| 电竞平台| 电竞下注|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竞猜| 最火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最火的电竞平台| 最火的电竞平台| 电竞平台|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菠菜电竞| 电竞比分网| lol外围|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 电竞菠菜| 电竞投注|